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回 美婦救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五通挾持著趙昀,放神火燒了趙家莊,一時間火光沖天.附近居民早就聽到響動,因為知道是五通神降罪,都不敢出門,生怕沾上一點事端.

趙昀已經生無可戀,沖天怨氣得不到發泄,只求五通給個痛快,好去地獄與雙親相見.

五通見趙昀一副半死不活的熊樣,知道殺他反倒是送他解脫,微一遲疑,有了計較,便于百寶囊中取出一粒朱紅色丹藥,伸手到趙昀嘴前,強喂了下去.

趙昀毫無反抗之力,即使知道不是好藥,如何能夠不吃?那枚丹藥咕嚕嚕被推下咽喉,即刻化成紅水,混入血液之中,已經周流四骸五髒.

趙昀頓覺全神奇癢難耐,似乎無數只虱子在爬,一刻不停的在騷動,偏偏說不出具體癢在何處.他渾身各處都是巨痛,現在則變的又痛又癢,滋味特別不好受.

趙昀手指勉強掙紮,似想去撓癢,手指動了動,稍稍抬高,終于無力,霍然掉回原點.

五通見趙昀如此模樣,不由大樂,知道藥效發揮,笑道:"說起來,能享受這牽機丹,實在是你的福分.此後三十日內,你一日癢似一日,那時轉癢為痛,滋味銷魂吶!桀桀,便是瞪著本尊,本尊也還要給你提個醒.千萬不可尋死!老趙家只余下你一人,若你死了,誰去給他們報仇呢?桀桀."

這牽機丹乃是合孔雀翎,獬豸角,混沌草,天一神水,以焱陽珠烏金神火煉制,藥性非陰非陽,毒性奇特,中者癢痛不堪,便是大羅金仙也無計可施,三十日內必死.

照五通試驗,無人能過十日,俱是熬不下去,遂自我了斷.既然趙昀痛不欲生,倒不能讓他簡單便死,必讓他受盡牽機折磨而死.這才是最完美的報複.

因此五通反倒鼓勵趙昀,道:"小子,本尊就盼望著你去尋求名醫,拜訪高人,學那無上神通.好來找本尊一報殺親之仇啊!本尊可是很期待呢.桀桀."

說完,五通幻為一陣黑氣,直朝西北而去.便有那如魈如魅的怪叫響徹天空:"誰敢救助趙家,必如此夜!"逸陽郡各處聽聞,都是惶懼不安.

趙昀躺于府門口,熊熊大火就在身邊肆虐,而體內奇毒發作,千絲萬孔無處不癢,亦無處不痛,只覺再也承受不住.

他自小養尊處優,加之神力過人,只有他欺負別人,哪有別人欺負他?這樣的大禍,豈是他一個十八歲的無知少年可以想象的!多年的自信,轟然瓦解,不由自怨自艾起來.

倘非自己自高自大,胡亂攪神婚,砸神殿,雙親如何會死,自己又如何會中奇毒?

"不!"仿佛是十八年的驕傲一齊怒放,仿佛是幾世的偏執共同爆發,趙昀腦海中猛的大叫一聲!

趙昀,你不能屈服!

趙昀,你怎麼可以低頭!

趙昀,你要報仇!

那些後悔的話,那些懷疑的話,便連想也不能想.

遲疑只是一會,趙昀便回複清明.只是這一清醒,那癢和痛愈加清晰,如附骨之疽,陰魂不散,越纏越急,蝕骨銷魄,委實難過.

"照那妖神所說,只要三十日內能解毒,生命應保無礙.左臂燒焦,但右臂猶在,未嘗不可一搏.五通法寶厲害,自己若能克他法寶,便是單手又何懼哉!只要求得神仙垂憐,修得法術,那麼想要報血海深仇,未嘗沒有機會.因此當務之急,便是解毒."

"與五通不共戴天,豈可求死,豈能退縮!"

趙昀主意雖好,無奈筋骨斷裂,寸步難行.癢痛難當之下,只有躺在原地,苦苦忍耐.也是他體質異于常人,報仇之念又十分堅定,才能夠勉強支撐.

眼見東方大白,趙府已燒成廢墟.街坊人等方敢出門,對著趙昀指指點點,有罵趙昀不知死活的,有商議趕緊重建五通殿的,並無一人上前救助.

趙昀于痛癢之外,又加一個餓字,渾身疲軟無力.耳中不斷聽到嘲笑謾罵,更是難熬.想到這些人昔日卑躬屈膝,以各種手段巴結自己.自己更是為了他們惹上的五通,而現在居然沒有一個人肯站出來雪中送炭.

世態炎涼,真是令人感慨.

趙昀心中氣急,發誓道:"若能活命,我一定不再這些可憐愚民百姓!"

發誓不過是聊以自解而已.他傷口潰爛,腑髒衰毀,只能呆在原地忍受苦痛.

轉眼到了午時,趙昀再也承受不住,痛極而暈.

仍有閑人端著碗筷,笑嘻嘻的圍觀.

這時馬蹄響動,清脆可聞,朝趙府直奔而來.只見一輛金碧香車,由四匹高頭駿馬拉著,歡快而來.馬車上有兩名禦者,馬術超群,見一眾人等圍著趙府,也不放緩馬速.

眼看奔馬就要踏住一名路人,倏的一聲,四匹馬齊齊定住,並無一分磕碰.

馬下驚魂之人,又驚又怒,喝道:"作死嗎?"話一出口,省悟來者身份非凡,忙低了頭,不敢噤聲.

只聽馬車中響起一陣溫柔語調:"小哥,對不住,實在未料趙府外有這許多人."

便有眼尖之人,瞧見馬車車廂淡紫,高貴典雅,左部卻紋著一只三寸長短的蒼鷹,昂首怒翅,不由驚呼道:"是,是定林葉1家!"

馬車之人微笑道:"卻不知各位鄉賢何事而來?"就見馬車中緩緩步出一個宮裝婦人,柳黛橫春,髻堆烏云,瞧模樣不過三旬左右,風韻可人.

眾人未及回答,美婦人抬眼見趙家莊已成白地,驚呼道:"這,這是?"

一個黑衣禦者喊道:"究竟發生何事,爾等速速道來."他持著馬鞭,凶神惡煞般立著,不由的使人生畏.

眾人七嘴八舌,一陣亂講,只說是得罪神靈所致.

美婦眉頭一皺,長歎一聲:"真真是天命難料.趙莊主與人無爭,平和可親,竟然遭逢劫難,真是可悲可泣."便轉頭對黑衣禦者說道:"如此,你我便回轉定林罷了.天意從來高難問,世事無常,一至于斯!"

她似心有感觸,語帶悲傷,美目都是哀楚,使人不由生憐.

兩名禦者恭恭敬敬低頭,道:"是."

眾人聽美婦秀色帶愁,轉眼便又離去.不知她為何而來,與趙府關系如何,滿是疑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