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回 巧用陰陽
g,更新快,無彈窗,!

原來法會結束時,各人正欲四散而出.突然有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道:"斷臂殘廢,你可出盡了風頭啊,真是殘廢的可以啊."正是那歪脖子少年--鋒少.

鋒少本是傲天郡的富商子弟,因聽聞凌云觀仙術神奇,便生了念頭,想學點本事以後好橫行無阻,隨心所欲.

正好凌云觀大開方便之門,只要十萬金珠,便可進基礎武學班進修.他因此成了外堂子弟,勾結了一班男女,仗著錢多,隱隱是一個風云人物.

法會可是大場面,他雖然表現不出來,可絕不能讓別人搶了風頭.可偏偏是那洗衣燒火的雜役殘廢在全場屏息聆聽之時,大聲叫喊,成了全場的焦點,贏得了眾人的目光.

這讓鋒少如何不恨.他想到:"要是我問個問題,仙師一定會大加稱贊于我.可是,這小子搶了我的話!氣死我了!"

鋒少妒火中燒,越想越不是滋味,熬到法會結束,見那殘廢居然就想離開,忍不住出言譏嘲.

既然鋒少帶頭了,他的那些跟班也得表示表示,頓時噓聲大作:"呦,好一個殘廢啊.斷了手臂就該安安份份的燒火嘛,干嘛到這里丟人現眼來了.嘿嘿,丟人丟到姥姥家啦."

趙昀先前就想教訓這歪脖子蠢蛋,沒想到這人竟敢一再挑釁.他可不是泥菩薩的性子,便是天王老子也敢橫眉冷對,何況是這些不入眼的垃圾.

怒火游走全身,他正欲隔空出掌,沒想到旁邊氣息一陣亂流,竟有人先行發力.

這人正是多寶.多寶本覺得這法會無聊,好歹結束了,要和師弟去外邊玩耍玩耍.耳邊卻傳來那些譏笑師弟的聲音.

這笑聲那麼肆意,這麼痛快,好像他們正在欣賞最搞笑的戲劇.

"轟"的一聲,多寶腦子頓時巨燙無比.敢笑我師弟?你們這些雜碎竟敢笑我師弟?

你,們,竟,敢,笑,我,師,弟!

仿佛被觸碰了逆鱗的黑龍,多寶含怒出拳.

他離鋒少三丈左右,步子動也不動,只是將拳頭狠狠向前揮出.

只是一拳!

鋒少罵得痛快,正得意洋洋,猛的狂風席卷而來,千萬斤巨力一股腦傾瀉而來.他明明感受了巨大的威力,明明驚恐的想要逃跑,可是他動彈不得,四肢癱軟,生生的挨了一拳.

這一拳好厲害!旁邊眾人如被重錘壓,一大片都倒在地上.他們痛苦大叫,呼天喊地,親娘親爹連綿不絕,都在想:"我死了,我死了."

這些人只被拳風波及便是這般痛苦,那鋒少可是正對著滔天拳風,他承受的痛苦乃是十倍百倍.就算是身穿十萬金的烏金寶衣幫他卸了絕大力量,仍覺痛苦萬分.

拳勁如山岳劈頭蓋來,鋒少的面門成了歪瓜裂棗.眼睛被打出一只,鼻子完全歪斜,紅黑色的鮮血不住迸發而出.鋒少仰翻在地上,胸口被壓的喘不過去來,四肢百骸好像斷裂破碎,軟綿綿的沒半分力道.

這才知道厲害,性命關頭,就算沒力氣說話來也要掙紮起來,把剩余的一點活力全化作低聲下賤的哀求:"爺爺,你饒了不爭氣的孫子吧!我是臭茅坑,是臭屁,饒命啊."他混著血淚,語音哽咽,杜鵑啼血般淒切.

所有人都嚇的傻了,也不敢離開,只剩下驚叫不絕.

多寶身軀一躍,"咿唔"大吼,不加分說,又是一拳打去.整個會場都震動起來,地板都簌簌發抖.

恰在這時,白樺進了會場,見那斷臂少年和黑丑壯漢在行凶,慌忙祭起寶劍,登時有黃光十丈,將那幾個人籠罩在劍網里.

多寶正欲發勁,猛覺背後一涼,感應到鋒利的劍氣牢牢鎖定著自己,又聽到那人大言炎炎,知道是阻攔自己的,勃然大怒,也不回轉身子,勁力回收,反手猛擊.

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敢阻止我殺這個雜魚,該死!"

拳勢快如流星,猛的擊在白樺寶劍之上.頓時氣波震蕩,強大爆裂狂亂肆虐.那寶劍發出"滴滴"的鳴叫聲,似乎痛苦不堪,劍身不住抖動.

白樺心頭一驚,暗道:"不好!"就見那寶劍承受不了巨力,"錚"的一聲斷成兩塊破鐵.劍連心神,白樺心口巨痛,哇的吐出一口血來.

"居然,居然被這黑漢打碎寶劍了?!"滿臉不可思議,白樺是又驚又怒,喝道:"你們還愣著干什麼?死人啊,快給老子搞死這兩個垃圾."他心痛寶劍被毀,滿嘴髒話,也不自知.

那一隊白衣道士才如夢初醒,慌忙祭起寶劍,一時之間,青紅紫綠各色光華大作,交織成一張巨大無比的網兜,劈頭向多寶蓋去.

趙昀見多寶為自己出頭,頗為感動,想不到這啞巴這麼關心自己.這時見一群人蜂擁而上,放各種寶劍攻擊啞巴,怒極而笑:"以多欺少,好不要臉!小爺豈會懼哉?"氣運丹田,大叫一聲:"破!"掌勢如龍,呼嘯而出.

掌一出手,就聽的叮叮當當響聲不絕,那攻向多寶的十來把寶劍一齊掉落,噼里啪啦散落當場.

一掌之力,恐怖如斯!

那些道人面如死灰,想不到合力而發的劍網巨陣就這般輕巧的給人破去,又驚又懼,呆如木雞.

趙昀一揮出掌,就覺得哪里不對,等見到那些人寶劍都被自己輕松打落,心中喜道:"我這一掌,怎麼這麼厲害了?難道,這就是我剛剛的突破嗎?"

趙昀不知道,他的潛力巨大,只是一直沒發揮出來.在法會之上,趙昀因聽宋浪云講法,步入了開光境,對于力量的掌握踏上了新的階梯.他以往只是一味使用蠻力,而這一掌,連他都不清楚,分明帶上了巧勁.

這一掌,剛猛之外,別帶陰柔,故能陰陽和合,水火並濟.只有這似有還無,欲吞欲吐的勁力,才能將十多把不同方向的寶劍在一瞬間全都不差毫厘的打落.

若是之前的掌力,雖然能把一兩把寶劍擊落,卻根本做不到將十來把劍同時擋住.這一掌看似簡單,其實包含了這重劍無鋒的道理.

白樺怒喝道:"你們這群飯桶,愣著干嘛,快給我上."一聲驚破泥塑膽,那些道士遲疑著拾起地上長劍,畏縮著將長劍揮向趙昀.

趙昀喊道:"來得好!"飄然出掌,只覺前所未有的如意輕松.這一掌並不快,甚至可以說是慢吞吞的,與剛剛那迅猛一掌截然相反.

這哪里是什麼出掌,這分明是把手掌伸出來任人宰割!

那些道士眼睛一亮,只道"有戲",膽子也壯了,劍勢更加凌厲.

趙昀的手掌逐漸靠近長劍,那鋒利的劍鋒就要生生將他手掌削斷.白樺大喜若狂,喊道:"快給我剁了這小子的手!"

多寶咿唔大叫,狂怒不已,也以為師弟將遭不幸.

趙昀不慌不忙,那慢吞吞的手掌猛然一吐勁力,十把寶劍一時全部反彈回去.那些道士嗷嗚慘叫,已被各自寶劍砍中身體,鮮血一個勁的流淌,真是慘不忍睹.

趙昀感受到了力量的提升,哈哈大笑,笑里滿是自信:"誰敢上前,陪我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