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回 桃花兵鋒
g,更新快,無彈窗,!

多寶如中邪咒,眼里滿是狂熱,咿唔咿唔,一個猛撲,八尺身軀緊緊附在大桃樹之上.他四肢用力,本該笨拙的身軀卻靈活無比.仿佛是與生俱來的本領,爬樹這件事對他來說真是輕而易舉,轉瞬間已爬到九丈高處,鮮嫩的桃子觸手可及.

趙昀在樹下目不轉瞬,聚精會神瞧著上邊的動靜,好像自己在爬樹一般.他不是貪吃之人,可是這桃子卻使他忍不住想狠狠撲上去,咬上一口.

多寶顫抖的伸出右手,摸上那臉盆大小的玉桃,感受到那一圈絨毛的柔順,身體禁不住一陣戰栗.他咿唔狂喊一聲,勁力狂湧而出,一個大桃子已被他狠狠拽了下來.

"咿唔!"多寶張開大嘴,想也不想,大口咬住一塊.頓時有鮮美的蜜汁源源不斷溢了出來,甘爽潤甜的滋味從唇齒間綻開,霎時游走全身.多寶只覺十萬八千個毛孔無不暢快,五髒六腑里就像熨斗熨過,無一處不伏貼.口腔里還帶著果肉,極為嫩美香醇,真可說是從未有過的美味.忍不住狂叫一聲,把頭整個撲在桃子上,狂咬亂啃起來.

趙昀居然也眼饞起來,正欲發言,耳邊卻傳來一個膽怯的聲音:"你們是什麼人?"

這聲音甜美嬌柔,宛如間關鶯語,清脆空靈,又像受驚白兔,語含畏怯.

趙昀一驚,竟然有人悄無聲息的來到背後!

他慌忙回頭,卻見一個小女孩正俏生生立身前,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滿是疑惑的瞧自己.

這女孩身高不滿五尺,瞧著不過十來歲.秀如月盤的臉龐雖然稍顯圓胖,卻多增添了幾分可愛味道.她身材卻不豐腴,細嫩的纖腿與身高相得益彰,令人賞心悅目.

趙昀見這女孩一身粉紅長裙,頭上一個粉紅蝴蝶發夾展翅欲飛,直如粉雕玉琢一般,心內又驚又疑,不知這女孩是什麼來曆.

少女心內其實很緊張,眼前獨臂少年長得這般俊俏,僅僅是他的目光望來,就讓她的心砰砰亂跳.見這人不回答,登時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一遍遍告訴自己要壯起膽子,琢磨著怎麼開口.

那多寶卻是充耳不聞,忘記一切,只顧狂啃桃子,"卡巴卡巴"不停,一秒也不願停下品嘗這美味.

女孩好像才發現有人偷吃桃子似的,小手在腦門上重重一拍,驚呼道:"哎呀,師父叫我看好獼猴桃的啊.有人偷桃子吃,怎麼辦呢?"

她臉上突然飛起一朵紅云,揚起白玉般的手掌,小聲叫道:"那個,快別吃我的獼猴桃了啊."

多寶只是不理,照吃不誤.

趙昀才知這參天桃樹居然是這女孩的,啞巴吃桃的行為屬于偷人財貨,急忙叫道:"啞巴,快下樹來,別吃了!"他生有傲骨,從來未曾偷人一絲一毫.若是被這女孩看著是偷竊毛賊,那可真是百齒莫辯,奇恥大辱了.

多寶只是不理,照吃不誤.

女孩急的眼淚都要掉下來,神情焦急,小臉成了苦瓜一般.這時候再小的膽子也不得不大了,她鼓起勇氣,對著趙昀哭道:"大叔,快叫他別吃了啊,嗚嗚.這獼猴桃可是三百年才結一次果,我都只吃了半個啊,師父回來了要罵我了,嗚嗚."

趙昀也是惱火,這啞巴也是禍害,叫也叫不聽,害的自己背上偷竊的罪名,怒道:"啞巴,聽到沒有,快給我下來!"

多寶只是不理,照吃不誤.

那女孩心里一急,眼淚嘩嘩的流個不停,把一張花容月色的小臉哭的稀里嘩啦,只是哭道:"嗚嗚嗚."哭聲如靈雀哀鳴,真要把人柔腸寸斷.

趙昀各般本事都會,偏不會爬樹,再說論力氣也打不過啞巴,又羞又惱,又氣又怒,聽著女孩的哭聲,心中煩躁,只有呼喝不絕.

多寶哪里肯聽,反倒沉溺在美味之中,越啃越快,眼瞅著那大如臉盆的桃子就要被吃個精光.

女孩最大的本事便是在于哭,以往天大的事情,只要她淚花一閃,低語哀求,師父都是轉怒為憐,什麼都依了她.這時候淚如雨下,竟是毫無效果,女孩越哭越悲,越哭越痛.哭聲先前還如細雨綿綿,既如長河導源,乃至擂鼓聲聲,高亢清亮,震的附近桃花紛紛墜落,下了好大一場紅雨.

趙昀最見不得女人哭泣,又不會軟語安慰,益發煩躁,虎吼一聲,撲到大桃上,氣運丹田,掌力排山倒海,傾瀉而出.他指望把啞巴給震下樹來.

按說這般巨力,普通樹木都可斷裂.哪知這桃樹毫無動靜,便連搖晃都沒有,那桃樹枝葉也是安然無恙.

趙昀只氣的六神出竅,單掌連擊,一掌又一掌,不知疲倦的轟擊樹干.

女孩瞧的呆了,哭聲也停了.這獨臂大叔怎麼這麼傻,居然去拿手掌去撼獼猴仙樹,真是太笨了.

"嗚嗚,怎麼辦呢?哎呀,那猴子又要吃第二個桃子了!"

女孩氣的跺了跺腳:"死猴子,還敢偷桃子吃.我,我不客氣啦."她因先前哭的實在用力,嗓子帶著沙啞,根本是多寶的耳旁風而已.

"你???????哼!"

見那大猴子還是不理不睬,女孩撅起小嘴,雙手合攏,念動真言,道一聲:"桃語不休!"她眉心當中突的幻化出一朵粉紅桃花,夭夭其盛,灼灼其華,便有醉人清香彌漫桃林.

花香入鼻,趙昀終于舍得住手,不再拍打桃樹.回頭卻見女孩眉心處有一朵桃花急速旋轉,如陀螺般愈轉愈急.

趙昀驚異十分,就聽女孩一聲輕叱:"破!"

那朵碩大桃花陡然變異,"嘩"的散列開來,千萬片花瓣織成一條花河,源源不斷的河水湧向獼猴桃樹.

多寶正伸手去抓另一個桃子,心髒砰的一跳,悸然而驚,不及多想,凝抓為拳,反手往後猛擊!

多寶這一拳罡風驚人,使得氣息亂流,那些花瓣一陣抖動,被他拳風推開出去.多寶來不及松口氣,那花瓣複又聚結成網,交織成牢,漫天撲來.

多寶一手抓住樹干,一手快速出拳,口中怪叫連連.只因他已知道這些花瓣不疲不累,不眠不休,如同飛蛾撲火,窮窮不盡.而他的力氣卻漸漸小了.

女孩一見招數有效,喜上眉梢,說道:"臭猴子,敢偷獼猴桃.讓你嘗嘗我的厲害."運動法訣,使了一招"花神淺笑".

多寶應付不了生生不息的花瓣,正叫嚷之間,漫天桃花不斷彙攏.先前那花瓣是周流四方,現在卻是萬流歸宗,成千上萬片花瓣凝結合攏,籠罩住整個天空.

"叮叮叮!"

寶劍龍吟之聲群起,竟是淺色那花瓣之中射出百支粉紅小劍,朝多寶激射而來.這些小劍短小晶瑩,雖然速度極快,望之卻如粉蝶飛舞,翩翩可愛,所以此招喚作"花神淺笑",看似溫柔的名字里蘊含的是極大殺機.

眼看利劍風雷而來,多寶慌忙轟拳擊出,沒想到那些小劍絲毫不受影響,定定朝他射來.多寶心知不妙,咿唔大喊,連吃桃子這麼美味的好事也顧不得了,身體在樹干上一滾,撲隆隆直掉下地來.

誰知這些小劍十分怪異,居然緊隨而至,追趕愈急,毫不放棄.多寶分明感受到了鋒利的劍芒和那揮之不去的死亡氣息,咿唔咿唔,在地上狂滾急翻,直翻到趙昀跟前.

趙昀瞧的目瞪口呆!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小女孩居然這麼厲害!前眼還是眼淚汪汪,哭聲悲切,後腳就現出絕大神通,居然把啞巴逼的屁滾尿流!

這才是修道者的真正威力嗎?

眼見得飛劍馳擊啞巴,啞巴要性命不保.他雖然不待見這啞巴,畢竟是自己帶出來的.不能保護他周全,還有何面目立于天地間?他必須挺身而出.

趙昀疾步一躍,跳到啞巴身前,喝道:"快給我跑!"雙腿傲立,不顧生死,全力出掌.

連啞巴都擋不住,豈是趙昀能擋住的?

那百支小劍不受阻礙,毫無憐憫之心,呼嘯而至.

趙昀心頭苦澀,知道不免一死.

他只恨終于還是學不了道法,報不了大仇.

他只恨再見不到那個令他無時或忘,念茲在茲的淼姐姐.

他閉起雙眼,眼前是劍舞繽紛,心中有波瀾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