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回 頭顱點地
g,更新快,無彈窗,!

宮裝美婦薛濤不禁皺了下眉頭,向不哭大師道:"道兄這突然變更規則,只怕未妥吧.何況這等生死相拼,未免失了門派求才之意."

不哭大師苦臉一擺,眼睛一橫,冷笑道:"薛宗主諸般都好,只是心腸太軟了!太上忘情,若憐生死都看不破,還有什麼資格修仙問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我凌云觀,馭獸齋需要的可不是懦夫庸才,我們要的就是光大門派的俊傑.各位道兄,本尊這番考慮可真的欠妥嗎?"

天元宗宋江神定氣閑,恍若未聞.他嘴角微微帶著笑意,只顧閉目養神.其他幾位宗主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說話.

凌夜來望著台下那一堆低賤的外堂弟子,玉手伸向額頭,整了整飄逸斜出的青絲,淡淡道:"便是這樣罷,也沒什麼好猶豫的."

不哭大師笑道:"凌宗主年紀雖小,見識倒比某些人高明多了."笑聲比哭聲好聽不了多少,直如山魈鬼叫.

薛濤生性和善,聽他語氣暗諷,也懶的和他計較.

不哭大師高聲道:"時間已到!未退場者即時比賽."

十六人之中有二個退出比賽,還剩下了十四人.其中還有一位女子,竟也沒有退賽.這時眾人都怕別人傷害自己,俱都是分散站開.

趙昀拿了兵器架上一柄長劍,匆匆掃了一眼場上諸人.那峰少居然沒有退場,像是有恃無恐,一副洋洋自得的樣子,站在西邊角上.

趙昀正合心意,暗忖:"小爺先宰了你,以報當日之仇."縱身一躍,朝峰少撲去.因這演武場闊大,四圍都有百丈,因此趙昀要好幾個縱躍才可到達西角.

趙昀人正在空中,正要下落,猛然心生警兆,瞿然而驚,把頭低了一低.兩道烏光貼著脖頸急速而過,只差那麼一毫,他就要魂飛魄散!

"暗箭傷人!找死!"因為幾次被人暗算,趙昀對暗器可謂深惡痛絕,這時又有人暗算自己,勃然大怒.

趙昀急忙落地,不及查看是誰暗算自己,身後冷氣逼人,一左一右,各有一把大刀砍了過來.趙昀心有感應,好像背後也長了一雙眼睛,看的清清楚楚.

他足尖輕輕一點地面,如旱地拔蔥,身體高高躍起.緊接著在空中一個倒縱,像一塊急速掉落的木板,倏的落地,雙腳牢牢粘住紅毯,已然到了偷襲者的背後.

那兩個偷襲者都出于外堂武學班,相互認識,通好氣暫時結盟.他們見趙昀是個斷臂殘廢,就把他當成軟柿子,想搶在別人前面撚上一撚.他們哪知道趙昀不是軟柿子,是硬邦邦響當當的一片鐵板!

那兩人暗器揮刀接連撲空,只見眼前白影一閃,那殘廢就無影無蹤,不禁相顧愕然.一人道:"哥,那殘廢?????"話未說完,突然雙眼蹦出,硬生生哽住,吐不出一口氣來.

旁邊那人喊道:"武陵,你怎麼了?"話剛出口,從背心處傳遞來一陣劇痛.他愕然低頭,卻見好好的胸膛平白無故生出一柄劍尖.那劍尖雪白無痕,竟是前所未見的明亮.

他身子搖了一搖,掙紮著拿最後一口氣去看武陵時,武陵已轟然倒地,一動不動.

他還迷糊想不明白,胸口一緊,卻是那寶劍如游龍飛逝,抽身而去.頓時心口冰涼,就此失去知覺,胡亂倒在紅毯之上,連眼睛都沒的合上.

趙昀快速兩劍,將兩人殺死.這是他第一次殺人,可是卻覺得理所當然,毫無抵觸.心里反倒隱隱一絲快意,暗道:"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小爺."

因為出劍迅速,那劍上只染了一滴紅豔的血,如鶴頂一點,妖異奪目.

不哭大師在高台望見,哈哈大笑:"嘿嘿,這麼快就死人啦,本尊倒是沒想到.那獨臂小子手法不賴,殺人不眨眼,不錯,不錯."

凌夜來美目流盼,望著那提劍刺殺的獨臂少年,輕輕咬了下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既然入了這殺局,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提劍殺人便是.趙昀一向是任性妄為,隨心所欲,可不會心慈手軟,這時候拎著長劍,緩步而前,見人就砍,轉眼又殺了一人.

正中又有兩人互相厮殺,一人用劍,一人卻僅憑一雙肉掌對敵.趙昀不願趁人之危,提劍在旁邊等待,只待這兩人分出生死之後再行出手.

那兩人戰至酣處,用掌的大呼一聲:"排山裂地!"登時把那用劍的打翻在地.用掌之人趕緊上前,拾起寶劍,將那人頭顱割下,狂笑道:"哈哈,不自量力.就憑你,打的過老子的如來神掌!"

趙昀等了許久,早已不耐煩,這時聽那用掌的口出狂言,輕蔑笑道:"小爺來會會你."

那人得意洋洋,冷不防聽到這麼一句,嚇得冷汗都掉下來了,只怕別人暗中給自己一刀,慌忙轉身,只看到一個瘦長獨臂面帶著冷笑,弱不禁風的傻站在自己面前.

他不禁哈哈大笑,把肚子都笑痛了,只好雙手壓著肚子,含糊不清道:"哈哈,小毛孩,奶都沒喝夠,跑這里送死來了.老子心情好,就放你一馬,快快認輸下場吧."

趙昀只是冷笑,把長劍隨手一甩,"噌"的一聲插在了紅毯這上:"不知死活的東西.快快准備,接我一掌!"

那人道:"還准備個屁啊!老子一個手指就能把你推倒."說著對趙昀比了個中指,笑道:"小子,快放馬過來."

趙昀離他足有兩丈之遠,這時也不飛身到那人面前,雙腿紮了個馬步,碧火真氣霎時運轉全身,自丹田處激發無限力量,竄往手中經脈.他勁力一吐,手掌之上便泛著碧油油的磷光.把手掌輕輕一推,真氣如一條毒龍,呼啦一聲猛撲過去.

那人只覺泰山般壓力直撲面門,這才知道不妙,急忙運力,大呼:"排山裂地!"果然有大山猛壓,大地開裂,然後這人仰面便倒,後腦重重砸在紅毯之上.登時腦漿飛濺,鮮血橫流.

最可歎的是這人雙手還保持著"排山裂地"的姿勢,雙眼橫突,一副好不甘心的樣子.

趙昀冷笑道:"如來神掌,不過如此."撿起插在地上的長劍,緩步而前.正搜尋對手之間,突然想起一事,暗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