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回 哭臉淒淒
g,更新快,無彈窗,!

錢江忍住傷痛,伸出一只大手,掙紮著想要爬起來.趙昀趕緊俯身,將左臂也伸出去.兩只手就這麼緊緊相握,感受到彼此的激動心情.

趙昀發覺錢江的手上滿是老繭,皮糙肉厚,手心前端還裂了道大口子.感觸良多,卻只是道:"大哥,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

有一種相逢叫傾蓋如故,有一種情誼叫白頭如新,有一種交往叫肝膽相照,有一種承諾叫生死與共.

他們不了解對方的往事,不了解對方的前路何往,可他們是兄弟!

錢江並不說話,只是把用力點頭,緊握住趙昀的手更加緊了幾分.

趙昀給錢江引見多寶:"這位是我的師兄多寶,為人最是好相與不過."

多寶咿唔叫道:"笨師弟都認兄弟了,我也要,我也要."端出一雙大掌,將那兩只牢牢相握的手覆蓋,憨厚笑道:"我也要認兄弟."

錢江不知道多寶咿唔咿唔在說什麼,只見他雖外表粗獷,神色卻是一片誠摯.這人是趙昀兄弟的師兄,那便就是他的兄弟,大笑道:"好兄弟!我看這麼著,我年紀最大,算是大哥.多寶,你就是二弟.趙昀,你就是三弟了."

錢江平白多了兩個兄弟,心懷大暢,一時間忘記了愁憤.大笑牽動傷口,惹的胸口巨痛,卻也不在話下.

三人意氣相投,簡單說了些各自情況,俱是興高采烈.

錢江道:"三弟,你雖然功夫高強,可也不能掉以輕心.現在差最後一局就可進入決賽,可別前功盡棄.哥哥雖然敗在你手上,那是口服心服,只有等明年三月三再試試看了."

趙昀見錢江對進入內堂念念不忘,知道他必有所因.只是人生無奈,偏偏敗給自己.

自己對進內堂修行也是志在必得,心下微微內疚,道:"大哥放心,我一定拿到這個外堂大比的第一!下輪我在申時三刻比賽,是午飯過後,現在也還早的."

淘汰賽第五輪,趙昀的對手是一個練八卦游身掌的,才上台沒多久,就被趙昀撿個破綻,一掌將那人打下擂台.

至此趙昀的淘汰賽之旅正式結束,就等著明天的決賽.

晚間,王朗諄諄囑咐道:"這一次你大比,我本該去現場為你加油.可凌云觀有規矩,外堂弟子中,只有進入比賽的選手才能進入演武場.明天你可要好好表現,五大宗主都是在場上的!

他們主要是考核內堂精英,判定門下一年的修煉成果.為了顯示門派對外堂的看重,也會親自觀看你們外堂比武.你若能表現好,入了一位宗主的法眼,不異于一步登天啊."

趙昀這幾輪的比賽都贏的輕輕松松,心中自信滿滿,不自覺產生一點松懈.聽到師父的囑咐,只是輕輕一笑.

第二天一早,趙昀就來到演武廳.這回場地不再是小小的南廳,而是那氣派非常的主堂.多寶被擋在門口,不得進入.

趙昀剛入大門,就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卷上心頭.他放眼望去,過道之上並無防衛,不知為何心生悸動.紅毯鋪地,鮮花列道,會場中卻彌漫著高高在上的威壓,讓趙昀心里很不舒服,暗道:"這演武場不簡單!莫非有什麼玄機不成?"

他按照號牌,步入選手的候場區,居然是一個人的小房間,里邊有床榻,有食物,十分妥當.他便盤膝而坐,靜靜等待.

冥想許久,忽聽的外場一片歡呼,知道是內堂弟子進行終極決戰了.而按照賽程,外堂弟子的比賽乃是在午後.

趙昀聽到各種響動,耐不住好奇,便欲去看看內堂本事到底如何.從候場區出來,想去比賽擂台看看.沒想到通道盡頭的大門處卻有一隊道士把守,不准外堂弟子進場偷看.

趙昀氣上心頭,只想動手,給這幾個狗眼看人的東西一頓教訓.可是轉念一想,這幾個道士精氣內斂,神定氣閑,顯非易與之輩,自己既要比賽,還是先不要多事.哼了一聲,返回了那個小房間.

眼看快到申時,趙昀等的心焦,不知這凌云觀搞什麼名堂.明明沒開始比賽,卻要求這麼早入場.正在罵人間,一個白袍道士推門進來,對趙昀喊道:"快起來,就要比賽了."

趙昀被這道士引領,又一次到了通道大門處.這回那些道士什麼話都沒有,對趙昀視若無睹.趙昀狠狠瞪了瞪那些道士,舉步進入演武廳的主會場.

這演武場占地廣闊,數萬席位環于中間場地.席位上稀拉拉做著一些人,想來是瞧熱鬧的內堂弟子.

正對著大門的席位上擺放了五張龍驤虎踞的金椅,熠熠生輝,直射向趙昀雙目.

那金椅上各坐著一個人,依次是一個長須道人,一個宮裝美婦,一個綠衣少女,一個黃袍道士,一個哭臉頭陀,正是凌云觀五大宗主:天元宗宋江,芳蘅苑薛濤,青蓮宗凌夜來,丹書閣林傳甲,馭獸齋不哭大師.

這五人正互相閑談,趙昀遠遠的也聽不見,只是覺得那綠衣少女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似的,便多瞧了她幾眼.

趙昀正在回想之時,猛然感到鋒利的劍光從天而降,懸而欲發,寒意森森,似乎要把他生生凍住.他渾身一驚,不禁打了個哆嗦,眼睛也不受控制的合上:"好厲害的劍光!"

定神再看,頭頂空空,哪有什麼劍光?

趙昀心中疑惑:這劍光從何而來?莫非??????

再望那少女時,見她櫻桃小嘴微張,正和身邊那美婦說話.少女臉上似笑非笑,清麗脫俗的面容點染了幾分促狹,幾許緋紅.

趙昀知道是她弄的鬼,猛然想起這不就是帶自己見紫微道長的少女嗎?當時確實聽到別人叫她宗主,才幾個月居然想不起來了.沒想到這少女年紀輕輕,居然如此本事,竟是五大宗主之一!

趙昀到得場中,周圍已有幾個人先在了.他眼睛一亮,發現一個歪脖子獨眼龍,正是那什麼峰少.趙昀心中暗樂:"好造化!這小子居然也進了決賽,本來想找他呢,自己送上門來了!嘿嘿."

峰少本名叫獨孤峰,本身武藝雖然不濟,仗著錢多,從內堂弟子處買了不少法寶符咒,一路高奏凱歌.這時候也看到了趙昀,當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摩拳擦掌,打定主意要在擂台之上,就把趙昀結果掉.

席上內堂弟子也在低聲談論,整個演武場聽上去有嗡嗡雜音.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喊道:"外堂弟子大比決賽,正式開始.有請各位宗主發言!"

場中選手與席上觀眾稀稀拉拉鼓了下掌,就見評判席上那哭臉頭陀大嘴一張,聲音環繞全場.

他人叫不哭大師,臉上卻一副愁容,話聲帶著哭腔,淒厲尖銳.

趙昀只覺耳膜震蕩,像有千萬支牛毛小針一齊刺進耳孔.腦袋一陣眩暈,居然全是這人的回音.

"廢話也不用多說.今年外堂大比,輪到我主考.我看今年決賽人數很多,有十六個之多.若按往年規矩,今日休想出來結果.剛剛我凝思苦想,終于得了一個又好又快的決賽規則.

你們十六人也不分什麼先比後比,一股腦全上場去.比賽規則嘛,桀桀,叫做叢林法則!誰活下來,誰就勝利!無論用什麼法子,最後活下來的三位就可以進入內堂,傷勢最輕的便是第一!

當然嘍,若是害怕,本尊給你一點考慮時間,你現在還可以退出決賽.桀桀."

什麼!

眾選手都聽的呆了.一個選撥性的決賽怎麼突然就變成了生死相搏,不成功就得死?

以前的外堂比賽雖然也會出現傷亡,但比較是少數.可是現在,不哭大師說的明明白白,他就要十三個人死!

旁邊看熱鬧的內堂弟子也覺得刺激驚險,都議論起來.

一時間,偌大演武場成了炸開鍋的高湯,驚了一地,燙了一地.

趙昀劍眉聳峙,盯著那不哭頭陀,暗暗冷笑:"來吧!我倒要玩玩這叢林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