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回 玉女踟躕
g,更新快,無彈窗,!

章淼苦苦哀求靈素大師,想要救趙昀,卻見師父無動于衷.她心頭傷悲,也不知是什麼心理,腦中一陣糊塗,竟召喚出夢縭劍,便往自身刺去.

夢縭劍何等鋒利,又近在咫尺,當真是飛龍乍出,靈猴突躍,那一道紅光,快如閃電,無人可擋,眼看章淼國色天香的玉體就要受難.

靈素不料章淼做出此等傻事,電光火石間,急結了個"金光咒印",素手疾揮,金光一束,直奔夢縭而去.

這金光後發先至,瞬息之間,居然給它追上那紅光,"砰"的一聲,紅白兩光悄然相碰.夢縭劍挾風雷之勢,被這金光靈力一激,生生的被撞偏小半個圓弧,"倉啷"輕響一聲,摔落在地.

這說來複雜,其實不過一眨眼間事.也是靈素功力深厚,雖在心慌意亂下匆忙阻撓,那道金光居然不差毫厘,不偏不倚,恰恰擊中夢縭劍.若是晚了一秒,又或是力道小了一分,只怕章淼立時便香消玉殞.

靈素忙去查看愛徒傷勢,但見愛徒輕撫胸口,眉頭微蹙,慌道:"淼兒,可是很疼嗎?"

原來夢縭雖被打偏,畢竟是神兵利器,勁不虛發,那劍上的火離之氣已然侵入章淼胸腹.所幸未驚髒腑,只有一點小疼痛.

章淼揮劍自傷,又被師父阻止,心中悲傷更甚,哭道:"師父,你不肯救臭小子,還不如讓我死了的好."

靈素伸出雙手,將章淼輕柔的身體半抱住,放置于自己腿上,輕撫愛徒玉背,又是自責,又是傷心,又是埋怨,又是無奈,歎道:"癡兒,何苦如此!"

章淼將頭埋在師父胸懷,只是流淚不止.

"好了,好了.淼兒可不許再做傻事了.為師答應救這小子便是."

聽聞此言,當真是天大之喜.章淼破涕為笑,那喜悅之情,再難以抑制.只是還帶著份難以置信:"師父,真的嗎?"如細雨初霽,桃花才開,梨渦淺笑,風致動人.

靈素點了點頭:"不過,淼兒得答應師父一個條件."

章淼奇道:"什麼?"

"今生再不許與這小子相見."

章淼驚道:"什麼!"

靈素沉聲道:"這小子害你做出傻事,這番答應救他,已大是違了為師心意.若你再和他糾纏不清,怕是非沉淪深淵,萬劫不複不可.這已是為師最大讓步,淼兒當能體會為師一片苦心."

章淼心頭一陣茫然.師父臉上神色如此鄭重,知道再無可改定.若要救臭小子,就不能再相見;若不答應,只怕臭小子活不過十天.首鼠兩端,真是難以取舍,頓時悵然若失.

章淼又回過頭去看趙昀,見他神色焦急,張口大呼,似在關心自己的傷勢,又似在責怪自己的癡傻.這時兩道目光在空中相碰,各不閃避,都沉浸到對方眼中.如夢如幻,是耶非耶?

千言萬語,沒有一句相通,偏偏都感受到對方眼神里暗藏的溫柔.

"臭小子,我們再不能相見了呢."

章淼心如刀絞,回轉了頭,告誡自己不准再去看趙昀俊俏的臉龐.

她淚如雨下,勇敢的去擦眼淚,對師父道:"師父一定要救好臭小子,我也可以放心."

靈素道:"這牽機之毒,為師亦不能解."

章淼猛的抬起頭,直愣愣的瞧著師父,驚呼道:"我不相信,師父一定有辦法的!"

搖了搖頭,靈素的語氣也頗為低沉:"牽機號稱天下第一奇毒,哪能那麼容易解毒?便是為師中了此毒,只怕也能以幸免.天下之大,恐怕只有萬手毒仙才有這個本事."

"難道便再無法子了嗎?"章淼猶自心存不甘,盼望師父能再說個方法來.

靈素歎道:"那五通不過是跳梁小丑,不足為慮,只是他的主人??????"

忽然住口,沉吟了一會,又繼續說道,"那牽機毒配藥珍貴,解毒之藥物更是難尋.旁人又不知配方中各物品比例,實難解救.為師所能做的,也只有拿你師祖所留的'若木丹’去給這小子吃了."

章淼心頭一驚,知道這"若木丹"乃是以上古神木"若木"煉制而成.若木在博物奇書《山海經》中有記載:"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陰山,泂野之山,上有赤樹,青葉赤華,名曰若木."

若木丹具有起死回生的奇效,乃是水月庵鎮殿之寶,僅此一顆,輕易不能使用.靈素願意拿若木丹去救趙昀,足見章淼在靈素心目中的地位.

靈素道:"便是給這小子服了若木丹,也不能完全清除毒性.照為師所猜想,也不過是暫時抑制毒性,讓它晚二三年發作而已."

章淼大失所望,不禁問道:"那兩三年之後呢?"

"那只有讓小子自求多福了."聽靈素的口氣,亦是不甘束手無策,只是力有未逮,無可奈何罷了.

章淼雖然年幼,做事卻十分果斷堅決,不然也不會舉劍自裁了.她早已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也要救那趙昀,就算只能讓他多活幾年也是好的,或許到時候另有轉機.

于是便輕咬銀牙,斬釘截鐵,道:"兩三年也是兩三年.我相信臭小子可不是短命相."

"淼兒,可答應為師的條件嗎?"

章淼點了點頭.

靈素凝神細看,見章淼臉上分明寫著"我意已決"四字,知道不必多說,心念一動,登時撤去"大慈悲印".

趙昀依舊拼命沖撞,冷不防靈素撤去金絲網,立刻摔了個大馬哈,卻不在意疼痛,單手撐地,叫道:"淼姐姐!"

章淼心中感動,趕緊過去扶了趙昀起來,嗔道:"臭小子就是不讓人省心,好端端的也會倒在地上.嘻嘻."雖然強裝笑容,心頭卻是酸酸的.

趙昀忙道:"淼姐姐,你怎麼拿劍刺自己呢.你可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章淼只覺眼睛酸澀,又有淘氣的珠兒蠢蠢欲動,忙鎮定心神,笑道:"我和師父開玩笑呢.你個臭小子,什麼也不懂,誰叫你操那麼多心來!"

趙昀正欲說話,那靈素早不耐煩,人于蒲團之上,輕喝道:"張口!"

趙昀不禁往靈素看去,一抬頭,嘴巴居然不受控制,被一道無形氣息強行打開,緊接著一枚異物隨風而入.趙昀毫無防備,驚愕不定,那物早順著喉嚨而下,瞬間融化,遍布血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