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回 璧人偕行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急忙追趕章淼,他畢竟筋骨未健,只走了幾步就感覺有點吃不消了.好不容易沿著山路轉了幾個彎,章淼身影早已不見.

趙昀喘著粗氣,歎道:"我這個樣子,連走路都不行,說什麼報仇."雖是如此,稍稍歇息,又勉力爬著蜿蜒山路.他絕不輕言放棄,也不想讓章淼看不起.

又轉了個彎,渾身發熱,牽機又蠢蠢欲動,趙昀稍稍立定,單手衣袖去拂斗大的汗.就聽銀鈴般的笑聲傳來:"就知道你嘴硬,嘻嘻,姐姐我早在等了老久了."

原來章淼想到趙昀重傷在身,不敢走遠,躍了幾級山梯,見趙昀還在底下的踏步慢悠悠的爬行,索性不走了,就在一塊石頭上坐著.

趙昀奇道:"淼姐姐,為何不索性飛到水月庵呢?"

章淼指了指山下,笑道:"瞧見那塊朱紅色石頭了嗎?那叫解劍石,是我師祖所立,並定下個規矩:凡是到水月庵的修士,不可禦劍飛行,便是以此石為界."

"這規矩好大!我想一定很多人不服."趙昀暗忖:若是我會飛劍,也是不肯解劍的,那豈不是自認技不如人嗎?

"三百多年前,不知死活的人倒也多的是,偏要逞強闖我天華山,結果連九霄玄雷結界都過不去,更不用說萬法銅人陣了.等到死的人多了,江湖上也學乖了,再不敢越雷池一步.那些修真豪客,到了庵里,對我都要畢恭畢敬,瞧著好不令我生厭."

章淼隨手摘了一朵野花,拋在趙昀臉上,嘻嘻笑著.

趙昀聽她說的輕巧,暗中咂舌,知道這九霄玄雷結界一定是威力強大的存在,又想章淼的祖師只是立了塊石頭,就令天下英豪束手,無人敢以違背,這才真是英雄,好不威風.不禁問道:"那你師祖,現在可是成仙了嗎?"

章淼眉頭一蹙,纖手輕撓青絲:"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啦.我聽得師父講,師祖是個奇女子,因看不慣男子高高在上的姿態,特創下水月一派,言明非女徒不收,每代只傳一人.其他的我也不清楚,我到天華山這麼多年,從來也沒見過師祖.就是問我師父,師父都是含糊其辭."

趙昀這才知道,章淼師祖居然是個女子!心中更是震動:"大丈夫當如是也!我可不能自暴自棄."有此為榜樣,頓覺解奇毒,報大仇並非完全沒有可能.

章淼瞧他若有所思的樣子,忽然起了童心,順手折了根狗尾巴草,突然去戳趙昀鼻梁.趙昀毫無防備,腦袋急閃之下,那狗尾巴草不偏不倚,正好插進了左邊鼻孔.

趙昀一驚,"阿欠"一聲,大大打了個噴嚏.

章淼大為得意,閃亮亮的眸子放著光,笑道:"狗尾巴草,配狗鼻子,實在太好玩了."趙昀做勢要伸手打她,她早一閃身,急忙道:"別鬧了,臭小子,趕緊去見我師父罷."

趙昀見章淼促狹的笑著,不肯示弱:"淼姐姐,我走不到了.要不你背我上去吧?"

"啊?"章淼的臉上頓時飛起一朵紅云,這個臭小子居然讓自己背他!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偷瞧趙昀,卻見他那清炯的眼睛里滿是嘲弄的味道,正饒有興趣欣賞自己慌張的樣子呢.

欲待不背,怕他嘲笑,況且本來就擔心他體力不濟,忙錯過眼,大聲道:"要我背就上來罷,臭小子便是重如肥豬,本仙子也要把你拖到山頂去."

趙昀上前一步,身子緊緊貼住那酥如軟玉的肌膚,單手環住那天鵝般皓潔的脖頸,雙腿張開,緊緊盤住那兩瓣挺翹圓潤的玉盤.

不知為何,只要一和這臭小子近距離接觸,章淼的心就鼓噪的厲害,身子也是酥軟無力.

不可捉摸的感覺,讓章淼芳心可可.她又是歡喜又是迷茫,心里暗罵了聲臭小子,不敢讓自己多想,再想可真把自己羞死了,勉強收集精神,輕舉蓮步,往那山頂緩步而上.

這一路上風光甚美,趙昀盡情領略,當真是樂不思蜀.原不過半個時辰的腳程,倒叫章淼背了一個多時辰.

好容易到了山頂,章淼軟綿綿的說道:"臭小子,到了山頂了,還不快快下來.若讓我師父見了,非老大刮子打你不可."

趙昀這才依依不舍的從章淼背上落下來,身上沾染著處子幽香,被山風一吹,頓覺呼吸之間盡是芳美.

趙昀環眼四顧,才發現天華山果然神異.自山下看時,此山如竹筍尖尖,直插入云.哪知到了山頂,卻是一大片開闊的平地,竟可容納萬人.那平地中央,卻有一座殿宇,通體白玉鑄造,高達百丈,看上去雖是簡潔,氣勢卻極是雄偉.這殿宇在藍天碧云之下,反射朝霞落輝,熠熠生光,散發著神聖的氣息.

趙昀大開眼界,方知仙家所用與凡人大是不同,不禁歎道:"果然是妙絕天工,人間哪可得見."

章淼笑道:"那只是個外殼罷了,到了屋里面你就會大失所望.說起來,這殿宇還是我師祖所建.我師父一心修煉靜養??????"忽然停口不說.

趙昀才發覺那殿大門忽的打開,走出兩個執劍侍女,俱是素袍青劍.轉眼到了近前,那兩人理也不理趙昀,只向章淼行禮示好,道:"少主,庵主請您速去稟初堂相商要事."

章淼喜道:"師父果然算到我回來了!"朝著趙云道,"臭小子,我們便去見師父."玉手便去拉趙昀.

誰知那兩個少女寶劍一橫,竟然擋住去路,冷聲道:"庵主吩咐,只要少主前去.其他雜七雜八人等不得踏入水月庵一步,自何處來,便回何處去."那意思是不准趙昀進去,並叫他速度下山.

趙昀本是對水月庵心懷敬畏,哪想到連庵主的影兒都瞧到一絲,人家就擺出副恕不接見的姿態,心頭惱火,只是礙于章淼面子,不好發作.

章淼感受到趙昀的不滿,亦是心頭不快,哼道:"師父那自有我去說,秋水,長月,你們快給我讓開."

那兩個少女不發一聲,青劍橫身,只是不讓.

趙昀頓時自尊心上湧,只覺好沒來由,何必來吃閉門羹!向著章淼道:"既是如此,淼姐姐我且回轉,我們來日再會."目光深深朝章淼望了一眼,情多似水,欲語千言,卻轉身便走,竟是不理會生死.

章淼急道:"這怎麼行!沒有我師父解救,你的牽機毒怎麼辦?你不許走!"一伸手間,拉住趙昀左手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