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回 牛刀小試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憑借小女孩給的羊皮地圖,很容易就找到演武場.這演武場乃是一座高大的圓頂廳堂,琉璃瓦亮,彩色牆明,顯得氣派非常.演武場前有一個巨大的廣場,足可容納千人.

趙昀本以為來的早,到了地點才發現人頭攢動,熙熙攘攘,熱鬧非凡.廣場之上有一排女子,擺了一堆桌子,正在檢錄名牌.

見一群人排隊,趙昀上前了幾步,多寶早把眾人推開.趙昀擠到桌前,朝那些女子問道:"什麼時候比賽?"

"去去去,排隊去."一個麻雀臉不耐煩道,等她看清趙昀英俊的臉龐,急忙改口道:"比賽是辰時三刻開始.你是要參加比賽嗎?抽簽了沒?沒抽簽的話,就在姐姐我這抽吧."

後邊有幾個人排隊許久,嚷道:"憑什麼啊,明明是我先排隊的."

雀臉罵道:"吵什麼!還要不要抽簽啊?"堆著臉對趙昀笑道:"好弟弟,你法號是什麼啊?"

"法號?"趙昀一時遲疑,好一會才想起來,說道:"晦明."

那雀臉端了一個紙箱,遞到趙昀面前:"喏,就是這個,弟弟抽個好簽.每個號碼都有兩張紙條,抽到同一號牌的就是比賽對手."

趙昀隨手抽了個紙條,卻是五號.雀臉對著牌冊,高聲念道:"讓我看看.五號晦明,在南廳比武."

這外堂弟子大比,先要經過淘汰賽,憑抽簽決定對手.在淘汰賽中,若能十場不敗,便可進入總決賽,角逐進入內堂的三個名額.但若在淘汰賽中失敗一場,就失去資格.

淘汰賽的場地在演武場南北二廳.趙昀帶著多寶來到南廳,瞧時間還早,便盤腿坐于地上.

旁邊過道上已然聚了很多人,有些人高聲談笑,有些人卻默不作聲.趙昀身旁一個彪形大漢,問趙昀道:"哥們,你是幾號啊?"

趙昀覷眼看這大漢,見他雖然外表健壯,但眼神渙散迷離,明顯是精力不濟的樣子,暗忖:"這個模樣,也來大比?"便懶得理他.

又環顧四周,觀察他人狀態,只覺這些人不堪一擊,心中更是篤定,閉目養神.

多寶高大的身軀顯得很是招搖.他蹲在趙昀身邊,心內也很是激動.他雖然不想進什麼內堂,學什麼法術,可是師父對他說,師弟很渴望進內堂學習.所以他便陪著師弟過來,給他加油打氣.這時見趙昀養神,比賽又不開始,實在無聊,十個手指在地上亂抓.

辰時三刻,比賽正式拉開帷幕.似乎是門派對淘汰賽重視不夠,僅有一個灰袍道士帶著一群小道士維持秩序,並無門派首腦講話.

趙昀凝神細看,卻見一號組竟是兩個女子互相比武,兩人似乎都不怎麼有武藝,動作生澀,步法笨拙,只是拿著劍,如兒童般追趕.

趙昀眼界已高,不禁暗暗搖頭,想道:"這外堂和內堂果然天差萬別.上次法會那個仙師,年紀並不比我大多少,修為卻高深莫測.至于這些外堂子弟,果然是不中用,哎,也不中看."

那兩個女子呼哧呼哧,汗水淋漓,好不容易才決出勝負.一個小道士叫道:"一號組,蓮香勝.第二組,華明云對劉三."

趙昀也無心再看,只盼早點輪到自己比賽.好在他是五號,很快就能等到.

小道士高叫:"第三組,晦明對高大虎."

趙昀步入場中,環顧四周,卻不見對手.正奇怪間,一個彪形大漢赤裸著上身躍上台來,也不多說,揮手就是一拳,明顯就是想趁著趙昀措不及防突下辣手,好贏得比賽.

趙昀哪能給他得手,頭稍稍一偏,已然避過這猛力一拳,趙昀左腿輕輕一點,已躍至高大虎側後邊,眼睛瞧也不瞧,隨手一掌拍向高大虎左背.

那高大虎在台下見對手是個殘廢,本以為靠著偷襲,能穩穩贏得比賽,哪料到碰到了硬點子?他勁力用老,根本來不及閃避,就聽得"啪"的一記清脆,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掌.

高大虎被劇痛攻心,"哇"的一聲慘叫,龐大身軀砰然倒地,揚起一陣灰塵.他眼前漆黑,登時失去知覺,

"這怎麼可能?"

"不是吧,這麼快!"

"阿花,快來看奇跡!"

台下選手和觀眾無不驚呆.這獨臂少年只是輕輕一掌,就把這彪形大漢撂倒了?太不可思議了吧.這少年的一掌輕飄飄的,看上去沒什麼技巧,沒什麼威力,居然就這麼輕輕松松的贏了?

比賽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

那些選手望向趙昀的眼神都是又敬又畏,心里不停的祈禱:"千萬不要讓我和這個變態一組對打."

小道士喊道:"五號組,晦明勝."便有另外一個小道士過來引導趙昀進入內場休息,他對趙昀道:"晦明,第二輪比賽不再采用抽簽決定.你是五號組勝利,將對上六號組的勝利者.你的新號牌是一百六十二號."

多寶在觀眾席上見趙昀被帶入內場,不知道搞什麼名堂,便要起身闖進去看看師弟情況.又轉念想起師父的囑咐,千萬不能沖動,不能壞了師弟的前途,強忍焦躁不安的心,看台上那些人低劣的對打.

看了多場鬧劇,時間到了午時一刻.多寶百無聊賴,聽那道士叫道:"一百六十二號,晦明對應麗云."猛然一驚,知道師弟又出場了,擦亮眼睛觀看.

趙昀這一次的對手應麗云,是一個短發女子,身材倒也苗條.趙昀見對手是弱質女流,料來沒什麼本事,也不好先出手,便等待著讓她先手.

這應麗云是縫紉堂弟子,娉娉嫋嫋來到台中,卻不出手,一低頭,一斂眉,對趙昀福了一福,嬌俏俏說道:"好哥哥,奴奴想要進內堂好久了呢.你就讓奴奴一回嘛.奴奴一定念著你的恩德,每日啊都會念叨著你呢."

便有幾許紅云飛霞,浮現于女子小臉之上,煞是令人心動.

趙昀眉頭一皺,暗道:"這女人怎麼腦子不靈清啊?"對應麗云叫道:"要打快打,莫要浪費時間."

應麗云輕移蓮步,那香膩溫軟的身子離趙昀只有寸毫,好像一不小心就要被風吹到趙昀懷里.

她調整了下被趙昀攪亂的思路,用了最嬌媚最迷人的聲調,抬起云鬢,仰望著趙昀的臉:"好哥哥,你就讓讓吧.你真是這麼狠心,要讓奴奴傷心痛苦嗎?"

台下選手多是未見過什麼世面的外堂男子,雖不在場中,卻想要易地而處,代替趙昀答應那女子,有些人還叫喊出聲:"快答應啊.這麼個大美人放低身段,你還管什麼比賽啊!"

趙昀見這女人一個勁的往身上靠來,一股粗劣香粉的味道充斥鼻中,心口一陣惡心,哪里管她是男人女人,左臂一推,就把那應麗云甩到台下.

那應麗云還以為趙昀又會像初輪那人一般自動棄權,沒想到胸前一股大力襲來.

這獨臂少年居然抗住了自己絕世魅力,居然就這麼一掌揮了過來?不,我不相信!

不可置信之間,應麗云的身體急速落地,才吟叫了一聲,就人事不知.那絕世魅力,也只能給地板欣賞了.

小道士喊道:"一百六十二號,晦明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