51回 無情別後
g,更新快,無彈窗,!

冰螭神劍的本體乃是一條三千年修煉的冰螭,為天龍九子之一.因緣際會,冰螭被凌云觀二祖法相所捕獲,祭煉成寶劍,一直承傳到了凌夜來手上.這幾百年來,冰螭吞吐靈氣,不斷積厚真元,更得凌夜來純陰女子體質培育,威力非凡.

就在一年前,在萬仙大會之上,凌夜來憑著冰螭神劍,硬生生將金丹期真人鐵腳仙打敗,贏得偌大名頭,那時候她才十八歲.

正是那一次大會,凌夜來被仙林中人稱為"蓮花仙子",與"琪花仙子"章淼,"丁香仙子"華霓裳,"薔薇仙子"駱綺紅合稱四大仙子,無數人為她們瘋狂顛倒.

這時冰螭神劍靜靜的懸浮在凌夜來玉手之上,沒有什麼別的動作,三尺劍光收攏狹小的空間里.可是全場都感受到迫人的寒意.劍越是凝固般的冷靜,越讓人恐懼它一鳴驚人時的光耀.

不哭大師身體猛然繃起,額頭上居然冒出了冷汗.心內不禁後悔剛剛的沖動,讓這個女人產生了芥蒂:"怎麼會,本尊怎麼會感到害怕?"

有些東西,沒有親眼看到,永遠不能讓人相信.等到真的看到了,已經追悔莫及.

凌夜來就是這麼強!她未出劍,劍已在所有人心中.

她若真出劍,又是要何等驚天動地?

宋江慌忙攔住,他的臉上也十分焦急:"夜兒!不要沖動!這里還很多內堂弟子呢,你怎麼忍心?那小子氣你,不知分寸,師兄替你教訓他便是."

凌夜來忽然輕輕一笑:"哪個要教訓他了?本尊不過讓那小子見識下冰螭神劍罷了,免得以為本尊空口唬人."她這一笑,恰似一湖的蓮花風中搖擺,素淡雅致中別具風韻,連空氣中都蕩漾著淡淡荷葉清香,沁人心脾.

"小子,你現今還願入本尊青蓮宗嗎?學本尊一劍,足可開山裂地,弑神殺佛.你的性子,最適合這青蓮劍法.本尊一片憐才,你若自以為是,那也由的你."

凌夜來清眸定定的瞧著趙昀.她終究是心軟了!

此時的趙昀被凌夜來氣勢所懾,神識似乎被四面八方的劍氣鎖住,蝕骨寒意直透入髒腑,暗道:"好厲害的劍!好厲害的劍意!"耳邊卻傳來凌夜來清脆的話音,趙昀不禁一怔:"這女人是什麼意思?她真的這麼想收我為徒嗎?"

趙昀已決意不拜青蓮宗,可是,這劍法卻不斷誘惑著他,讓他動搖猶豫.這劍法確如凌夜來所說,威力強大的超乎想象.一旦學會,何愁打不過五通?

正遲疑間,卻聽凌夜來喝道:"還不跪下,叩拜師父."

趙昀打個哆嗦,心智如同被迷,雙腿一軟,已然伏地叩頭,心內卻想:"我為何要下跪?"

"徒弟起來."凌夜來收了冰螭神劍,素手往上輕抬,便有一股雪白真氣湧了前去,將趙昀扶了起來.

事已定局,後悔也是無益,何況能學青蓮劍法,未嘗不是好事.這一次門派大比,趙昀算是得了圓滿結局.

不哭大師平白與凌夜來鬧個不快,卻什麼好處都沒有,沒好氣道:"大比結束!"

台下穆桂藍顧不得身份,慌忙尖聲叫道:"宗主,那我呢,進哪一堂?"

不哭大師冷哼一聲:"你愛進哪個堂就進哪個堂,啰嗦什麼!"緇衣一動,化作一道紅光消失不見.

薛濤也瞧不上那女子,見機便道:"各位道兄,小徒獨自在芳蘅苑內,本尊心內委實不安,容本尊先行離開."也不多說,手指一彈,腳下平底湧出一朵蘭花,穩穩托著她,飛出演武場.

宋江笑道:"這兩位道兄,來也遲遲,去也匆匆,真是有趣.夜兒師妹,天元宗此次奪得內堂第一,今晚戌時三刻安排瓊林宴會.若能賞光,天元宗增輝不少."

凌夜來點頭道:"師兄客氣,憑著天元宗與青蓮宗多年情誼,小妹自當道賀.此刻卻要回君子居一趟,師兄請便."

只見凌夜來輕彈玉指,如蔥管纖嫩,如白玉剔透,無一點瑕疵.指尖處湧出一道七彩霞光,滴溜溜一轉,化作一個七寶蓮台,在演武場的半空從容懸浮.凌夜來凌空一躍,已到了蓮台之上.

水綠色的長裙無風而動,奕奕曳曳,給眾多內堂弟子留下一個絕美瞬間.

凌夜來手中分出一道真氣,卻是往趙昀頭上罩落.

趙昀措不及防,只覺頭頂之處突然伸出一只大掌來,身體不由自主便被攫到半空,恰如波浪滾動,潮汐暗推,整個身子便跌入蓮台之上.

那蓮台立刻起飛,眨眼間就出了演武大廳,化作一個肉眼難辨的黑點,直往云霄處而去.

穆桂藍怔怔望著大門的方向,那里已經不留一片云彩,再沒有趙昀氣息.她此時身份未定,頗感尷尬,更有無限迷惘,不知剩下兩個宗主哪一個肯收留她.好在比賽勝出,凌云觀規矩如山,是不可能讓自己退回外堂了.

"也許,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穆桂藍心內癡想,耳朵卻豎起來,怕漏過宗主的只字片語.

趙昀被摔進蓮台之上,一股清新幽香直撲入鼻,暗香浮動之間,整個人如陷甜美夢境.趙昀微微抬頭,卻見自己伏在凌夜來冰清玉潔的玉腿之旁.

凌夜來高貴妙曼的玉體離趙昀僅錯開三寸,端坐蓮台之上.呼吸之時,那一種清涼又溫熱的氣息,頑皮四散,融入空氣中,平添幾分甜美香味.

趙昀覺得面上有一種灼熱,就像被那氣息擊中般,漸漸發燙起來.其實這不過是他的幻覺,他低伏著頭,凌夜來縱然吐氣如蘭,又焉能落到他臉上?

趙昀落入幻想之中,兩只俊逸的大眼睛緊緊盯著眼前美景,一時間竟忘記所有.

凌夜來的精致細長的小腿,被水綠色的蓮裙密密遮住春光,不肯輕易示人.可那水晶蓮鞋未加防范,露出玉足香軟.鮮嫩玉趾于透明鞋中悄悄探出頭來,白皙粉嫩,綿軟香滑,宛若初生白蓮,玲瓏新月,別是一番嬌羞滋味.

趙昀正心醉間,耳邊卻響起一記清叱:"大膽!再敢無禮,休怪本尊狠心.先廢你兩只臭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