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回 血火並濟
g,更新快,無彈窗,!

石碑上那七個"殺"字每個如硯台般大小,其色如血.被三昧真火炙烤,仿佛是耐不住的頑童,蹦的從石碑上一齊躍起,一個接一個,穿過真火織網,堆疊在空中,變成一個大大的血紅"殺"字.

這七個"殺"字融合刹那,周身立刻有萬丈紅光爆裂出來.神火鼎中本是一片火海,各處都是通紅.億萬火苗如金蛇狂舞,氣勢滔天.可若和這融合"殺"字放出的紅光相比,就真是小巫見大巫,不自量力.

這一刻,沒什麼比"殺"更加絢爛奪目,沒什麼能擋住"殺"字的光芒."殺"字的光芒,紅遍了神火鼎,驚遍了鼎中天地.這紅光有一種詭異的力量,展示著觸目驚心的妖豔,為這千年的等待跳著最恣意的舞蹈.

紅光漫天,源源不絕.如血海發源,一泄千里;如血池泛濫,浩浩湯湯.

亂竄的火苗四散而逃,紛紛躲避這紅光,鼎中的溫度為之一降.

這"殺"字到底什麼來曆,連三昧真火都畏之如虎,都抗拒不了它的氣勢?

那九條神龍心內疑惑,不知如何是好.這根本超出了它們的認知范圍!這石碑和這"殺"字,到底是什麼來曆?

這時也顧不得多想,眼看三昧真火節節敗退,被這"殺"字放出的紅光驅趕四散,九條神龍一齊發力,誓要挽回自己的尊嚴,龍口大張,熊熊火焰激射而出.它們可不信,憑它們千年道力,全力施為,會敵不過這不知名的石碑.一時之間,三昧真火漫天飛舞.

"殺"字融合之後,大小就是原來的七倍.它橫在半空中,眼見九個方向都有火龍襲來,不慌不忙,只把身子搖了一搖,登時化出九只血箭,風馳電掣,迎頭給予痛擊.

九處火焰看似威猛驚人,不料剛剛交鋒,就不敵血箭的凌厲,好似雪獅子遇火,一下就軟了下來,軟趴趴都掉落地上.

九條神龍驚訝的龍眼珠都要掉下來了,這"殺"字這麼厲害!輕輕松松就化解了九龍合力!

"吼!"

九龍一齊怒吼,狂暴吟叫,這是褻瀆九天神龍的尊嚴!是可忍孰不可忍,九龍碩大的龍軀一甩,搖晃的整個神火鼎都震蕩不安.

"要讓你見識下神龍的真正威力!"

九龍狂舞,每一條都身形暴漲,見不到首尾,填滿整個神鼎.龍軀上真火環繞,如炫燈怒張,從不同方向,張開利爪,扭動身軀,一齊撲向"殺"字.四方八面,俱是龍威;上天遁地,難逃龍擊!

血紅的"殺"字翻了個跟斗,像一個頑皮的孩子見到玩具般,欣喜萬分,若然生有嘴巴,只怕這"殺"字笑要合不攏嘴了.但見這"殺"字輕快一躍,流星般飛向神龍.

神龍身軀何等龐大,這小小的"殺"字都沒一片龍鱗大.這時"殺"字迅捷飛馳,恰恰抵到一條神龍頸部.那條神龍毫不在意,揮動爪子,狠狠往脖子一撈,滿擬將"殺"字捏成粉碎.

沒想到"殺"字靈活至極,如泥鰍般一鑽,從龍爪裂開的大口子側身而過,小小的塊頭已然壓到了神龍頸部的龍鱗.

好像打了雞血似的,"殺"字興奮的不住顫抖,如附骨之疽牢牢吸住神龍.一吸一吮,宛如嬰兒見到美味甘甜的乳汁一般,怎麼也不肯放手.

那條神龍仰頭狂嘯,錐心疼痛一下重過一下,真是痛不欲生.偏偏龍身疲軟,千萬億神力一刹那間石沉大海,不見一點消息,只有眼睜睜的被"殺"字吸吮,任真元源源不斷的流逝.

其他八條神龍聽到兄弟喪心病狂一般,哭天喊地,不知道發生什麼,急忙趕赴過來.八個龍頭遠遠凝視,卻見自己的兄弟軟綿綿趴在地上,哀叫聲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口氣,呼哧呼哧,沉重而緩慢,眼見得是真元盡喪,活不成了.

兄弟連心,另外八條神龍悲憤欲絕,哀鳴不絕,發誓一定要替兄弟報仇.

那個"殺"字猶如嬰兒斷奶,根本沒吃夠,兀自趴在神龍頸部,妄想再吸取一些真元出來.費盡唇舌卻只洗出來一星半點,"殺"字正心有不甘,眷戀不舍之際,猛聽的頭頂龍吟聲聲,不由的心花怒放.它小小的身子騰的飛起,直朝一條神龍頸部而去.

那神龍強力揮動巨爪,不知為何,卻撼不動"殺"字半分.只一瞬間,"殺"字又牢牢的吸住神龍頸部,貼的緊緊的,好像吸住的是金山銀山.

神龍只覺真元狂泄而出,不受自己的控制,源源不斷的被那"殺"字吸進肚中,忍住巨痛,用最後一份氣力,說出一生最後的龍語:"兄弟們小心,這'殺’字邪門!會吸我們的真元,一定不要讓他靠??????"話未說完,氣力不支,魂靈早往九霄云外而去.

"殺"字嘗到甜頭,上癮一般,打個飽嗝,消化一下,一振紅光,朝另外一條神龍撲去.

其余神龍見兩個兄弟不出一個回合,莫名其妙橫尸慘死,才知道這"殺"字厲害,也顧不得為兄弟報仇了,先逃命再說.四散逃開,只恐被"殺"字纏上,落得跟弟兄一個下場.

可是神龍被拘役在神火鼎中,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若然合力相拼,尚有一分生機.這般自顧逃命,分明是叫"殺"字各個擊破.轉眼之間,"殺"字又追上一條神龍,津津有味的吸吮起真元來.

一條又一條,到最後一條神龍時,那神龍用龍語哀求,發起淒厲的慘叫,瑟瑟發抖,恨不得變作一條小蚯蚓,好躲過"殺"字的眼睛.

"殺"字怎麼肯放過這等美味,餓狼一般撲上前去.可憐這神龍昔年呼風喚雨,真火可盡焚三界,卻被這不知名的"殺"字如鷹抓小雞一般,牢牢吸住,毫無反抗之力.不多時,神龍眼珠泛白,氣息漸弱,脫力而亡,真可謂死不瞑目.

"殺"字連吸九龍真元,身形脹大三倍,猶不滿足,顫巍巍站起,緊緊貼住鼎中一縷三昧真火,如同有一張嬰兒小嘴,將火焰一股腦吸進字中.癮頭上來,見火就吸,生生把鼎中火焰全部吸收完畢.

"殺"字這才心滿意足,搖了搖身子,似乎在嘻嘻而笑,身子一飛,卻又散作了七個"殺"字,都一般大小,只是比初時壯大了十幾倍.這七個"殺"字妖豔鮮紅,撲棱棱飛回石碑.

"殺"字一個接一個的隱入石碑之中,轉眼就不留一點蹤跡.石碑又變回了光禿禿的模樣,看上去最是平凡無奇,靜靜的懸浮在半空.

這時神火鼎中一片死寂,什麼動靜都無.威力驚人的火焰,都銷聲匿跡了,鼎中也不再炎熱無比.若非地上趴著的九具龐大火龍尸體,根本無法讓人相信,前一刻這鼎中驚心動魄的慘烈.

鼎中世界,一片混沌,亦不知過了多久,靜靜懸浮著的石碑突然起了變化.不知何處而來,一黑一白兩道氣息,圍著石碑來回打轉,如同兩條游魚,你追我趕,嬉戲玩鬧,樂此不疲.

若然仔細而看,平白無奇的石碑被這兩道氣息包圍,泛著一層柔和的光芒,正在醞釀著天翻地覆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