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回 單手難擎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猛然想起耽擱許久,那峰少本事全無,不會已被別人殺死了吧?他可是要親手殺了那個雜碎的.急忙飛步快驅,往西角趕去.

到了西角就聽到峰少得意洋洋的狂笑聲:"小妞,你耐我何?你長得這麼標致,若是求求本大爺,說不定就幫你進了內堂哦."

趙昀見時,那峰少周身一個金黃色光圈,把他整個人籠罩其中.光圈附近,一個紅衣大漢仰面而倒.大漢右邊卻有一女子揮動輕羅,不住的揮擊光圈.那光圈瑩瑩,看似薄弱,實則堅固萬分,任憑那女子如何使勁,都是穩穩不破,直把女子弄的香汗淋淋,粉黛亂亂.

趙昀一步上前,對那女子道:"這雜碎是我的.你且退到一邊,等我了斷了這垃圾,你我再較量不遲."

那女子正是筋疲力盡,不知如何是好,見有人挺身而代,正合心意,嬌美的身段輕輕一躍,跳開圈子.她睜大美目,且看這獨臂少年如何施為,心里卻想:"你一個斷臂,有什麼本事破開光圈?"

台上那美婦薛濤皺眉道:"道兄,場中只剩三人,名額已定,可以喊停了吧.如此下去,徒然無益,更有無謂傷亡."

不哭大師桀桀怪笑,鼻腔中不陰不陽的哼出一道氣來:"忒也心急!名次還沒出來,外堂魁首花落誰家,還未有定.薛宗主還是拭目以待吧."

峰少為人奸詐,聽到所謂叢林法則,心底先打個小算盤:"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老子先在一邊逍遙,等你們魚死網破之後,再出來收拾你們.哈哈,第一名非我莫屬!"比賽一開始,他就召喚出從內堂弟子手中重金購買的"定光圈",將周身護定.若無築基期的修為,休想撼動他分毫.

趙昀見峰少怪叫連連,兀自挑釁不休.他最瞧不得這種小人嘴臉,當下氣運丹田,碧火真氣傾瀉而出,長劍之上綻出三尺碧花,花舞劍蕩,若狂若癡,刺向那光圈.

台上丹書閣主林傳甲突的開口道:"宋宗主,你看那小子,使用的可是你堂的碧火真氣嗎?"

宋江搖了搖頭,古井無波的臉上也帶了一絲疑惑:"我也覺得那小子所用真氣頗為眼熟,但絕非碧火真氣.碧火真氣只是培養真氣,開光的一點基礎法門,絕不可能在劍尖之上幻出碧綠青花來."

林傳甲笑道:"不管如何,總算這小子和宗主有緣,宗主怕是動了愛才之念吧."

宋江微笑頷首,手撫三縷長須,沒有說話,只是凝神瞧著場內動靜.

只聽的"滋啦啦"一陣響動,趙昀長劍遙遞.碧花搖曳之間,劍鋒已透進金黃光圈.那"定光圈"色厲內荏,前一刻還是萬夫莫敵的模樣,一眨眼變作紙糊的老虎,嘩啦啦掉落一地.

峰少正在狂笑,光圈倏然散去,鋒利劍鋒直指眉心.峰少腦中一痛,已被真氣侵入.他大驚失色,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定光圈"居然被破.急忙低頭,避過三尺青鋒.趙昀挾碧火真氣而來,何等強烈的威勢,峰少匆忙之間如何躲得?

只見劍上碧花朵朵,妖異怒放,花花相扣,連綿不休,長江大河般急流迅馳.峰少低頭之時,長劍順勢下撩,早把峰少頭皮削了大半.那峰少霎時被割成光頭,天靈蓋露出丑陋的一截,一道大大的口子,汩汩流血不休.

峰少又是痛又是驚,拿手一撫頭頂,觸目盡是鮮豔欲滴的朱紅,他瞠目結舌:"你,你,你居然有築基期的修為!"他自從上次被趙昀修理一頓後,長了教訓,特地高價購買法寶.誰想到這高價購買的法寶擋不住這斷臂惡賊的輕輕一劍!

這真是天地間最大的笑話!

峰少咬牙切齒,急忙吞了顆"護血丸",止住鮮血:"小賊,且莫猖狂.看我九龍神火鼎!"他喃喃有聲,念咒之間,自衣袖之處飛出一架小鼎,小鼎周身吞吐火焰,急速旋轉.峰少喊一聲:"寶貝,請神龍!"

那小鼎遽然膨脹百倍,顫巍巍飛到半空,牢籠了大半個天.熊熊火焰越燒越旺,越燒越盛,撲騰撲騰不休.極端的熱力烘烤的整個空間都發燙發軟,連場上的紅毯都是滾燙無比,只怕再等片刻,就要燃燒起來.

台上丹書閣主林傳甲立時面色大驚:"這??????這孽徒!"不住跌足.

不哭大師桀桀怪笑:"早聽說丹書閣有十大寶器,九龍神火鼎名列第八,一直都沒見過威力.嘿嘿,沒想到小小的外堂比試,竟然讓本尊一時神器風采,真是何其幸哉!莫非那歪脖少年與丹書閣有什麼瓜葛不成,桀桀."

丹書閣術法多與煉丹修符有關,這九龍神火鼎是煉制極品丹藥所用爐鼎,五年前林傳甲已賜給愛徒方天林.這時卻在一個外堂低賤弟子手上,林傳甲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演武場中有法術結界,不致斗法時誤殺觀眾.那些在席上的內堂弟子雙眼放著精光,目不轉睛,生怕錯過任何一點場面.這可是九龍神火鼎!這是內堂精英都難以觸碰到的至高法寶,能一睹神器風采,都是天大的福分.

天空中的巨鼎還在膨脹,碩大的體積不知疲累的外擴,逐漸遮擋住演整個廳頂.演武場頓如黑夜,漆黑一片,只有巨鼎上的火焰,通明光亮,燃燒到天荒地老,要把宇宙焚燒殆盡.

各處所在都隱沒在巨鼎的陰影之中.雖然一片陰影,可是酷熱無比.場中萬物,都像是天地烘爐中的焦炭,被燒的通紅通紅.

那立在旁邊休養的女子花容失色,渾身燥熱,只想把衣服脫個精光,香汗不要命的流淌,卻是轉瞬即被烘干.這般下去,她非被生生烘成美人肉干不可.她扯爛了衣領,哭喊道:"死了!死了!我要死了!??????好熱!嗚嗚???????"

趙昀亦受不住熱力炙烤,只覺肌膚枯干,水分不斷外流.他不怕苦痛,可就是無法承受這熱力,只怕支撐不了多久.他的神識好比一縷青煙,不住被烈火逼上絕路,飄飄上揚.

趙昀的知覺漸漸模糊,眼看就要倒下,天空之中響起了一連串的嘯聲.

"吼吼吼??????"

九龍神火鼎龍吟不絕,龐大的鼎身微微顫動,烈火更是猛烈.

趙昀知道不好,勉強握劍,用衣袖擦干眼睛附近的汗珠,等待著狂風暴雨襲來.

巨鼎猛然一個傾斜,呼啦一聲朝趙昀猛撲過來.鼎身如此巨大,下落偏偏疾若流星,快逾閃電.

趙昀避無可避,勉力舉劍,哪里擋的住這撲天蓋地萬山傾倒的巨力!

"當"的一下,薄弱的寶劍被無情折斷.趙昀身體一個不穩,重重跌到地上.

他虎口崩裂,鮮血直流,整條手臂都麻住,毫無知覺.只有眼睜睜等死.

九龍神火鼎狂虐而落,將趙昀蓋個正著.場地震蕩,整個演武大廳都抖動起來.巨鼎巍巍,發出"嗡嗡"巨響,直蕩進所有人心里,久久不肯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