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回 八卦本原
g,更新快,無彈窗,!

卻說那"君知否"突現異象,圖中爻線盡化飛絲,往趙昀頭上撲去.趙昀周身被"大慈悲印"包圍,這爻線來勢洶洶,猛的與金光碰撞.

"砰!"

刹那間,雷鳴般的巨響從天而降,整個房間都震動起來.光芒閃爍間,金光氣息越來越弱,分明不是爻線對手.

靈素身體不住顫動,竭力施法,維持"大慈悲印".眼看咒印結成的金絲網要支撐不住,無計可施.

"咔嚓",仿佛一個大皮球被撕裂了一個大口子,金絲網轟然裂開.爻線亂落如黑雨,噼里啪啦,爭先恐後,俱飛向趙昀眉心.

靈素但覺"大慈悲印"突然失去控制,胸口如受重擊,不禁倒退三步,喉嚨一甜,噴出口血來.

章淼見異變陡生,目不暇接,只看到師父後退吐血,惶急不安,慌忙叫道:"師父!"趕到師父身邊,便欲查看師父傷勢.

靈素擺了擺手,鎮定自若,道:"無妨."衣袖輕揮,已擦干嘴角血痕,往趙昀看時,不禁暗暗稱奇.

原來那爻線雖如黑雨急馳,卻極有規律,一先一後,不偏不倚,全都落到趙昀眉心,直至沒入不見.等最後一根爻線進入趙昀眉心,那"君知否"圖身好似垂死之人,頹然而落,軟塌塌掉在地上.

章淼不知究竟,忙問道:"師父,臭小子他怎麼了?"

靈素沉吟不答,凝神觀看趙昀動靜.

趙昀依舊神志不清,動也不動.

靈素臉上浮現出驚疑之色,輕輕"咦"了一聲.

章淼也發現不對,驚呼道:"師父,你看!"

一黑一白兩道氣息在趙昀玉面來回浮動,如兩條歡快的魚兒,在追趕嬉戲.

"師父,臭小子沒事嗎?怎麼這麼奇怪?"

"這是,這是??????怎麼會有兩儀之氣,怪哉."靈素也是捉摸不定,不敢輕下斷語,"師父把君知否傳給我時,只說此寶物可知過去未來,誰知竟有此異變,個中因由,惟有師父能解釋了."

那兩道氣息越趕越急,既相互躲避,又相互吸引,這若即若離,游移不定.漸漸的兩道氣息合二為一,如兩條魚兒首尾相接,組成一個圓盤,正是太極圖模樣.

那個太極圖不住旋轉,也不斷變小,先前還有金橘大小,沒轉幾個圈就小如珍珠,繼續轉則細若針尖,直至完全消失不見.

靈素念動法訣,試著召喚"君知否",那八卦圖身卻毫無反應,依然半死不活躺在地上.靈素歎道:"先天靈寶,竟被我毀壞了!弟子不肖,實在有愧恩師."

章淼見趙昀只是沉睡,關切不已,問道:"師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臭小子怎麼還沒醒來?"

靈素聽她一口一個臭小子,顯然與這頑石甚是親近,心下不喜,端正面容,鄭重相告:"淼兒,這小子煞氣深重,近之不詳.為師不許再與他有所瓜葛."

章淼大驚,萬不料師父如此吩咐,辯白道:"師父!臭小子哪有什麼煞氣,我怎麼沒有感覺?"

靈素將地上的君知否收回囊中,哂道:"你不識陰陽術數,道法又未精深,如何曉得?這小子十分凶險,我本待將他除去,一勞永逸.不過念他未犯打錯,不欲這般便奪了他性命,是以才祭出君知否,先看他命運如何,再做處置."

章淼嘴唇欲動,剛要辯解.靈素素手一揮,不讓她插嘴,繼續說道:"哪知這小子煞氣詭異,竟引得君知否氣機紊亂,以致靈寶損壞.至于這小子的命相,為師竟然一點都察覺不出來.這豈不是怪異之極嗎?"

章淼素知師父精于術算卜卦,連她都看不清臭小子的命相,確實有點頗不尋常.這君知否號稱可問前世今生,卻也無功而返,反而白白損害,難道臭小子真有什麼煞氣不成?

靈素又道:"淼兒,你可記得,你十歲之時,為師卦術小成,用'大舍身印’替你卜了一卦?"

這"大舍身印"乃是卜卦者用自身精元為引,發下宏願,用生命守護算卦人.

章淼想到師父如此愛惜自己,心中感動,說道:"淼兒記得,師父當時算出個'坎為水’來."

靈素歎道:"是了,習坎,入于坎窞,凶.你不懂卦象,可知為師占得此卦後,一連數日,神魂不安?"

章淼奇道:"可是淼兒命相不吉嗎?"

靈素搖了搖頭:"卦象雖然凶險,猶有解救之法.坎不盈,祗既平,無咎.就是說能以人力趨避,故為師將夢縭傳授于你,實是望你有驚無險,度過凶結."

章淼奇道:"這和臭小子有什麼關系?"

靈素又是一聲歎息:"這小子看似平常,實則乃命格奇特,乃是應運而生.那日為師心頭震動,竟是舍身印發動,因此起了一卦,才發現你竟和這小子碰到一起.這小子煞氣灌于紫堂,你又是天葵真身,命格相吸相移,轉成大凶之相."

章淼聽得似懂非懂,想不到還有這許多道理,問道:"可是臭小子怎麼會有煞氣呢?師父你不知道,臭小子很可憐的.他被一個五通邪妖??????"

靈素注視著昏迷不醒的趙昀,也感歎他的清秀,只是不知道這帶著幼子稚氣的臉龐下,可還保有那顆赤子之心?

她擺了擺手,說道:"為師何嘗不知道這小子無辜受難?正因起卦知道了前因,為師才猶豫不決,不知如何處置."

章淼聽師父的意思,竟是對趙昀帶著深深的偏見,似乎還要對趙昀不利.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帶趙昀來見師父,到底是對是錯了.她只好問師父,先探探她的口風:"莫非臭小子還有什麼來曆嗎?"

靈素卻不回答,似乎陷入沉思之中,半晌才道:"這小子的來曆,除了為師,當世只怕少有人知.此乃天機,淼兒知道,反而不好.為師只願淼兒能遠離這小子,方可免除量劫."

章淼見師父吞吞吐吐,對自己也有所隱瞞,不禁撅起了櫻桃小嘴,道:"師父,都不疼淼兒,藏了那麼多秘密,都不告訴淼兒!"

靈素正欲回答,卻瞥見趙昀眼皮動了幾下,又是一聲歎:"這小子既然醒了,且和他說話,再做處置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