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回 業火妖碑
g,更新快,無彈窗,!

峰少仰天狂笑:"寶貝果然神奇!不枉我傾家蕩產買來!"臉上露出淫1褻的表情,對那女子道:"小妞,看到沒?大爺有了九龍神火鼎,足以橫行天下.你若是識趣,乖乖的從了本大爺,我們結一場歡喜緣.如若不然,嘿嘿."

那女子花容失色,極力掩住衣領,不讓這淫徒邪辟目光得逞,顫聲道:"你,你可不要胡來.五大宗主可看著呢."身體卻不由得瑟瑟發抖.

這時九龍神火鼎吟唱漸歇,滴溜溜轉著圈子,碩大的鼎身開始縮小,只有三人合抱大小.熱力漸退,烈火漸弱,掩飾了一身光芒,卻抹不去發威時的驚天動地.

宋江歎道:"神鼎一怒,一至于斯.聽說這九龍神火鼎內藏有九條神龍,吞吐三昧真火,其威力足以毀天滅地.看來那斷臂小子是活不成啦."

林傳甲好生尷尬,自己門派重寶居然在一個外堂小卒手里,真是天大的丑聞.盤算著回去後好好處理那孽徒,那家伙諸般都好,就是太貪財.這次若不給他一個教訓,真要侍寵而驕,反上天了.至于九龍神火鼎,他日想個辦法,從這小卒手上拿回,那是輕而易舉.

"真的死了嗎?"凌夜來細長的睫毛靜若春山,微風拂過,風姿自生.清秀明麗的臉龐不動聲色,無喜無悲,更非是青春少艾該有的嫵媚.

"死便死了.小小螻蟻,與我何干!"心中漣漪微動,清雅蓮性隨即而起,蓋住了不該有的雜念.凌夜來抬頭望著廳頂,頂上壁畫繪著凌云觀初祖悟道神跡,想到天道微邈,未有其極,前途茫茫,更須護持,居然神識運轉,陷入玄思之中.

不哭大師桀桀笑道:"接下來,就看這歪脖子怎麼處理那女子了.最後一場戲碼,看來十分香豔吶.只怕這少年要做個風流魁首,薛宗主,你說是吧."

薛濤與不哭大師素有芥蒂,見他出言粗俗,懶得搭理,心中暗道:"且讓你得意,待本尊的'花滿乾坤’練成,再做區處."

峰少一步步靠近那女子,兩顆眼珠子快要鑽到那女子的衣襟里:"小妞,快快認輸吧.一旦大爺催動神鼎,你那花容月貌的姿態,可要燒成灰燼嘍.嘖嘖,大爺好生舍不得.現在就剩你我,只要你開口認輸,也還有第二哦."

那女子嬌軀顫抖,心里想道:"怎麼辦?怎麼辦?難道真要向這個淫徒認輸?"眼見那峰少淫笑著漸漸靠近,那種丑陋嘴臉真是讓她惡心嘔吐,心中登時下了決心:"死便死了!這淫徒如此羞辱于我,若向他認輸,真比死還難受百倍千倍.我穆桂藍,清清白白,就算是死,也決不受惡賊羞辱!"

千古艱難唯一死,死真的讓人害怕.可是和一些東西相比,死真的微乎其微,什麼都算不上.死並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失去了自己的心,低下了自己的頭.

穆桂藍不肯低頭!

穆桂藍的眼中全是舍生赴死的堅定,嬌喝道:"惡賊,休要放肆!就你那模樣,癩蛤蟆看到你,都要慚愧自盡!居然還有臉活在世上,真是可笑."舞動輕羅,朝峰少頭頂狠狠揮擊.

峰少料不到前一刻還嬌嬌怯怯的女子霎時變作橫眉怒目,一不留神,頭頂重重挨了一下.這一處正是趙昀寶劍割破之處,此時又被輕羅擊中,舊痛未過,又添新疼,一直從腦門疼到心里去.

峰少歪牙咧嘴,罵道:"小婊子,最後問你一句,你認不認輸!"

穆桂藍得理不饒人,身子前進一步,手上輕羅一蕩,用作一條長鞭,狠狠抽向峰少的丑臉.

峰少本事低微,如何閃躲的過?臉上老老實實的挨了一鞭,被輕羅上氣力帶動,身子踉蹌後退,重心一個不穩,摔了個狗爬屎,狼狽不堪.

峰少用手一抓臉蛋,全是血痕,不由惱羞成怒:"臭婊子,給臉不要臉.找死!"念動咒語,要召喚九龍神火鼎將這女子吞噬.咒語念了一遍,卻不見神火鼎有所反應,動都不動.

峰少所有依仗都是這神火鼎,一見法寶失靈,什麼都顧不得了,身體就地一滾,滾到神火鼎旁邊,又慌忙念了一遍咒語,急道:"寶貝,請神龍!"

巨鼎猛烈搖動起來,發出"吼吼吼"的龍吟,倒覆的鼎口竄出幾尺火焰.峰少大喜,一指穆桂藍,道:"寶貝,去幫我燒了那婊子."

九龍神火鼎只是顫動不停,卻沒有半分起身的意思.鼎中的龍吟聲更為響烈,倒像是受傷時的慘叫.

峰少不知所措,只有一個勁的念動咒語,求爺爺告奶奶,盼望著法寶早日恢複正常.

穆桂藍不知道這淫徒搞什麼名堂,狐疑不定.因見識過神火鼎的威力,不敢貿然靠近巨鼎,全神戒備,只怕淫徒突然襲擊.

一時之間,演武場中出現了一種微妙的甯靜.

"咦!"林傳甲咦了一聲,眉頭緊鎖,也搞不清神火鼎的狀況.他可以說是最了解神火鼎的人.神火鼎這等異狀,除非是在煉制頂級天材地寶時候才會出現,若材料靈力勝過九天神龍,神火鼎就會顫動不止,不堪承受.可是,現在沒有天材地寶,不過是吞噬了一個斷臂小卒.莫非,那小子還有什麼怪異之處不成?

這一次,林傳甲所料不差,九龍神火鼎的異狀正是拜趙昀所賜.

當巨鼎從天而落,烈焰肆虐,霎時將趙昀吞進鼎中,鼎內九條神龍呼嘯盤旋,一齊撲了過來.

趙昀在鼎外時已經承受不住酷熱,此時人在鼎中,熊熊火焰焚燒,溫度何止千倍百倍.身上的衣物刹那之間,如同被澆灌了銅油般,未點先燃,全身上下竄著火焰.

趙昀立刻就成了一個火人.這火不比凡間柴火,乃是三昧真火,威猛無儔,能焚燒世間一切.趙昀肉體凡胎,怎麼承受的住?只一下,就神識散亂,知覺全無.

趙昀身上三昧真火越燒越旺,騰騰上竄,與鼎中火焰遙相呼應,爭相斗美,宛如千萬火龍中的一條,張牙舞爪,好不威風.趙昀的鮮活肉體,變成了半生不熟的木炭,只剩下被火龍燒烤的命運.

轉眼之間,美男子趙昀就成了一塊焦炭,頭顱,手臂,腿腳都被燒的面目全非.

這時九條火龍呼嘯已至,九個碩大無倫的龍頭一時攢動,口中噴著烈火,九龍之力彙聚,一齊焚燒趙昀最後一點神識.

趙昀焦炭般身體立刻被燒成了齏粉.

炭粉四散之間,異變陡生!

九龍神火鼎中憑空出現了一塊石碑!

神龍有靈,各自瞪大眼睛,龍龍相覷,不知這石碑從何而來.相互詢視之間,心意相通,皆全力施為,狂噴三昧真火.九條火鏈從不同方向掃射石碑,欲把這石碑燒的連粉都不剩.

神火鼎內頓成修羅地獄,無一處不是烈火,無一處能有清涼靜地.

那塊石碑卻毫發無損,巋然不動,平靜的懸浮半空.

九條神龍不甘心失敗,紛紛使出萬載修為,各逞手段,要把這塊石碑燒做齏粉.

三昧真火熊熊焚燒正旺,那原本光禿禿的碑身上陡然現出了七個朱紅色的古篆體.那是:

殺,殺,殺,殺,殺,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