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回 法會迷路
g,更新快,無彈窗,!

王朗滿面生光,高談闊論,仿佛與有榮焉:"臭小子,想學本事嗎?現在就有個好機會!今天又到兩月之期,內五堂的精英將會開壇論法,教諭外屬十二堂弟子.那可是內五堂!想不想去?嘿嘿,老子可是好不容易弄到名額的."

內五堂?那是凌云觀的精英嗎?

趙昀的心活絡起來,臉上不由露出憧憬的神情.他是來學藝報仇的,他的命只有兩年了!既然出不了火浣堂,不管真假,只有先抓住這個機會.

他便點了點頭.

王朗仰頭大笑:"你小子不是很沖嗎?對老子也不理不睬的,真是該打.嘿嘿,想要入場柬,先乖乖的跪下頭,叫一聲師父罷."

趙昀見王胖子矮頭呆腦,滑稽可笑,心中直欲作嘔.要給他跪地磕頭,還不如死了的好.欲要不拜,今生報仇是毫無指望.權衡兩難,立時決斷.

趙昀咬牙切齒,推金山倒玉柱,頭伏于地,心不甘情不願的低喊道:"師父."

王朗的黑手虛托,大笑道:"乖徒弟,快快起來.哈哈哈哈."

旁邊多寶咿唔咿唔的怪叫著,回音反複,把狹小房間震蕩的嗡嗡作響.

王朗自懷中取出兩束朱紅紙片,交給趙昀:"喏,這便是入場柬.法會午後開始,你可到岸邊叫李四擺渡,他自會指引你道路.我怕多寶不通言語,會讓人欺負,一直沒機會讓他去見見世面.這次便跟你一同前去.你雖是師弟,可要照顧好他."

多寶猛的自椅子上跳了起來,吚吚嗚嗚.粗大象腿落地時,整個房子都晃蕩不安.

趙昀往啞巴看時,那啞巴黑濁眼神里分明放著光,景慕的望著自己,如同孩童見到珍玩一般.那炙熱的光芒,直欲射入自己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趙昀心中一震,只覺這啞巴雖然惡心,但也是和自己一般,同被命運捉弄.啞巴不能說話,又常年困在這林頁島中,也真是可憐.

鄭重點了點頭,趙昀對啞巴說道:"走吧."快步而出.啞巴忙不迭跟上,還不忘回頭對王朗咿唔喊叫.

王朗高叫道:"啞巴,你可要師弟看好,別讓他逃了!"

已在五丈外的趙昀聽到此言,羞怒交加,一口鮮血直欲噴將出來:"敢情叫啞巴同來,還是監視自己的意思!可笑!"

一個獨臂,一個啞巴,一前一後到了岸邊.那李四早已持槳等待,讓開身子,讓他倆上了船.

李四跟啞巴相熟,嬉笑道:"好啞巴,這次可讓你見大世面啦.我聽石榴姑娘說那法會可真是熱鬧非凡,一大堆的美女呢."

多寶不懂美女有什麼好的,傻傻笑著,大手也不住打著手勢.

趙昀聽那李四跟啞巴啰嗦,很不耐煩,終于忍住沒把惡言出口,單臂斜垂,看著船邊的水紋蕩開.

槳聲欸乃,小舟到了對岸.李四畢竟還有點怕趙昀,怯懦說道:"那個??????額,那個,法會就在通志堂舉行.那就是,額,從這邊林白道直往前左拐第三個缺口,順著乾元道直行右拐,再轉過麗花亭,往左邊岔路進去,過凌云殿,斜轉進入無名道,直走便是通志堂大廳了.額,那個,你記得住嗎?"

趙昀聽到一連串地名,只覺頭大,見李四敢懷疑自己的記憶力,哼道:"笑話!小爺能記不住嗎,多嘴."對多寶喝道:"啞巴,快跟來."身形急閃,健步如飛.

多寶乍離小島,四肢五骸全透著興奮,咿唔咿唔,放腳追了上去.

"這個???????"李四臉上苦笑,自懷里取出一只皺巴巴的破紙,歎道,"哎,看來一晚上的時間白費啦,這地圖可以扔了."揉成一團,丟到了湖中.

趙昀嘴上強硬,到底不識凌云觀中的建築,先時還能順著路走,到後邊岔路越來越多,這些道路名字都記不住,不由的有些茫然.忍不住停住腳程,回頭去看啞巴.

多寶正高高興興,快步追趕師弟呢.師弟突然停步不前,眼看高大的身軀就要撲上去,猛的一紮腳,大掌在趙昀眼前晃了晃,呀呀叫喊,意思是:"師弟,怎的停下來也不和我說一聲哩."

趙昀見啞巴一臉呆相,哭笑不得,知道指望這"師哥"不上,還是得靠自己.

這一路上行人頗多,有道士,也有俗家子弟,見到他們兄弟二人,也不理睬,像是沒瞧見他們一般,冷漠至極.

趙昀素來不懂禮節,要他低下頭,卑聲問路,實在困難.說不得,只有先胡亂闖了.反正離午時還早.

"應該是左邊這條路吧??????不管了,先走走再說."一振衣袖,快步而前.

多寶大聲埋怨:"師弟!要走也不和我先商量下,一點也不尊重我!"咿唔喊著,慌忙跟了上去."反正師父叫我跟著師弟,我在他後邊,總是沒錯的!"

凌云觀規模浩大,樓台亭閣,花草樹木,彎彎折折,如掩如現.不明道路,當真是舉步難行.

趙昀越走越是沒有自信,越走越是焦急,心里罵道:"李四說話也不說明白,叫我怎麼取通志堂!"這時欲要低下頭去問道士怎生走法,可是連走一爐香時間,居然不見人影.

剛才還來往不息的道士,居然銷聲匿跡,把趙昀氣的內火虛躁,咬牙不已.只有繼續亂闖.

長道空寥,回廊寂寞,惟有兩人的腳步聲粗魯的破壞著這份甯靜.當然,還有啞巴"呼哧呼哧"粗重的喘氣聲.

"咦!"

趙昀的鼻腔里竄進一股桃花清香,那種心肺留芳的感覺經久不散.

"已是深秋,怎麼還有桃花?"

心內疑惑,趙昀繼續前行,沿道轉彎,卻見那路邊道上一大片桃樹,恣意盛開,爭奇斗妍.那芳草鮮美,落英繽紛,夾雜鳥鳴空翠,不啻人間仙境.

這里怎會有一大片桃林?

趙昀正困惑不解,那多寶猛然竄了上來,大手一把扯住他左臂衣襟,咿呀喊叫.

言語不通,也不知啞巴發什麼瘋.趙昀便欲用力把多寶掙開,多寶卻突然發勁,狂力飛奔,竄入桃花深處.

饒是趙昀力大無窮,比不過這莽夫,被啞巴拎大米般拽在半空,不由自主往前.路邊桃樹紛紛倒退,只瞧得清一絲殘影.

這桃林不小,也禁不住多寶幾步跑.半盞茶時分,多寶終于停下怒奔的腳步,把趙昀隨手放在地上.

趙昀被多寶提在半空好一會兒,頭昏腦脹,這時終于回到地面,怒不可遏,罵道:"啞巴,你發什麼瘋?"怒極之下,也不想啞巴力氣比自己大,發怒也沒啥用.

多寶渾若未聞,高昂著頭,兩只黑濁的大眼死死盯向高空.嘴巴張的老大,口水刷拉拉的流了一地.

趙昀眼睛忍不住順著啞巴的目光往上,眼睛也不禁發亮,喉嚨中不由自主的咽了口水.

這是??????

他們身前,分明是一顆參天大樹.

十人合圍的桃樹!

桃樹枝葉繁茂,沒有一朵桃花.

只有一個個大如臉盆的桃子.

滿樹都是桃子!

天啊,這是什麼桃樹?

那桃子青里泛白,白里透紅,飽滿而渾圓,盛不住的鮮嫩蜜汁好像要爆裂而出.細小的絨毛被暖洋洋的日光照著,散發出奇異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