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回 莫失莫忘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突被靈素喂了枚丹藥,經脈五骸之內頓時暖洋洋的,那如附骨之疽的痛癢立時消失,原本憤怒的語氣轉成了驚奇:"你給我吃了什麼?"

靈素冷冰冰的聲音響起:"也沒有什麼,不過是保你兩三年性命而已."

趙昀一愣,不知這尼姑為何突然改變主意,隨即想到淼姐姐橫劍自戕,那必是她以身為質,苦苦哀求的結果.刹那之間,熱血上湧,只想對章淼大呼道:"何苦對我如此之好!"

見章淼細長睫毛之間猶有淚痕,當真是我見猶憐.那一種欲語未開櫻桃口的情致,讓趙昀竟生出一種渴望,只想將她抱在懷中,好好撫慰.

章淼清楚的感覺到臭小子目光朝自己而來,那眼神里分明藏了自責,欣喜,愛憐諸般言語,知道臭小子終于知道自己的付出,心中一喜,隨又是一酸,努力裝了個笑臉,嘻嘻笑道:"臭小子!我說師父神通廣大,一定能解牽機毒,你還不信.現在開眼了吧?"

靈素突然咳嗽一聲,說道:"小子,我亦不能解此奇毒,牽機將于兩三年內複發,你壽命難終.我知你欲報大仇,不妨給你指一條明路."

趙昀先是一陣失望,連這尼姑都拿牽機無法,只怕當真是無人可解.隨又覺得感激,這兩三年的時間,是淼姐姐用生命換來的!聽到靈素說指示明路,不知她為何這麼好心,劍眉一揚,且聽她說些什麼.

靈素輕撫章淼青絲,若有所思,好一會才道:"你若要報仇,只有在這兩三年間拜師求藝,然後去殺那五通.非有名師奇遇,斷不能如願."

趙昀咬牙道:"若能報仇,粉身碎骨,萬死不辭."

靈素突然喝道:"咄!你既命不永年,矢志報仇,卻又糾纏我徒,牽扯不清,實在愚不可及,害人害己!你且想一想罷!"

趙昀聽聞此言,如被五雷擊頂,腦中不住轟鳴,鼓蕩不休,不禁又向章淼望去.

他心中竟然覺得靈素所說甚是有理,正該如此照做.自己垂死之身,何必累淼姐姐牽念,又怎能再害她做傻事?只是心中實在割舍不得,若要他不再掛念淼姐姐,還不如死了的好.

一時之間,左右為難,決斷難下.

章淼笑道:"臭小子,發什麼呆!我師父和你開玩笑的呢.不過,額,只是暫時啦,我們要先分手一段時間."

"為什麼?"

"好笨啊.我要不在身邊,臭小子又要被欺負了吧."章淼自師父懷中起身,走到趙昀面前,她比趙昀低了大半個頭,手微微一揚,在趙昀鼻子輕輕刮了一刮,"這都想不明白.我們水月庵可不收男徒弟的,你要學法術,當然要去別的地方啦.正好師父也要教我玉衡九式,不能去看你呢."

趙昀"啊"了一聲,又去看靈素臉色.

靈素依舊冷冰冰說道:"天下道派,以凌云觀為尊.我可為你修書一封,保你拜師門下.至于能否學成神通,看你造化機緣了."

她心中究是對趙昀身份耿耿于懷,這番叫趙昀投靠凌云觀,也是無奈之舉,只想趙昀能速速離開章淼.至于其他,只好讓紫微道長多加勞心了.

趙昀也不知道凌云觀是什麼所在,料來靈素也不會騙自己.要學仙法,一定要拜師,這靈算是幫了大忙了,慌忙伏地而拜,畢恭畢敬,磕了三個頭,道:"多謝大師指點."

章淼在一旁嘻嘻笑道:"臭小子,這可一點也不像你.到了凌云觀,你就要像現在這樣謙和.你那個蠻脾氣,也就是我師父涵養好,那些道士可不會這麼好說話的."

趙昀慌忙應是.

靈素又道:"我看你右臂焦毀,又不及時救治,已然無用.淼兒既然求我替你截去廢臂,少不得我替你了斷,免得你血脈一直不暢.若是他日,你能修真有成,倒是可以幻化出新的手臂."

趙昀聽到要截斷右臂,倒不是什麼震動.他這手臂沒有知覺已有好幾天,已經開始習慣,截不截取都是一樣.

章淼美目如水,眼中都是柔情,喊道:"師父,你可要小心點,下手快點.臭小子可不能再折騰了."

靈素對章淼一向是和顏悅色,只是笑笑,道:"淼兒還懷疑為師嗎?"對趙昀叫道:"小子,躺在地上,右臂盡量張開."

章淼趕緊扶著趙昀躺下,將趙昀的右臂推開.趙昀不知靈素怎樣動手,心中居然有一點忐忑.

靈素叫道:"淼兒,快快散開.千萬小心."等確認章淼已在三尺開外,凝神發想,自口中吐出一粒金丸.那金丸迎風便長,居然是一柄金色長劍,上邊寫著"麟嘉"兩個古篆,散發出奪目光芒.

靈素叫一聲:"著."那長劍騰空而起,排云推霧,呼嘯而至.

趙昀只見到一道殘影,右手頓時一輕,才知道手臂已被切斷,鮮血噴湧而出.

饒是對師父毫不懷疑,章淼仍是惶急不安,見臭小子手上大量的血止不住的流,忙叫道:"師父,快幫臭小子止血啊."

靈素眉頭一皺,心里暗暗歎了口氣,伸手彈了一點金光,那金光融入趙昀體內,趙昀的手臂居然不再流血.

章淼忙取了鹿茸丹給趙昀服了,又自懷中取出一掌手帕來,不假思索便去擦拭他臂上血痕.

章淼看著趙昀臉色蒼白卻忍住不呼出痛聲,十分心疼,柔聲道:"臭小子,可是很疼嗎?忍一忍就好了."將趙昀身子半抱在胸間,只盼趙昀能少點疼痛.

趙昀整日忍耐那牽機毒,這斷臂之苦在別人眼里或許痛不欲生,在他也不過小菜一碟.見淼姐姐如此關懷備至,感動莫名.心內反倒希望可以多斷幾次手臂,也好再領略淼姐姐這般似水柔情.

他臉上便寫滿了笑,眼光中有一種醉人的明亮,輕輕道:"不疼."

章淼嗔道:"哪會不疼!臭小子還逞強嗎?"轉頭對靈素道:"師父,我先帶臭小子去房間靜養."

靈素對這個徒弟毫無辦法,只說了句:"淼兒,你先把這小子帶到靜思房休息.明天我用縮地成寸之法,把這小子傳到凌云觀去."

章淼心下不滿,撅起了嘴道:"明天?"卻見師父目光堅決,凜然不可更改,知道多說無用,便道:"師父,淼兒先退下了."

章淼抱了趙昀,出了稟初堂,沒走幾步,聽到身後師父那一聲長歎,心頭亦是黯然.

她想到馬上便要和臭小子分離,以後消息不通,禍福難料,不禁對趙昀說道:"臭小子,你今日斷了條手臂,算是把黴運都斬斷了.那以後的日子,你一定要吉星高照,快樂無憂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