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回 鋒耀全場
g,更新快,無彈窗,!

陰陽二氣在石碑周身盤旋,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循環.石碑靜靜的漂浮著,似乎在等待著什麼.那一黑一白兩道氣息終于玩累,兩兩相碰,首尾相銜,構成一對陰陽魚,正是太極模樣.

太極圖覆蓋在石碑之上,淡淡的光芒,柔和而溫潤,如同慈母般憐愛著赤子.

如此過了許久,石碑劇烈顫動,似乎焦躁不安.

"轟!"

震天巨響中,石碑猛烈爆裂,化成了無數細不可見的粉塵,一股腦全被吸進太極圖中.太極圖一陣抖動,複又化回黑白二氣,一前一後,在地上相撞.

神火鼎內頓時一片白光,光芒耀眼,再瞧不見黑白二氣狀態.

等到光芒散去,黑白二氣全失去蹤影.在它們消逝的地方,卻躺著一個赤身裸體的美少年,不是趙昀是誰?

他明明已經化為齏粉,怎麼可能完好無損的躺在地上!

趙昀睜開眼睛,感受到微微涼意,才發現自己居然什麼衣服都沒穿.他雙手撐地,將上半身立直,突然意識到什麼,大喜若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手!我的手好啦!"

原來趙昀被截斷的右手此刻安然無損,天衣無縫的接在肩膀處.趙昀試著將右手上下揮動,運轉自如,又驚又喜,自言自語道:"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不是被困在九龍神火鼎中,被三昧真火烘烤嗎?還有,我的右手怎麼突然恢複了?"

趙昀並不知道,他的本體"七殺碑"被三昧真火淬煉,激發了一部分力量,加上太極寶圖的作用,返璞歸真,起死還生.看上去形貌相同,實際上乃是演化出的另外一副軀體.從此後不但是右臂複原,連那牽機奇毒也是連根去除,不再為害,只是趙昀自己不清楚罷了.

趙昀站起身子,只覺神清氣爽,渾身充滿了力量.走動幾步,看見那碩大無朋的九條神龍橫尸倒斃,暗暗心驚.他努力回想,腦里卻是一片空白,不知道在這神火鼎中發生過什麼,也不知道誰有那麼大本事,居然打死了威力無窮的神龍.

趙昀想到比賽還在進行,得趕緊找辦法出了鼎才是.便不去想這些問題,沿著鼎壁飛身疾行.可是來回尋覓道路,卻根本找不到出路.想是因為處在神火鼎的獨立世界之中,所以茫茫天地,無窮無盡,沒有一個出口可以脫身.

時間一點點過去,趙昀心里煩躁,雙掌運氣,猛力按在了鼎壁之上.手掌才一動,趙昀就感覺到了的異樣.他掌中碧火真氣的流動,分明與往常不同!

真氣居然是逆流而行!自丹田處流出,本該直接運行至手臂的碧火真氣這時候卻多打了個彎,流至胸口彙堂處,急速倒轉,回歸到丹田內,再由丹田激射而出.這一道手續,分明就是碧火真氣第三重"竹嘯境"所說的逆練真氣!

趙昀清晰的感受到逆行後的真氣又快又急,比閃電更要快上千萬倍.一連幾個莫名其妙的驚喜,讓趙昀有點摸不著頭腦:怎麼突然之間,就好運連連了?

只聽"轟隆隆,轟隆隆"連番巨響,四面八方堅實的鼎壁一齊顫抖起來.失去了神龍的靈力,這神火鼎不過就是廢銅爛鐵,在趙昀"竹嘯境"真氣的摧壓下,如同一只紙糊的老虎,丟掉了偽裝.

趙昀見鼎壁震動,知道脫身有望,又一心試試新練"竹嘯境"的威力,按照秘籍所示,逆轉真氣,這一次真氣果然運行順暢,毫無滯礙.豐沛的真力沛然而至手臂,趙昀大吼道:"破!"

雙掌之上,各現出一朵碧花,其大如斗,其色暗綠.花開爛漫,掌風驚天,不留一點情面,轟擊著鼎壁.

神火鼎本是強弩之末,哪經得起這般摧枯拉朽,登時"撲喇喇"倒塌,裂開個大口子.

趙昀鑽進裂口,雙手抵住兩端,猛然發力,將那裂口完全撕開.

這時演武場中別是一番景象.峰少只盼神火鼎恢複正常,緊靠在鼎旁念咒不休.過了一會兒,見鼎中龍吟斷絕,還以為一切正常了,正念咒之間,神火鼎轟然裂開,鐵塊紛飛.

峰少離的太近,首當其沖,被一塊重達百斤的鼎片砸中頭頂,"哇"的慘叫聲中,身體一個斜飛出去.

鼎中一萬年,鼎外才一刻.趙昀鑽出身子,發現比賽猶在進行中,心頭稍定.抬眼見峰少躺在不遠處,舊仇新恨一起湧上心頭,大怒道:"好個雜碎,竟敢放鼎燒我!看你這時往哪里跑!"

趙昀輕輕一躍,早到了峰少面前,不用多想,舉起腿就壓在峰少背脊之上.只聽"咔嚓"幾下,骨頭透出清脆的哭啼,竟是被生生的壓成粉碎.

峰少氣也不出一聲,眼珠子凸的死死的,魂靈兒就此下了地獄.他那一只手還不甘心的往前伸著,明明沒有氣息,卻還像是驚悸不安,微微顫抖.

趙昀邪笑道:"雜碎,這番還能猖狂嗎?"一腳踏上峰少頭顱,稍微用力,"咔"的一下,峰少的腦袋裂成八九塊,腦漿激射而出.峰少那對死魚眼本已凸出,這時也隨著疾飛入天,如利箭激揚,居然飛出老遠.

場中卻爆發出一陣尖叫聲,內堂精英見識廣博,這時候也是瘋狂大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奇跡啊,他們親眼見證了奇跡!

居然有人能活著從絕代法寶九龍神火鼎中安然無恙,活著走出來!

更難以置信的是,九龍神火鼎居然就這麼輕易的被毀壞了,成了一堆廢銅爛鐵!

還有更讓他們吐血的.毀壞九龍神火鼎的不是金丹大仙,不是門派宗主,而是一個聲名不顯,平淡無奇的外堂菜鳥!

這菜鳥明明是一個獨臂,可現在大家看的輕輕楚楚,那小子兩只手健健康康,根本沒有什麼缺憾!

"老天,你到底在開什麼玩笑!"無數人的心里有說不完的震驚疑惑,心頭好比被十萬頭神獸草泥馬踐踏一般,郁悶難受,只想鞭撻自己,好脫離這個不真實的幻夢.

席位上五大宗主也是難掩驚色.什麼時候一個低賤的外堂弟子,都可以輕輕松松的擊破上古神器了?

這上古神器也太不中用了吧!

林傳甲面如死灰,呢喃道:"不,不是真的!九龍神火鼎,怎,怎麼會就這樣壞了?"

場中那個赤裸少年,真的有這麼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