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回 神曲縈梁
g,更新快,無彈窗,!

在這狹小的房間里,多寶怪異的話音顯得特別呱噪.趙昀本就心煩意亂,哪還能休息靜養?他睜開眼睛,狠狠的瞪著多寶,鼻腔里逃逸出"哼"的一聲.

多寶得知有個師弟,就沒放下過興奮之情,那大嘴就一直咧的大大,一刻也沒的合攏.想著終于有個人陪自己玩耍,就說不出的開心,也不管趙昀聽得懂聽不懂,把十幾年里的趣事一股腦倒了出來.

這時見趙昀陰沉著臉,多寶心中就懵了.以為師弟很討厭自己,心里黯然,大屁股頹然落在地板,耷拉著頭,不再發出咿唔怪聲.

趙昀在這啞巴手下吃了虧,真是又羞又怒.最引以為傲的方面技不如人,本就十分難受,而這啞巴又像蒼蠅般嗡嗡不絕,時刻提醒著自己的恥辱.那啞巴黝黑臉上須毛亂卷,瞧之只欲作嘔.偏偏就是這"技不如人"四個字,讓趙昀發作不得.

趙昀怒目而視,竟然讓這啞巴乖乖的不亂喊叫,連他也是料想不到.他樂得耳邊清淨,也不管這啞巴什麼想法,凝思對策.

"現在若要離開凌云觀,有這啞巴看守著,真是比登天還難,不如暫且忍耐,找時機再逃離出去吧."

主意已定,心頭稍寬,躺回床上靜養,漸漸的睡著了.這麼多天來,事情紛至遝來,除了暈厥,他真沒好好休息.這一次入眠,真可算是難得的香甜.

不知睡了多久,趙昀突然感覺地震般的響動,"咕嚕咕嚕"的巨響不停.他恍然驚起,迷糊雙眼立時清明,只是周身黑漆漆一片,窗口處低低透進來的一絲白光毫不濟事.

"原來已到半夜了.那麼這響聲??????"

趙昀忽然明白,這轟鳴不絕的巨響不過是那啞巴黑漢的呼嚕之聲.

呼嚕,呼嚕,呼嚕??????

"居然這麼響!"

真是難以想象.這一刻,什麼法寶劇毒,什麼仙術道訣,都沒有這呼嚕聲的震天響動來的可怕.

就好像有幾千幾萬只癩皮青蛙同時發春,天地間全是轟鳴雷響,煩躁難安.

趙昀眼睛不能夜視,感覺這呼嚕聲來自外邊,又近在耳前,稍一遲疑,摸索著下了床,往記憶中的門口跌跌碰碰而去.他想趁著這機會離開凌云觀.

好不容易摸到房間門,趙昀心頭喜悅,只道就可逃出洗衣燒火的厄運,哪知道一推門,那門居然紋絲不動.

趙昀火氣上升,連門都和他作對了!身體微微下蹲,成弓馬側步,勁力吞吐,單臂走龍蛇,龍象之力傾瀉而出.

那門何等脆弱,怎麼禁得起趙昀全力一掌?頓時嘩啦啦的顫動,轟然倒塌,四周房壁像受驚的婦孺,抖個不停.

趙昀哈哈大笑,笑聲一出口,突然醒悟:我的笑聲怎麼響?

原來是那呼嚕之聲戛然而止.趙昀的笑聲在這寂靜的晚上顯得特別突兀.

趙昀心頭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一股龐大的威壓籠罩住趙昀周身的氣息.雖然目不能視,趙昀分明感覺到身前立著一個龐然大物,比自己還要高大.

該死!這啞巴居然守在門口!

多寶正做著和這師弟一起在湖底撈魚的美夢呢,突然身體震動,瞿然驚醒,發現自己依靠的房門無故倒塌,不由的站起身來,咿唔亂叫.

"咦,那不是和我一起抓魚的師弟嗎?他怎麼傻呆呆站在門口呀?莫不是他沒抓到魚,不好意思吧?"還沒從夢里回過神的多寶,帶著"捕魚高手"的自信,樂呵呵的用大掌拍了拍笨師弟的肩頭,"咿唔咿唔"喊著.

趙昀算盤再次落空,失望之極,身體狠狠用力,將啞巴黑手甩落下去,回轉身子,亂沖亂撞,躍入房中的黑暗里,留下不明所以的多寶傻瞪著眼.

"我這笨師弟,該不會抓不到魚,惱羞成怒了吧?哦,對了,他都氣的把房門拆了,哎,下次可要好好教下他怎麼捕魚了啊,不然以後可沒房子住啦???????"

???????????????????????????????????????????????????????????????????

這一次失敗的逃脫經曆,讓趙昀心情更加郁悶.被這樣一個"師兄"寸步不離看著,他根本無力逃出凌云觀.逃不出的惡果,就是他被迫享受啞巴那神一般的呼嚕.

這之後的幾天,是最惡毒最恐怖的夢魘.那震天巨響,總是如期而至,風雨不止.趙昀忽然明白,這啞巴為何這麼喜歡糾纏自己.

這島上誰還有人敢靠近這啞巴十丈之內呢?誰又能品位這大道恩賜的天籟呢?

一晃又是十天,那便宜師父只是來看望過自己一次,只叫自己好生住著,有機會再教他法術.

趙昀心下鄙夷,知道這燒火師父哪有什麼本事,只是吹牛罷了,心內更加痛苦.

火浣堂負責凌云觀的洗衣燒飯之事,這林頁島卻是專門負責洗浣之事,總共有四十來人.因為是王頭的徒弟,趙昀在島上可以隨意逛蕩,只是不能出島.那劃船的李四見到他居然也不記仇,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

趙昀發現這島上只有他和啞巴無所事事,想是這啞巴呆笨,洗不來衣服.

期間,啞巴數十次手舞足蹈的要和他說話,他都是皺著眉頭,理也不理.那啞巴碰了幾十次壁,也不知道學乖,老是莫名其妙就把那黑臉湊到趙昀跟前,惡心他一把.

趙昀只想早日脫離凌云觀,另求明師,心情煩悶,被這啞巴騷擾,更是苦不堪言.

這一日,趙昀因晚上被啞巴的神曲縈繞,一宿難安,眼神憔悴,胡亂扒了幾口啞巴送來的飯菜,就放下碗站起身來.

那多寶倒是精神奕奕,他胃口極大,見趙昀碗中還有剩菜剩飯,也不多想,毛茸茸的大手伸將過來,只一口,就把那剩菜剩飯連底都塞進喉嚨之中.

趙昀忍不住一皺眉頭,卻聽房間外響起一陣腳步聲.

"這腳步聲,似乎是那便宜師父的.大清早的,他過來做什麼?難道,是准我離開凌云觀嗎?"

王朗人未進屋,笑聲先縱到屋里:"哈哈,臭小子,你不是嫌老子的本事不夠嗎?這次讓你見識厲害的!"

趙昀聽到王胖子說的話,又驚又喜,又信又疑.只道這便宜師父又開口吹牛了,卻又忍不住期待,忍不住幻想,寄了萬分之一的僥幸.那顆殘碎不堪的心,就像被燙醒一般,也禁不住開始跳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