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回 獨辟蹊徑
g,更新快,無彈窗,!

王朗笑道:"可不是,這臭小子赤條條睡在香案上,做著美夢呢.

我到他跟前,借著閃電光芒,發現這人毛發叢生,五尺長短,瞧他臉上卻又滿是稚嫩,分明就是個小孩子.當下驚疑參半,不知道荒山野外怎麼會有這麼一個孩子.

我用手去摸香案時,沾了一大把灰,顯然此地久無人居,這孩子肯定才到沒多久.當年我還有點勇氣,思考再三,終于鼓起勇氣拍了拍這孩子.

手剛碰到他的肩頭,如同被雷電擊中,一股強大的電流將我身體摔倒地上.這時廟外驚雷轟鳴,電光時現時隱,這情景真令人恐怖.

我半晌作聲不得,那孩子卻突然醒來,哇哇大哭.我魂不守舍,以為遇到妖邪.跌坐在地,觀望許久,才發現那孩子只是嚎啕大哭,並沒有邪怪舉動.

我猶豫著向前,這小子卻忽的躍到我懷里,把那個大頭使勁蹭我胸口,真把我嚇了一跳."

多寶傻笑道:"師父就是膽小,我當時候還小,都怕成那樣子了."

趙昀問道:"之後,師父就把師兄帶回凌云觀了嗎?"

王朗輕拍床單:"不錯,我見他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留在破廟中只怕支撐不了多久,一時惻隱之心,就把他帶回了林頁島.說起來,我可後悔死了,天天都被臭小子呼嚕聲困擾,真是自作孽哦."

多寶見師父幾次三番提到呼嚕,羞惱交加,一屁股重重蹬在地板,雙手揪抓地面,恨不得刨出個大坑,把自己埋起來.

趙昀想到師兄身世不明,和自己一樣被老天捉弄.雖然不是骨肉之親,他卻覺得眼前這個單純童心的師兄,是自己再親不過的兄弟.又想到自己的血海深仇,猶豫要不要告之師父.

"假如告之師父,自己的三年性命之期,背負的滔天仇恨,只能讓師父多加苦惱而已.我先藏著不說,若命不該絕,大仇得報,再原原本本的告訴師父吧.師父,我這可不是故意瞞著你的."

趙昀打定了主意,更覺得時間寶貴,不肯再把時間浪費.他拾起了碧火真氣秘籍,對王朗道:"師父若沒有別的吩咐,我就去練下碧火真氣看看.不懂的地方,再來向師父請教."

王朗擺了擺手:"不懂也別來問我,到今天我什麼都忘光了.就算沒忘,當年都修煉不出個所以然來,怎麼指導你?你只能靠自己了!不過,臭小子,你認不認識字?你要是不識字,嘿嘿,少不得我還要教你."

趙昀雖然不喜歡舞文弄字,當年還打跑好多位私塾先生,畢竟被逼著識字了許多年,基本的用字也是沒問題的.當下搖了搖頭,道:"字,我當然認得.師父,我先走了."也不多說,急匆匆跑了出去.

多寶見師弟走了,立馬從地上跳了起來,也想離開,去陪師弟玩耍.王朗慌忙喊道:"啞巴,你先別去煩你師弟.我看他眉間煞氣深重,對修煉有異常的興趣,只怕另有緣由.你這個做師兄的,可要多多體諒照顧他."

多寶重重點了點頭,心內卻疑惑不解:"這修煉有什麼好玩的?要去殺那狗道士,干嘛一定要修煉?若不是中了暗算,我早把那狗道撕成碎片了!"

趙昀走到島西面,拿出秘籍觀看.遠處少女仆婦洗衣喧鬧之聲隱隱傳來,天空中不知愁的青鳥悠然叫鳴,時不時掠過一碧如洗的長空,留下幾道殘影,

趙昀翻開秘籍,見第一頁寫著四個大大的隸體字:"碧火真氣",字體丑陋,想來是師父所抄錄的.接著翻到第二頁,不自覺的順著文字念道:"碧火真氣者,萬法之源也.碧火,乃人心中一點靈識;真氣,乃氣息中一種力道.碧火真氣,何以為名?乃是由靈識生力道也.

人生而無異,何以生力道?力道者,由靈識中來;靈識者,由無處來.不可捉摸,不可厘定,而忽然已有靈識.天地靈爐,生此碧火,或小則寥若晨星,或大則猛燎天際.

此乃碧火真氣總綱,不可不識.境界十重,我取其九.後人用之,其饋無窮."

趙昀讀著讀著,興奮莫名,思量道:"這不便是法會上仙師說的道理嗎?真氣的修煉,就是突破自身肉體力量的有限,而產生神奇的力量.一旦能探清真氣的根源,便可源源不斷產生力量.難怪天下人士,對修真趨之若鹜."

趙昀繼續讀下去,不由"呀"的一聲,喜悅振奮,仿佛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暗道:"居然是這樣!"

原來這碧火真氣其實並不是基礎法訣,而是一門溝通天人,窮究玄理的神奇仙術.它的創始人正是凌云觀的第三代祖師煙蓑散人,當年憑著碧火真氣橫掃仙林,成為西牛賀洲公認的第一高手.

煙蓑散人用碧火真氣來概論法術來源,端的是另辟蹊徑.他把修煉分為十重境界,第十重乃是天仙境,因為自身也未達到,因此闕而不論.

剩下九重境界分別是:若初境,盤龍境,竹嘯境,乾元境,天有境,若水境,神明境,靈犀境,潛龍境.

這九個境界層層遞進,每到一個新的境界對道對自然的領悟便加深一層.若能由潛龍鏡更進一步,便可破碎虛空,飛升成仙.按理說這樣的無上道法,應該是凌云觀的鎮殿之寶,事實上根本不是如此.

只因為自煙蓑散人之後凌云觀幾代弟子都無法按照秘籍所示練到潛龍境,甚至連竹嘯境都無法領悟.到了後來,凌云觀的精英們根本不相信能練到潛龍境,對碧火真氣就越來越不放在心上.

直到百年之後,一個東土游俠喚作玄莊來到凌云觀,帶藝投師,不知何故對碧火真氣大感興趣,竟然被他修煉到了乾元境,霎時帶起了一股學習碧火真氣的熱潮.

但結果令人大失所望,旁人根本修煉不上去,便連親受玄莊指導的弟子也毫無寸進,碧火真氣由此正式被人忽視.

那玄莊卻修為日漸精湛,自創出許多功法,隱隱成為凌云觀中興人物.飲水思源,因玄莊自己後來修到了天有境,他傳下的那一派弟子便稱為天元宗.

後來無人能領會碧火真氣的玄妙,而法術仙訣卻越來越多,碧火真氣就變成了蒙塵明珠,成了天元宗門人口中的基礎法訣.

只是因為沿循傳統,每個天元宗入門弟子都要修行碧火真氣,成為了入門教材.若不能練通若初境,那麼一年之後,天元宗便要收回天元宗門人的資格.

趙昀翻看秘籍,見到若初境的那些描繪,他的腦中一時光亮無限.在心底最深處,一顆小種子好像接受到豐潤養分,悄悄的滋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