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回 玉面郎君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俊美少年玉樹臨風,星眸四顧之時,便有個長須灰袍道人自講台後的屏風里冒了出來,莊嚴說道:"法會開始之前,請允許我介紹下開講嘉賓.

此位少年英才,乃是天元宗宋浪云冕下,年未二十,學究天人,盡得其高堂天元宗宗主宋江精髓.今日駕臨法會,乃是爾等大大的機緣.下面,讓我們熱烈鼓掌,恭聆玄理."

下邊響起一陣雷鳴般的掌聲.趙昀聽到那鋒少低聲道:"草,人比人,氣死人.這小子年紀輕輕就來講法,還不是依靠他老子的勢力!"旁邊有人慌忙掩住他嘴,慌道:"鋒少,切勿多言.當心隔牆有耳."

宋浪云含笑而立,對著講席下一個個伸長脖子的抱了抱拳,毫無矯飾,也無傲色,使人一見就心折其氣度.

他的臉上也沒有講法者特有的嚴肅,只是一團溫煦,開口道:"今天叫我來說法,我是很慚愧的.忝為凌云觀弟子,未能一振威名于西牛洲仙林,念之長痛于心.所幸諸君才大如海,當可趨邁前人,共興凌云."

他娓娓道來,年雖弱冠,雍容不凡:"我凌云觀素來唯才是用,不問出身.便是外屬十二堂,也同樣有機會接觸高深道法.不論你是屬于負責後勤的暗六堂,還是暫時處于基礎武學階段的輝六堂,只要你夠優秀,只要你夠努力,你就能出人頭地!"

宋浪云的聲音陡然增強:"內五堂永遠歡迎你們.掌門特地舉辦講法大會,就是為此.這是掌門恩賜給你的榮光,我希望你們好好珍惜,努力向上.

想必很多人都知道,每年三月三日乃是本門大比之期,屆時不但是我們內五堂相互切磋,還會有三個名額屬于你們.比武前三,准許你們進入內五堂研修!

這光榮只屬于驕傲要強的你,只屬于英才勃郁的你,只屬于不肯低頭的你!只要你想,你就可以進入天元宗,就可以進入青蓮宗,就可以進入芳蘅苑,就可以進入丹書閣,就可以進入馭獸齋!內五堂敞開著大門等你!

你心動了嗎?那麼,向上吧,奮斗吧,為凌云觀貢獻出你們的所有吧!"

台下掌聲雷鳴,一個個激動的把手掌拍得爛紅,好似看到了眼前無限光明.

趙昀心中亦是大為震動,連手心都是熱的.假如自己努力,進了這大比的前三,就有可能接觸真正高明的法術,這樣子報仇也有一絲可能.

現在是十一月,就算是到了明年三月,還有兩年左右時間!報仇不是沒有希望!

宋浪云輕輕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眾人目不轉睛,如同中了邪咒一般,眼睛發直,盯著這年輕仙師.

"我今天來給大家講的,乃是西牛賀洲大勢分布.大家知道,修真以修為深淺,可分為開光,築基,胎息,辟谷,修神,金丹,元嬰,大乘,渡劫九大境界.境界越深,自然法力更深,威力越大.

但這九大境界乃是以修煉層次而分,並不是實力排行.修神期或可殺大乘,而渡劫期也可能敗于金丹,只因真實戰斗受制諸多因素,有功法相克,有法寶相敵,有道心不敵,諸般情況,難以先料,故此仙林中少有公認的高手.

簡單說來,實力不僅在于修煉時日長短,而在綜合素質.因此西牛賀洲仙林評判強弱的標准不在于個人,而多以門派整體實力為准,個人的戰力在龐大門派資源之下常常可以忽略不計.

二十年前,一代奇人藍翎笑笑生排出仙林榜,有十大宗派錄入其上.

乃是專修禪法的之青龍寺,深解音韻之妙音宗,密法道印之水月庵,降龍伏虎之猛獸堂,暗器難防之唐門,劍術超神之蜀山派,子曰詩云之奇儒門,巧手機關之墨者,善畫符箓之天師道,海納百川之凌云觀.

而我凌云觀排在首位,為仙林所公認,無敢爭議.統諸宗,執牛耳,至今二十年矣!輝煌往昔,今日當更進百尺竿頭,我等後學,怎麼忍心墮了先人威名!

今日諸派蠢蠢欲動,覬覦我凌云觀之首位榮光,竟有勾結魔教的下作勾當,真是無恥之尤!唯望台下諸位少年英俊,同心同衛,光大我凌云觀!"

台下又是一陣狂亂鼓掌,無論男女俱想要尖聲叫喊以抒發心中的刺激.

趙昀卻聽得心頭煩躁,這說好的是開壇論法,怎麼盡扯些沒用的東西,一點也沒有提到如何修行門道.真是好生失望,又想起先前被那紫微道人欺騙,惱火更甚.只覺這凌云觀只會空言許人,不肯真給點好處.

那邊廂,宋浪云面帶微笑,瀟灑縱談,絮絮叨叨,猶自扯那凌云觀曆代祖師如何英勇,如何伏魔衛道,如何提攜後學,直讓趙昀惱火不堪.

多寶張頭晃腦更是無心聽講,見旁邊一個個都如瘋狂般,大是不解,暗道:"怎麼這一大群人,男男女女都像是呆子一樣,講台上那家伙說的有什麼好聽的.倒是我那笨師弟,一臉不耐煩的樣子,竟然變聰明了."

因為是講那西牛賀洲大勢,那宋浪云大肆渲染凌云觀如何力壓眾派,如何留下諸多絕技,卻于修煉法門只字未提,把趙昀一顆盼望學藝的癡心漸漸絞碎,那些幻影頓時砰然倒地.

終于忍耐不住,趙昀猛然大吼一聲:"咄!兀那少年,盡是廢話!說好的修煉法門呢!"

鴉雀無聲,整個大廳里空蕩蕩如無物般寂靜.眾人一齊回頭,卻見一個獨臂少年橫眉怒目,單手斜上,指著仙師,宛如怒目金剛,凶煞法尊.這少年旁邊一個黑丑巨漢,亦是形容不堪.

幾百號人無不愕然,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混小子,竟敢打攪仙師說法.

宋浪云行云流水般的演講仿佛突遇山石當道,霎時板滯不前.他犀利的目光射向趙昀,猶如兩道利箭,釋放出懾人的壓力.

趙昀絲毫不懼,把兩只眼狠狠瞪向宋浪云,只要他給一個說法.

宋浪云心中極是惱怒,剛剛苦心建立起來的仙人形象被這小子一下攪亂了,會場的節奏竟被這低下的小子打亂,是可忍孰不可忍,暗里盤算怎麼收拾這小子.這小子在他威壓之下居然渾若無事,卻也稀奇,等下不妨放點風探探他底細.

心中盤算著,宋浪云的臉上卻是三月春風,不以為杵.他微笑道:"果然外堂之中,亦有英雄!我瞧這位小哥汲汲向道,這種求學之心,真是令浪云又愧又敬.諸君若都如這位小哥勤學,何愁凌云觀不興,何愁門派不能傲立天下!"

眾人聽他說話寬大,無不佩服他胸襟氣度,轟然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