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回 喧聲雜雜
g,更新快,無彈窗,!

女孩臉飛紅霞,張了張櫻桃小嘴,卻沒發出任何聲音.

多寶咿唔咿唔,對著他倆擠眉弄眼,意思是想再吃個桃子,那滋味太美秒了.

趙昀見這女孩似有話說,耐著性子等待,忖道:"倒是可以向這個人問問怎麼去通志堂,現在已是巳時,離午時沒多少時間,得快點過去才是.",

女孩垂下了頭,露出一段皓白的脖頸,低低道:"大叔,我要你留下來陪我玩."

也是趙昀耳力不錯,不然可聽不到這細如蚊吶的聲音.這女孩一口一個大叔,還要自己陪她玩,這是要鬧哪樣?

趙昀皺著眉頭,心中都是無奈,冷聲道:"第一,我不是大叔,我現在才十八歲.第二,我馬上就要離開這.若要賠償的話,你快另外想個辦法."

"啊,不會吧!"這女孩猛然抬頭,水汪汪的大眼睛寫滿不相信:"這這麼可能?你才大我四歲!"眼前這獨臂大叔都快有兩個她這麼高,又這麼帥,一臉的冷酷,明明是大叔嘛.該不會是故意要騙自己吧?

多寶哈哈大笑,說道:"哈哈,師弟才十八,比我小了四歲,難怪有時候顯得那麼笨啊.哈哈."

趙昀心里嘀咕:"這女孩什麼眼神!"又聽到啞巴張開大嘴,咿唔咿唔亂喊,臉上都是狹促神情,知道啞巴一定是嘲笑自己,有點惱羞成怒,沖女孩大聲道:"說了不是大叔!愛信不信!"

小女孩臉泛桃花,與旁邊桃花滿樹共相競美,小手捏了捏腰間懶懶垂下的絲帶:"大叔,陪我玩玩好嗎?我師父這三天都不在呢.好無聊."

趙昀哭笑不得,索性不接她話頭,問道:"那我走了.你知道通志堂怎麼走嗎?"

"大叔,你要去通志堂嗎?"女孩臉上都是失望,遲疑了下,搖了搖頭,"我不清楚啦.師父都沒帶我去過."

趙昀啞口無言,碰到這女孩真是倒黴,平白被劍雨恐嚇,還落了個"大叔"的笑料.

女孩見獨臂大叔一臉失望,不知為何一陣心頭,說不出的難受.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道:"大叔,你等一下."急念咒語,手上突然光芒閃動,卻是拿了一只百寶囊出來.

女孩伸手在囊中掏了許久,歡呼道:"好啦,找到了!"從中拿出一張羊皮紙來,仰著小圓臉,將羊皮紙送的高高的:"大叔,這個地圖是師父送我的,你找找看有沒有通志堂吧."

桃花輕輕灑落,空氣中彌漫著清新香味.趙昀身體微蹲,只覺一股幽香竄進鼻中,伸手接過地圖.

女孩明眸觸碰到趙昀目光,滿臉通紅,羞澀的低下了頭.

趙昀打開羊皮紙,見這地圖畫面精細,各處標注清楚,只是有幾處紅叉,天頭一行大字"凌云觀總圖".大喜道:"就是它了!"放眼搜尋,果然發現"通志堂"所在.

女孩聽到趙昀欣喜的呼聲,爽快道:"大叔,這地圖就送給你了."

趙昀忖道:"這怎麼好意思?"他最念恩情,只怕別人對他好.這女孩把地圖送給他,全不計較啞巴偷桃的過失,欠下這一個人情,讓他頗感為難.

女孩偷眼瞧了瞧趙昀,低聲道:"這地圖又不是什麼好東西.只要,只要大叔你有空來陪小芸兒玩."

急著趕去通志堂,趙昀也就不多客氣,心中感激,緊握著地圖,道:"那就謝謝你了."對啞巴道:"走吧."

女孩見大叔拿了地圖就要離開,一刻也不願停留,心里一酸,急道:"大叔,你,你就走了嗎?"

多寶舍不得那美味桃子,咿唔咿唔,雙手比劃,對女孩做了個大桃子的手勢,眼睛巴巴的看向桃林深處.

女孩氣道:"臭猴子,還想要偷獼猴桃嗎!哼,要不是大叔攔住,我非讓你知道厲害!"雙手做了個召喚"花神淺笑"的架勢.

她心里不禁嘀咕.這獼猴桃是仙家至寶,對修煉大有益處.師父不准她多吃,一次只能吃一小勺果肉,說是多吃消化不了靈力,反而有害.怎麼這大猴子一口氣吃了一個,竟然渾若無事呢?

趙昀望了望這個奇怪的小女孩,道一聲:"我走了.記住,我不是大叔."疾奔而去.多寶極是為難,又想吃桃子,又想去追師弟,一狠心,向趙昀追去.

只聽見那女孩高聲叫道:"大叔!大叔!???????大叔!???????大叔!???????"她就算是一遍遍的叫道,那聲音也越來越小,越來越淡,漸漸的聽不到了.

有了地圖指引,趙昀輕易就找到了通志堂.這通志堂上有橘紅色大圓蓋,乃是極寬敞的廳堂.左近就聽到喧鬧,一路上各色人等來來往往.大門口處列有一隊道士,約有十來個左右,神情都很冷漠.

趙昀頗為興奮,正欲進入大廳.門口一個道士不聲不響的伸出一只手來,臉上滿是傲倨.趙昀知道是要入場柬,雖然不滿這道人的態度,強自忍了,自懷中取出那兩張入場柬.

那道人揮了揮手,趙昀急忙拉著啞巴進入會場.後邊一堆人也擠著進場,整個通志堂吵鬧的很,每個人都吃了藥般興奮.

趙昀進了大廳,放眼過去黑壓壓都是人頭,總有幾百號人.場中卻沒有座椅,只大廳中間有個講台,想是那法會講解之人所坐.前排空間早已被人擠滿,趙昀只好站在後端.

多寶乍見這許多人,極是興奮,咿唔咿唔亂喊.

周圍人眾無不側目,瞧著這一個獨臂,一個啞巴,眼中俱含鄙夷.不遠處一個歪鼻子華服少年問道:"這兩個是什麼人,惡心至極,怎麼也有資格進來?"旁邊一人說道:"瞧這兩個的破衣服,像是火浣堂的."

那歪鼻子少年鼻中哼了一口氣:"這些垃圾,也好意思過來聽講嗎?"

旁邊有人陪笑道:"鋒少別和那些雜役一般見識.他們都是做仆役之事,名義上還算個外堂弟子罷了,根本沒資格學法術的.不過嘛,嘿嘿,要說那雜役之中,還是有許多水嫩的妹子.就說上次聽講,我就狠狠摸了一個裱子的屁股,那婊子還不敢叫喊,那滋味,嘖嘖,妙不可言."

那鋒少也淫邪笑著:"盡給你小子占便宜了.怎的我來就瞧見這兩個礙眼,郁悶啊."旁邊又有一人笑道:"鋒少莫要苦惱,瞧,那左邊不是一個美人坯子嘛.要不我們過去陪她玩耍玩耍,啊哈哈."一群人都是大笑.

趙昀聽到那伙人口出不遜,分明是瞧不起自己和啞巴,心中惱火,直想沖過去狠狠送上一掌.只是經過多番教訓,知道不能輕易沖動.加上是來學法術的,先不好弄出點什麼.要打人且待法會結束再說.便苦苦按捺怒火.

多寶只顧張望,也沒注意到那幾個人,咿唔咿唔,扯著趙昀衣袖,讓師弟看天頂奇妙的彩燈.

眾人喧嚷之間,突聽半空中傳來一聲重重的鑼聲,緊接著有一個莊重肅穆的聲音喊道:"法會開始,請仙師!"

眾人無不潛聲屏氣,便如多寶大大咧咧的性子也似感受到那份凝重,不發出一點聲音.趙昀眼睛死死盯住講台,只盼這一次的法會能不虛此行.

在這鴉雀無聲的空白中,趙昀突覺眼前動了一動.定睛看時,卻見那講台上空飛下一個白衣少年.

這少年俊目朗星,臉如冠玉.臉上帶著微笑,猶如三春陽光,暖人心脾.那神采飛揚,瀟灑自若的風姿,就是趙昀也瞧的呆了!

他自己就是美男子,可是他身上缺乏那種氣度,缺少那種揮灑自如的淡然.

一時間,耳邊全是眾人的驚呼:"天啊,這麼年輕!"

"哇,好帥啊.我的心兒都要獻給他了."

"噢,噢,我要暈厥啦.他對我笑了,小妹,他真的對我笑了!"

而講台上,那少年衣袖飄飄,含笑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