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回 決絕自戕
g,更新快,無彈窗,!

再說趙昀被"大慈悲印"困住,又被"君知否"法力牽引,神智不清,魂靈在腦海無盡的黑暗中飄蕩.

在黑漆漆的環境中,眼睛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有先天靈覺指引著自己,告訴自己要往前,一直往前.

然而往前也是黑暗,趙昀只覺身體不停的走動,卻永遠到不了終點,永遠不知道到了會怎麼樣.他只知道身心俱疲,卻只能往前走著.

在不斷向前的路途中,可以感覺到陰風陣陣,可以聽到鬼哭梟鳴,似乎在不擇手段的恐嚇著趙昀.

趙昀也不知道害怕,不由自主的往前飄蕩.

"轟!"

這一聲巨響,仿佛萬古時空里的猛烈爆裂,仿佛開天辟地的絕大震撼,仿佛滄海已成桑田,仿佛地老已共天荒,這黑暗的世界忽然醒了.

趙昀感覺到了光,感覺到了花香,感覺到了水流.他的眼睛終于可以看見,看見一黑一白兩道氣息在身旁回旋飛舞.

這兩道氣息,狀如勺柄,大若流星,像戀母的嬰兒般纏著趙昀,變動不定,周流六虛.

趙昀覺得好玩,福至心靈,笑道:"卻也有趣,看你們的樣子,一個叫小黑,一個叫小白好了."伸出手去,便去觸摸那兩道氣息.

那氣息猛的一竄,瞬間到了空中,頭尾相接,旋轉不休.

趙昀抬頭看時,卻見空中光華大盛,一道金光直沖而下,往腦門而來.來不及閃避,那金光"嗖"的一聲,鑽入趙昀眉心.

炫目的光華頓時趙昀的雙眼掩藏,整個天地只剩下耀眼的白.

趙昀再抬眼看時,哪有什麼小黑小白?自己斜躺在稟初堂這窄小的房間里,有兩道目光在注視著自己,一個關切若暖日,一個清冷似寒霜.

靈素問道:"小子,可有感覺不適嗎?"她雖然在探問趙昀傷勢,但語調中竟是毫不帶感情.

趙昀倒沒覺得有何異樣,不過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靈素金絲網困住,大是憤憤不平.這尼姑先是給他吃閉門羹,現在又作弄自己,不覺的火氣上升,直沖到嘴邊:"我能有什麼不適!"

他還算是顧及章淼感受,那"小爺"兩字就沒說出口.

靈素聽到趙昀語氣中的火藥味,也不以為杵,緩緩走回蒲團處,雙腿盤坐,方才哂道:"如此說來,這牽機之毒應該無虞了吧."

靈素一說牽機,趙昀登時想到,來天華山目的便是解毒,有求于人,自己卻這般口氣,只怕她不肯再加援手.又見她神色冷淡,嘴角藏匿著一絲冷笑,似乎在嘲弄自己的無能,不由沖口而出:"不勞您掛心了,我自有辦法."

其實話剛到嘴邊,他心中就已經後悔.靈素法術通神,或許真能解得奇毒.只是趙昀素來心高氣傲,又當大變之下,極為敏感偏激,最是瞧不得別人高高在上的樣子.這時見靈素一副大財主施舍破饅頭的樣子,不免意氣用事.

話一出口,已成定論,不願再低聲作態,媚眼求人.丈夫男兒,重然諾,輕生死.再後悔,再受傷,也不改其志.

卻聽靈素說道:"如此甚好,我也樂得無事.如此,便請你下山去吧."

章淼在一旁聽趙昀語氣橫沖,知道師父本對臭小子有了成見,臭小子這番作態,豈不是更給師父留下壞印象?

她大為焦急,忙走到靈素身旁,纖手輕輕按摩靈素雙肩,膩聲道:"師父!臭小子不會說話,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到底這牽機毒,您能不能解呢?"

靈素歎了口氣,心頭也感茫然,半晌才道:"淼兒,你也看到了,這小子中了奇毒,有求于我,脾氣還是如此之沖.假以時日,煞氣倍增,殺心亂起,豈不是要危害蒼生?我已看在你的面上,又憐他年紀輕輕,這才不立刻出手除掉他.倘若仙林同道知曉個中因有,只怕還怨我糊塗呢.你萬萬不可再和他有所瓜葛."

趙昀聽見靈素滿嘴胡言,說不殺自己已經是大大的慈悲,還不讓淼姐姐和自己來往,火冒三丈,登時不管不顧,叫道:"我有什麼錯,你還要除掉我!淼姐姐說你慈悲心腸,我看是徒有虛名罷了!"

靈素眉頭一皺,喝道:"我們師徒講話,你有何本事,竟敢插嘴?"隨手一揮,"大慈悲印"隨心而發,金絲網又往趙昀罩去.

趙昀毫無躲閃之力,被金絲網劈頭蓋住,頓時困在無形光牆夠成的空間里,無論如何使力,都不能破網而出.

他看的見章淼師徒,卻怎麼也聽不見她們的說話之聲,不由心頭大急,罵道:"賊尼姑,你有本事了不起嗎?小爺死也不怕,豈能怕你區區破漁網?"

趙昀破口大罵,把從下人那里聽來的髒話通通甩了個遍,口干舌燥,卻不見老賊尼有什麼反映,知道自己這一番口舌功夫算是打了水漂了,人家是一個字也聽不到,心灰意冷,跌坐在地上.

短短幾日之間,連番受挫,只怕,只怕在別人眼里,自己連螻蟻都比不了吧.性命都在旦夕之間,那血海深仇只好變成厲鬼來報.還有淼姐姐,只怕也沒多少時日可以見到她了.

再不能見到她的巧笑倩兮,再不能聞到她的芳澤幽香,再不能被她捉弄,看她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心口如被重擊,呆呆望著章淼的倩影,久久逃不出漫天傷痛.

趙昀不知道,過度的自尊其實是自卑.

章淼也不知道這個道理.她只知道一定要求得師父答應,一定要替臭小子解了牽機奇毒.

靈素見章淼一臉焦急的樣子,心疼不已,歎道:"淼兒,何必執著?莫說為師解不了那牽機奇毒,便是能解,也絕不會出手相助的."

章淼不明所以,美目之中突有晶瑩剔透的珍珠湧出,那毫無瑕疵的玉臉登時被淚花染上兩轍水痕,梨花帶雨,海棠泣歌,一腔子委屈,哭道:"師父一點都不疼淼兒!"

靈素自來不忍讓愛徒有一絲一毫委屈,見章淼這個模樣,古井無波的道心也是蕩漾不已.

她亦是心頭難受,說道:"此事關系重大,為師也是無法."伸手想擦去愛徒臉上的淚痕,誰料章淼身子一偏,竟不肯讓她的手觸碰,心頭一陣失落.

趙昀癡癡的瞧著章淼,雖然聽不到她說什麼,卻見她淚花閃爍,玉容悲傷,心內全是憐惜,只想替她將淚痕擦去,告訴她不用為自己擔心.奇毒固然可怕,他這時也不放在心上.

恍惚之間,卻見章淼舉起夢縭劍,劍勢如龍,竟是往自己胸口刺去.只把趙昀嚇的魂飛魄散,他慌忙站起身子,高叫道:"淼姐姐!"身子疾沖,欲上前奪劍,早被無形光幕擋住,只碰的他頭昏腦脹.

趙昀睚眦欲裂,急火攻心,只是大叫:"淼姐姐!"

請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