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回 桃花幻夢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女孩料想不到這獨臂大叔飛身而出,心里咯噔一下,驚呼道:"大叔,你做什麼?"慌忙念動真言,想停止"花神淺笑".

無奈她法術未精,只能放不能收.那些粉紅小劍被女孩念力一激,只是輕輕顫動,發出"錚錚"響動,稍一遲疑,劍芒更甚,怒潮席卷,漫天花吟.

多寶人躺在地上,眼見師弟罹難,便欲挺身而待也來不及,又悲又痛,胸中只覺有一股怒氣沖將上來,腦海中是烈火熊熊.他雙目盡赤,咿唔狂吼,猛的撲起身子,龐大的身軀狠狠壓向那驚慌失措的女孩.

師弟被我害死了!

我要給師弟報仇!

去死!

女孩控制不了"花神淺笑",正懊喪萬分,不知如何是好,只有極力約束,讓"花神淺笑"晚點發動,獨臂大叔也好多熬一刻.哪料到這黑大猴子竟朝自己碾壓過來?

她花容失色,"啊"的一聲嬌吟,跌倒在柔軟的草地之上.她毫無應變之能,被多寶氣勢所懾,瞬間呆滯,連躲閃都忘記了.

此時形勢萬分凶險.趙昀被漫天劍雨牢牢罩住,閉目等死;而另一邊,女孩雙手撐地,目中迷茫,就要被多寶虎軀壓成碎片.

多寶身軀離女孩只有三尺,眼看兩敗俱傷之際,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多寶不明所以,只覺身前洪水狂奔而來,胸口如被巨浪拍擊,重重挨了一錘,身軀疾往後邊翻去.

趙昀雙目緊閉,只道必死.等了數息,居然還能感受心髒跳動.聽到啞巴一聲慘叫,忙睜開眼來.眼前哪有什麼桃花劍雨?只有風平樹靜,只有微風送來的桃花清香.

趙昀只疑身在夢中,怎麼十方殺機一變為云淡風輕,去尋那啞巴時,根本不見蹤影.四下環顧,卻見那女孩周身一股粉紅光圈,把她小小身體整個包圍其中.女孩歪倒在地上,猶自簌簌發抖.

女孩埋頭痛哭:"嗚嗚,壞人!師父,快來救救芸兒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梨花乍驚,湘竹啼恨,白玉般的臉蛋猶如春潮帶雨,恣意的亂落珠玉.

趙昀不恨被她劍雨威逼,只恨這哭聲惱人,火氣上湧,罵道:"哭什麼哭,占盡上風還哭,有意思嗎?"

女孩聽到趙昀罵聲,陡然一驚,倏的抬起頭,那獨臂大叔正含怒而立,狠狠瞪著自己.不可置信般,喜道:"大叔,你沒事啊.太好了!"又哭道:"那大猴子太壞了,可嚇死我了.嗚嗚."

趙昀直欲發狂,忍住不向這女孩出手的沖動,怒道:"你把啞巴怎麼樣了?"

女孩如夢方醒,"咦"了一聲,兩只大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確認那壞猴子不在視線之中,登時破涕為笑,小手拍了拍:"嘻嘻,臭猴子,敢欺負我,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不過,那壞猴子怎麼不見了,莫不是師父來保護小芸兒了吧.嘻嘻,師父真好."

趙昀聽她一陣自言自語,益發焦躁.他從小到大,沒有動手打女孩子的習慣,這時卻處于暴走的邊緣.他心情本就不好,被這女孩一再激起火氣,縱然實力不濟,也想伸手過去,狠狠打上一屁股.

女孩站起身來,她身上光圈一閃,桃紅色的圓環霎時散去.女孩才反映過來,嬉笑道:"嘻嘻,原來是'幻夢玉’救的我呀.不過多虧師父把'幻夢玉’給了小芸兒呀,嘻嘻."

抬頭對趙昀說道:"大叔,好險哦.多虧了'幻夢玉’隔絕一切法術,'花神淺笑’沒了我真元支持,不然的話,大叔就要被我害死啦.那樣的話,小芸兒可難過死了."這女孩先前膽怯羞澀,話都不敢大聲說.沒想到這一哭之後膽子變大許多,居然跟趙昀套起近乎.

趙昀見這女孩一堆廢話,哪有空理她,飛身疾躍,往回去找啞巴身影.

那女孩見趙昀不發一言便走,輕哼道:"大叔,長的帥就了不起嗎?就不理小芸兒嗎?"卻一跺腳,細致瘦長的小腿輕擺,緊緊跟在身後,猶如乳燕翔林,毫不吃力.

趙昀直奔到五十丈外,才發現那桃花道上,落英雜陳.啞巴那塊大塊頭癱在地上,身體之上全是桃花覆蓋.慌忙伏下身子,左手去探他鼻息.

誰知啞巴咿唔發出痛叫,倒讓趙昀大吃一驚,那手趕緊收了回來.

女孩嘻嘻笑著:"臭猴子,想打我!羞羞,被'幻夢玉’收拾了吧."

多寶猛然抬頭,雙眼放出怒光,直欲撲上去咬齧.又見趙昀伏在身旁,將巨手舉起,勉力強揮,黝黑的臉上都是喜色,"咿唔咿唔",不知說些什麼.

趙昀問道:"啞巴,你沒事吧?"

這可是這麼多天來,第一次主動關心啞巴.

多寶先前被趙昀挺身相護,感動萬分,這時又見師弟語含關切,只覺的身上的痛真不算什麼.這麼多天來想盡辦法和師弟交流,師弟對他卻一直不理不睬,沒今天卻這般照顧自己.大喜若狂,心中有個聲音直喊:"師弟關心我啦,師弟關心我啦??????"只想仰天大嘯,一宣心中喜悅,斗大的熱淚怒滾而出.

趙昀見啞巴流淚,只道他受傷嚴重,無奈自己不懂醫術,橫眉怒目,對那女孩道:"你對啞巴做了什麼?"

女孩滿臉委屈,氣的小嘴一嘟:"什麼啊,是他自己被'幻夢玉’反震好不好!這猴子來偷獼猴桃,還要害我.大叔你不罵他,還凶我!嗚嗚."

趙昀覺得這女孩大概腦子有點糊塗.自己明明和啞巴同來,那女孩卻硬把自己和啞巴分開來算,還要自己責怪啞巴,真是可笑.

多寶因女孩幫助自己溝通了和師弟的關系,對她十分感激,也不計較被她打翻在地,掙紮著爬起身子,咧開大嘴傻笑,對著趙昀"咿唔咿唔",意思是不要怪那女孩,自己沒事.

趙昀眉頭一皺,知道啞巴也沒什麼事.自己雖然差點送命,啞巴也被打翻,但是都因啞巴偷桃引起.這事畢竟是他們理虧,女孩追究也是應該的.再說,女孩實力遠強于他們,也沒啥好說的,當扯平了.便對那女孩道:"我們不是什麼小賊,這次啞巴吃了你一個桃子,算是對不起了."

又對啞巴喊道:"啞巴,走吧!"舉步便欲出那桃林.

女孩急忙道:"大叔,別走啊!"

趙昀長眉一揚,俊目直視女孩寶石般璀璨的眼睛,沉聲說道:"若要什麼補償,只要我能力所及,你就盡管開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