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回 大鬧神婚
g,更新快,無彈窗,!

嚴氏見瘋道人胡扯之後,趙良輝就如著魔一般,開口勸解道:"老爺,不要聽道士瞎說!他裝神弄鬼,拿人開心罷了.老天保佑,趙家有後了,該當慶祝才是."

趙良輝仍舊憂心不已,隱隱覺得不安,耐不住老妻勸慰,也就改顏歡笑,疼愛嬌兒不迭.

他特地延聘飽學宿儒,替娃兒取了個好名字,叫做趙昀,寓意是光明遠大,一生平安無憂.

時光飛逝,一晃趙昀就已經十八歲了.

趙昀生于豪富之家,父母又對他萬般寵愛,是以脾氣極是驕縱.他不愛讀書,只喜歡舞槍弄棒,連續趕跑了好幾位私塾老師.

趙良輝一切隨嬌兒心意,還專門請了有名武師來教.只有一樁心事,幾次三番勸趙昀娶妻生子,為老趙家開枝散葉,趙昀一直不依,整天學武玩鬧.

說來也怪,他天生力大無窮,與人爭斗之時,不必用上三分力氣,輕輕一推掌一振臂,對方就已吃痛難當,狼狽倒地.

趙府門口有一對石獅子,用上等花崗岩打造,每只重達八百斤,是趙昀從小玩到大的,日積月累,獅頭處竟被趙昀把玩的光滑如鏡.

逸陽郡每逢四日,十日皆有集市,熱鬧非凡.這日恰是九月二十,又逢集市.趙昀便帶著隨從八人,步馬長街,閑看風光.

他騎著匹高頭大馬,一氣雪白,更無一點雜色,神駿非常,襯得人分外精神.

集市人潮如織,望見趙昀一行人,都知道是趙大善人的公子,神勇非常,紛紛低聲議論.

一些女眷很少有機會出游,必須得到了集市廟會,方可一覽風土,此時聽見閑人論議趙公子脾氣暴躁,眼見卻是華衣翩翩少年,風采熠熠佳士,大為意外,止不住向親朋耆舊刨根問底.

趙昀的模樣極是俊俏,面若敷粉,口若塗朱,眉分八彩,目斂三香,頭上一頂金冠,腰間一根玉帶纏,論風流賽過那擲果潘安,講風姿堪比那玉立嵇康.

他長高七尺有余,雖然猶帶著一段稚氣,也難藏那份秀美,可稱得上當世第一美男子.

趙昀因這集市熱鬧看過多回,不一會便興致全無.下人只想討得公子歡心,便躥唆道:"這東市繁華不及西市十分之一,公子不妨策馬向西,飽看西市熱鬧,不辜負這良辰美景."

趙昀正百無聊賴,聽得此言正合心意,便叫家丁引著往西市而去.

西市風光果然不同,趙昀歎道:"以前倒不知這所在,雖然近在咫尺也沒有來過.以後我一定要游遍列國,看盡不同風光."

眾隨從一味討好之際,趙昀忽然叫道:"快去看來,那群人圍著那女子作什麼?"

原來趙昀人高,又在駿馬之上,望到西邊攤位上空無一人,所有人都聚在西北角,團團圍著一個女子.

隨從趙宇回複道:"那是給神仙娶妻哩.這九月二十便是那神仙娶親之日,好不熱鬧."

趙昀奇道:"神仙?我倒是從未聽說,快去瞧瞧."這一下興致大發,也不待趙宇引導,一揮鞭子,直向西北而去.

還未到近前,趙昀已被人聲嘈雜包圍,只聽人們議論紛紛.

一人道:"這女子真也可憐,這般水靈靈的妹子."

另一人早已接口:"你還有心可憐,我看明年就輪到你閨女了."那人怒道:"去你的,烏鴉嘴!"又一人道:"我要是娶得如此佳人,就是死也值得."

趙昀聽得奇怪,雙目望去卻見一群人圍了個半輪,前邊卻是一座殿宇,刷著大紅宮牆,蓋著金黃色琉璃瓦,描著青碧彩繪,比起家中富貴亦是不遑多讓,不由心內稱奇.

那殿前擺著香案香燭,青煙嫋嫋,奇香薰人.香案上掛著兩朵大紅花,一把五存長的快刀,還有一塊牌位.趙昀馬上看到的女子正跪在香案前,嚶嚶而泣.

趙昀細瞧那女子,長得倒也有幾分姿色,卻不知為何只是一味在哭,梨花帶雨,好不令人生憐.

他不由奇道:"這到底怎麼回事?"趙宇笑嘻嘻道:"公子您瞧好了,等下有好玩的."趙昀忍著好奇,坐在馬上細看.

那女子正哭啼不休,突然有一個壯漢吼道:"吉時到,新人成禮."便有另一壯漢上前,亦是上身赤裸,只臂上纏著一塊紅巾,到那香案之上,一手拿起快刀,一手卻是凌空一抓,一把提起那哭泣女子,舉刀就往女子胸膛剜去.眾人皆是驚呼,還有幾個無賴哄然叫好.

趙昀瞧得眉頭一皺,只覺心里煩惡,大喝一聲:"咄!"竟從馬上躍起,縱身往那壯漢撲去,這一下迅捷無比,眾人都來不及反應,但覺眼前一花,就見趙昀已然伸出腿來,只輕輕一點,粘到壯漢胸前.

壯漢驚叫一聲,眼睜睜瞧著趙昀的腿到了跟前,來不及閃避,亦來不及感到疼痛,撲通一聲,龐大的身軀就已仰面而倒.那快刀"嗆哴哴"掉在地上,直把眾人嚇了一跳,俱是噤若寒蟬,不敢言語.

趙宇心內著急,慌忙叫道:"公子不可魯莽!快快回來!"趙昀只是不理,眼睛看著那女子,問道:"這到底什麼情況?"

趙宇面色已然蒼白,驚慌失措道:"萬勿驚擾神仙成婚啊!神仙會怪罪的呀,公子快快住手."

旁邊眾人亦是面如土色,驚慌不安,一個勁叫道:"哪來的無知小孩,竟敢來此胡鬧!還不跪地服罪!"這通神之婚,已經舉辦五年,從未有人敢于阻撓,今日不知何處冒出這黃口小子,竟耽誤了吉時,只怕神仙已然怪罪.

趙昀見遍地之人都是磕頭哀求神仙饒命,瞎叫不已,連自己所帶隨從也是神色慌亂,不由得一陣焦躁,大喝道:"誰再敢呱噪,我一對拳頭可不饒人!"

他因為年幼,聲音駭比不上成年男子渾厚,卻帶著煞氣洶洶,幾百人都是一陣噤口,心神竟為其所奪.片刻之後,眾人才省悟過來,又是一陣叫罵.

幾個裸臂壯漢這時也反應過來:這小子是來攪局的!紛紛圍到了趙昀近前,罵道:"他奶奶的,你不要活,我們可不陪著!識相的,剁下手請罪,滾你的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