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超越極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五章 超越極限

這一戰,精神高度集中,此刻結束,陳凌只覺得格外疲憊.

因為是與自己戰斗,他不敢有絲毫的松懈.

雖然疲憊,不過收獲也是巨大.

這樣直觀的戰斗,他對自身的優勢和劣勢有了透徹的了解.

搬山塔第一層幻象和自身實力一樣,第二層提升百分之五,然後每層百分之五一直到第五層.

第六層到第十層,每層直接提升百分之十.

這樣的戰斗,對于武者自身的戰斗磨煉,幾乎是淋漓盡致的淬煉.

唰!

在他沉吟之際,一股磅礴的天地靈氣突然灌注而來.

"嘶."

靈氣灌注四肢百骸,全身通透,使得陳凌舒爽的直接呻吟出聲,長長的吸了口涼氣.

這股靈氣灌溉足足持續了數十息.

不但讓他徹底恢複消耗的真氣,而且還小有富余.

將所有靈氣煉化之後,陳凌頓時發現在屋子中央出現了一道光幕.

"這就是通往第二層的門戶了."

眸子一眯,陳凌迅速踏入了門戶.

身形一轉,已然出現在第二層相同的房間內.

幻象自屋子中凝聚而出.

"擊敗我,通往第三層."

比起第一層來,第二層的幻象似乎格外言簡意賅.

第二層比第一層提升了百分之五的戰力.

不要小看這百分之五,就算是百分之一的提升,也足以在關鍵時刻扭轉局勢.

"戰."

陳凌一聲低喝,真氣鼓蕩,爆襲而出.

"血爆."

嘭!

初次交鋒,陳凌被狠狠震退兩步,反觀幻象僅僅是一晃便欺身而來,攻勢猛烈.

"百分之五的實力提升尼瑪也太顯著了."

陳凌心頭暗驚,幻象已然撲面而來,陳凌連忙閃躲.

不過,即便反應極快,竟然也是被一拳擦肩而過,皮膚被真氣刺的發疼.

陳凌一下子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屋子內大戰迭起.

隨著時間流逝,陳凌從一開始的狼狽到逐漸適應,游刃有余.

他發現在這種戰斗中自身的提升.

已經適應了幻象的節奏.

但還不夠.

第一層依靠短暫的節奏變幻將對方擊敗,在後面這個手段就沒什麼效果了.

想要擊敗幻象,陳凌認為是突破極限.

因為他所擁有的,幻象都有,唯有突破極限,一次次突破極限.

"戰."

陳凌咆哮,戰意沸騰,血脈全開,雙目凌厲如刀,身若閃電襲至幻象跟前,大手若刀子般狠狠斬下.

幻象若風一般一飄,就擦身而過.

"真以為這麼簡單嗎?"

陳凌冷笑,手刀下墜瞬間驀然橫斬而過.

唰!

凜冽的真氣呼嘯,將空氣撕裂開來.

幻象面露慌亂之色,驚忙阻擋,握手成拳,真氣吞吐間就迎了上去.

嘭!

一聲震響,陳凌只覺得手掌一痛,幻象身形一震,連退數步.

陳凌雙目圓睜,毫不猶豫的欺身而上,抓住後者瞬間的破綻,狂猛的攻勢如同雨點般落下.

沒有花哨的武技,純粹的力量不斷疊加.

半刻鍾後,幻象煙消云散.

呼哧~~呼哧~~呼哧~~

房間內傳來一陣急促的喘氣聲,陳凌面色發白,汗珠順著臉頰滑落,他眼睛亮若燦星,神光如炬.

"戰斗節奏,戰意提升了我的戰力,這種強猛而順便的戰斗節奏,對任何戰斗而言都是可怕的節奏.毫不留情,瞬息萬變,抓住任何存在的微小破綻."

"這也是一種極限突破,以往的我是沒有這種戰斗節奏的."

"接下來,繼續保持突破,不再局限于一招一式與武技,只要能解決戰斗,任何方式的攻擊都可以使用."

陳凌眼睛閃爍,回味著剛才的戰斗,那種緊繃而瘋狂的戰斗,越來越吸引他.

很快,靈氣灌溉.

比起第一層,第二層的靈氣灌溉同樣大幅度提升.

煉化之後,消耗傷勢全部恢複,修為也在緩步提升.

戰斗之後的修煉,提升速度雖然微小,但戰斗力卻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麼簡單.

第三層,戰斗力提升百分之十.

搬山塔外,議論聲就沒停過.

一道道光點從第一層躍至第二層.第三層.

當然,也有人被淘汰出來.

第一層就有七八個人被扔了出來,一個個耷拉著臉,黯然無比.

第一層就被打出來,簡直都沒臉再抬頭.

人群中討論最多的皆是陳凌.

不過,此刻第一梯隊也不過是第三層,第三層內已經有了五個人,具體卻也不知道有誰,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都是內門實力最強悍的幾個人.

"宗主,跟陳凌一個名額,我們還有一個名額,是要給雷碩嗎?"二長老盯著搬山塔幽幽的問道.

柳宗主淡淡一笑道:"能否得到這個名額就要看他的實力了."

"雖然是我的弟子,但如果沒有實力,得了這個名額去參加考核也是白白浪費,還不如為宗門換取一些資源."

"如果他能夠闖過第七層,這個名額就是他的."

言下意味已然明顯,闖不過第七層,就抱歉了.

雷碩早已從知道了這個消息,所以他一直是最快的速度.

這是他最後的機會,能否翻身的唯一機會.

拼了老命也一定要闖過第七層.

轟!

第三層,雷碩一拳擊碎幻象,整個人半弓著身子,劇烈的喘著粗氣,身上狼狽無比.

"第三層,結束了."

"第七層,我一定會闖過去."

雷碩抬起頭,雙目血紅,閃爍著妖異的瘋癲.

咔嚓!

杜山也擊碎第三層的幻象,踏入第四層.

接下來是諸風.

陳凌卻是拉到了後面.

作為內門最強者,他的速度卻是內門前幾最慢的.

他還沉浸在戰斗節奏之中瘋狂的體悟,每一擊都逐漸變得無華粗暴,簡單直接,卻能起到最有效,最完美的力量展現.

"突破吧,極限."

戰斗中,陳凌猛然爆喝,牙關緊咬,手刀駭然揮落,迎上幻象碩大的拳頭.

啪!

在碰撞的瞬間,陳凌體內陡然爆響,那是骨骼爆響的聲音.

咔嚓!

幻象分崩離析.

"極限,真氣品質生生提升了百分之五."陳凌裂開染血的嘴唇大笑起來.

他幾乎沒怎麼動用武技,純粹的真氣,純粹粗暴的招式,在這樣直觀的戰斗下,真氣品質得到的淬煉是日常的數倍.

在壓力下,真氣品質因為戰斗生生突破提升.

這就是極限的突破.

人的潛力無窮,不逼迫自己,永遠都不知道自身的極限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