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飛沖天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七章 一飛沖天

"搬山石."

陽光下,陳凌眸子微眯,燦星般的眼睛閃動著讓人無法捉摸的光芒.

搬山宗的搬山石,是一種極為榮耀的儀式.

因為搬山石往往意味著晉升,實力的晉升,地位的晉升,對于任何一個武者來說,都充滿了莫名的威嚴.

當然,對于一些人來說是榮耀.而對于另一部分人則是羞恥.

"陳凌,九塊搬山石為武脈巔峰,達到十塊便是血丹境,只要你能搬動十塊山石,便可成為內門弟子."

姜瀾俯瞰著陳凌淡淡的笑道.

在他眼中,陳凌成為內門已是板上釘釘.

不過,對于陳凌他卻是愈發好奇了起來.

在一個月前,他還能看透陳凌修為,但今日,他卻是只能看到一團模糊,陳凌的修為竟是被徹底掩蓋,他只能有一絲隱晦的感覺陳凌是血丹境.

"這小子真的是陳家那個廢物嗎?都說天才都是沉寂多年,一鳴驚人,不過這小子就算是沉寂,似乎也沉寂的太長了吧."

姜瀾想不通.

想不通他也懶得去想了,只要陳凌有足夠的天賦,那麼宗門就會去培養他,這就足夠了.

"你准備一下就開始吧."

隨著姜瀾聲音落下,廣場外眾人的神情都是促狹了起來.

搬動十塊山石?

做夢呢吧.

"媽的,王浩呢?那家伙怎麼不見了?老子還等著拿錢呢."

"艹,這混蛋果然沒來."

"放心,他跑不了,別忘了可是有齊少在呢,等結束了我們一起去找那家伙要賬."

"哈哈,終于從王浩手上贏回來一次了,爽."

"嘿嘿,如果陳凌能搬動十塊山石,老子把這十塊山石給吃了."

"滾吧去,一百塊我都願意吃."

……

"老龐,你現在應該能搬動十五塊了吧."古博打量著一塊塊山石,淡淡笑道.

龐樂咧嘴一笑道:"差不多,跟古哥比還差遠了."

"古哥應該快要跨入血丹高階了吧."齊軍眼神泛熱的看著古博.

"哈哈,還差點."古博搖頭一笑,不過臉上的得意與傲然卻是掩飾不去.

"陳凌動了."林小語的目光一直盯著陳凌,看到陳凌走向山石,她俏目一眨,戲謔的道.

頓時,眾人目光齊齊注視.

陳凌一步步走到山石跟前,微微低頭,露出一抹別人看不到的冷笑.

"起."

他身軀驀然彎曲,雙手抱著巨大的山石,一聲低喝,山石拔地而起,被其雙手擎在頭頂.

"這一方山石重達千斤,十塊就是萬斤,萬斤重力沒有血丹境,根本承受不住,希望這小子可別被壓扁了."

龐樂嘲笑的道.

"有姜堂主在,他想死也沒那麼容易啊."古博雙手抱胸,嘴角噙著一抹譏笑,對那一幕似乎樂的一見.

廣場上,陳凌身軀挺直,直視前方.

一塊山石,一千斤而已.

"加."

他沉聲道.

旁邊執法弟子迅速搬起一塊山石,穩穩的拋在了第一塊山石之上.

兩塊.

"加."

"加."

"加."

陳凌口中聲音不斷,一塊塊山石重疊.

他雙臂如同擎天巨臂,紋絲不動.

頭頂山石已然重疊至數丈之高.

八塊了.

"加."

陳凌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波動.

"這家伙難道達到武脈九重了嗎?竟然敢加第九塊."

"他之前是武脈八重,不過就算達到武脈九重,也就止步于此了,沒有覺醒血脈,永遠都無法踏入血丹境."

"最後一塊了,看著吧."

"如果我是他,就直接認了,何必在這丟人."

嘭!

第九塊山石穩穩落下.

陳凌如同山峰一般巍峨不動,擎著數丈高的山石,屹立在廣場上顯得格外凜然.

"加."

嘭!

第十塊.

陳凌身形一動不動,穩穩的若蒼松一般.

"我靠,我眼花了嗎?"有人揉了揉眼,茫然的看著這一幕.

"十塊……沒倒下,這怎麼可能?"

短暫的死寂之後,群眾一下子炸鍋了.

齊軍更是腦袋一片空白,呆呆的道:"這,這山石不會是假的吧?"

"他怎麼可能扛得住十塊?"

林小語使勁的揉了揉眼,眼沒花啊.

"十塊,他是血丹境."古博慵懶的神情一下子肅然了起來,死死的盯著陳凌,眼中閃過一抹驚色.

"只有血丹境才能抗住十塊,他一定是血丹境."

"你們不是說他是廢物嗎?"

古博和龐樂都是盯住了齊軍和林小語.

"這,這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齊軍仿佛沒有聽到古博的話一般,結結巴巴的喃喃自語.

"他連血脈都沒有覺醒,怎麼可能突破血丹境,這一定不是真的."林小語連連搖頭,面色發白,難以置信這一幕.

古博和龐樂對視一眼,然後看向陳凌,都是若有所思.

"加."

陳凌的聲音再度響起.

沉穩有力的聲音,卻似一顆炸雷,在眾人耳邊爆起.

嘭!

第十一塊.

全場一片死寂,目瞪口呆,瞠目結舌.一眾人,好半晌都沒回過神來.

齊軍和林小語終于是被驚醒,傻傻的看著這一幕.

"十一塊,他真的是陳凌嗎?"

齊軍緊緊握住了拳頭,雙目圓睜,有一種想沖上去親自實驗一下陳凌修為的沖動.

林小語心頭,突兀的生出一股後悔.

他難道一直在隱藏?

山石不可能作假,也就是說陳凌的修為達到了血丹初階.

比齊軍快一步達到了血丹境.

相比眾人的震驚,姜瀾卻是神色如常,這一幕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加."

"加四塊."

姜瀾瞳孔猛然一縮,驚駭的瞪著陳凌.

加四塊?

十五塊,那可就是相當于血丹中階了.

一個月前,陳凌不過是血丹初階,難道他一個月就達到了血丹中階?

嘭!嘭!嘭!嘭!

四塊山石接連落下.

陳凌身子顫抖了一下,雙臂微顫,他一咬牙,血丹凶猛運轉,真氣噴湧,頃刻間身軀筆直,雙臂肌肉虯結,強大的力量死死頂住了十五塊山石.

若是催動血脈,十五塊並不是他的極限.

不過,十五塊已然足夠了.

這一刻,廣場外一片死寂.

眾人呆滯,甚至古博和龐樂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姜堂主,弟子已經達到極限."陳凌直視著姜瀾緩緩道.

氣不喘,臉不紅.

姜瀾深吸了一口氣,雙目放光.

天才.

這小子絕對是一個天才.

"好,好,好."

姜瀾猛然一揮手掌,連說了三個'好’字.

"從今日起,你便是內門弟子."

姜瀾的喝聲,將眾人震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