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回 月下旖旎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清心丹乃是固本培元的良藥,雖然不能起死回生,卻可以幫人調理血脈流通.趙昀被琪花仙子推了顆清心丹,紊亂的經脈得到調節,神識便有些恢複,只是模模糊糊,沒有完全清醒,神識隨處亂走.

趙昀仿佛置身于茫茫大海中,孤零零的行走,無論怎麼樣都到不了盡頭.他正彷徨無端,忽見眼前一團棉絮擋住去路,不由自主便把身子挨了上去.

但覺觸手軟膩,好似溫泉初浴後,塞上酥滑時,明明只是一堆軟棉,卻帶著幽香撲鼻,把他整個人包融于內.

趙昀正覺天眩神暈,耳中忽聽的一聲嬌吟,還在疑惑這聲音如何這般耳熟,猛然間身子急墜,重重摔在地上.

這一重摔,倒把他從美夢中驚醒,忙睜開眼睛,果真見自己躺在地上.定睛再一瞧,就在三尺開外,斜映著個仙姿妙影.那月色初起,光華淡照,給那一襲紅裙裝扮上銀色點點,微風暗送,搖曳著水樣的溫柔.不是琪花仙子是誰!

琪花仙子一時受驚,那容得多想,隨手就把趙昀甩了出去,直把他摔了個狗爬屎.

她懷中已空,那令她恐懼戰栗的氣息登時離體,心內深處竟有絲絲悔意,居然留戀那炙熱的灼燒.也說不清是什麼情緒,只覺心內又酸又癢,好似有一只蜘蛛在她心房織網,拉扯著細若游絲的網,不管心湖中滿池漣漪,越爬越遠.

她又羞又怒,把臉蛋燒的通紅,瞧見趙昀已然醒來,正瞪大眼睛呆看著她呢!不由的氣上心頭,上前就是一腳,罵道:"臭小子,敢占本仙子便宜!"話雖帶著滾滾怒氣,語聲卻不由的轉成溫柔,到後半句更帶著撒嬌意味.

趙昀醒過來時,牽機又已陰魂不散,糾纏過來,登時痛癢齊作,好不難受.他正凝神對抗,冷不防琪花仙子上來一腳,正中胸口.雖然不痛,心頭卻是火起,怒道:"哪個占你便宜了!憑什麼血口噴人!"

要知趙昀本對琪花印象甚好,一見之下便大為親切.只是這少女蠻橫撕毀信封,又無故把自己當做色狼,當真是不可忍受,怒氣上湧,沖口而出.其實在他心內,卻希望和這少女交個朋友,因此才盼望少女能道個歉.若是換了別人,只怕懶得理會.

琪花仙子那冰清玉潔的身子被趙昀侵犯,本感委屈,見趙昀居然對他大喊大叫,更是生氣,心念電轉,夢縭劍飛騰而起,鳳鳴清麗,舞動新月流年,在趙昀頭頂轉個不停.

"哼哼,說不過就殺人嗎?小爺豈是怕死之人!嘿嘿,只恨大仇未報,死不瞑目!若能化為厲鬼,連你也不放過!"趙昀赤紅著眼,神色傲倨,竟把胸膛挺了一挺.

趙昀連遭巨變,那赤子之心早教世道抹去大半,只靠著心智強大,苦苦支撐.他本覺這少女是一束暖流,給他灰暗的世界帶來生機,哪想到這少女也是蠻不講理,滿口汙蔑之詞!

天地乾坤,八荒四合,可還有我趙昀的朋友!可還有我趙昀的親人!可還有人關心我!

這世界,皆與我為敵,那我便殺盡天下.

若是死,我便為鬼雄,焚天戮地,滅絕宇宙!

卻說琪花仙子只是一時惱怒,本無意殺了趙昀.聽得趙昀這麼一說,小姐脾氣發作,不管不顧,一伸手間,夢縭躍入纖纖玉筍,劍上的寒氣便透過玉指,直滲透進心中.一分酸澀,二分委屈,卻有七分瘋狂,那夢縭已迫近趙昀眉心.

趙昀昂首向天,避也不避.

顫抖的劍,顫抖的心,顫抖的月光,顫抖的歎息.

夢縭如一條火龍,便欲鑽進趙昀眉心.那薄薄的一層肌膚,已准備血的祭奠.

瞧著趙昀那俊秀的面容,那面容上驕傲的神態,琪花仙子的心突然一軟,硬生生定住了劍.月光灑在劍身,彈奏著無聲的樂曲.

趙昀久久等不來一死,見那琪花仙子只是拿著劍指著自己,冷笑道:"殺又不殺,小爺豈能讓你戲耍."

那寶劍突然悲鳴,忽的飛到半空,在那琪花仙子頭頂轉了一圈,落到她背後,靜靜的漂浮.

趙昀好生奇怪,望那少女臉上看時,不由得呆了.

琪花仙子修長的睫毛下,正有晶瑩的珍珠悄然滴落.豔色絕倫的臉蛋上,登時有兩道水痕,蔓延至她那白頎曼麗的脖彎之中.她卻恍如未覺,一任雙痕淚,新月滴到明.

她為何要哭泣?

她哭的竟是這般好看!

趙昀心中一軟,突覺後悔,只想去安慰那少女,偏偏吝于言辭,不知怎麼開口.

他抬著頭,凝視著琪花仙子.琪花仙子無語淚流,清眸暗訴,正朝趙昀望來.

于是,時間在這一刻靜止,凝固,在月色下,在微風中,編織宿命里的糾纏.

也許是滄海桑田,也許不過是一彈指間,那少女忽的破涕為笑,伸出纖長的小腿,在趙昀腿上輕輕踢了一腳,卻是說不出的溫柔:"臭小子,這次先原諒你了!再有下次,唔,什麼下次,想也不能想.你可不要惹我生氣,哼!"

趙昀但覺滿心歡喜,連身上奇毒也變得不再難以忍受.

忽然香風撲鼻,中人欲醉,卻是琪花仙子在他身邊坐下,兩條玉腿盤著,風姿綽約,正是世間最曼妙的景色.趙昀分明聽到少女細微的呼吸之聲,那是一種獨特的美麗.

琪花仙子低頭輕拂衣角,不敢去看趙昀,道:"臭小子,說起來我可都不了解你呢!你倒是說說,怎麼弄的一身傷?"

趙昀本不喜歡與人訴苦,那是懦夫的行為.只是此刻,他卻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的遭遇告訴了少女.心里似乎有人在說話,告訴他,這少女是徘徊躑躅時的光,讓他有希望走下去.

趙昀說著說著,突覺手上一涼,又是一緊.一低頭,卻是少女伸過玉手,把他的大手緊緊握住,似乎給予他力量,給予他慰藉.

趙昀突然豪氣沖天,心中全是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