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吞天血脈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章 吞天血脈

此刻,他恨不得殺了齊軍和林小語.

但,即便是殺了二人也于事無補.

陳凌痛苦的抓著腦袋,有一種崩潰的感覺.

即便是無法覺醒血脈,都沒有讓他這般痛苦過.

林小語的背叛,引發的一系列後果,讓他難以承受.

陳家,是他的家.

他被陷害,怎麼解釋都沒用,家里人相信又如何?外面人會相信嗎?

他不喜歡林小語,外人信嗎?

林小語會喜歡他嗎?傻子都不信一個天才會去喜歡一個前途已廢的他.

所以,這個局是死局.

"玉瓶."

陳凌猛地想到了鸞竹留下的玉瓶.

在見到鸞竹的時候,後者身上的傷勢極重,那根本不是尋常武者或者妖獸能夠做到的.

後來,他隱隱猜到鸞竹的實力至少也在天丹境以上.

天丹境.

神武大陸武者境界分為武脈九重,血丹,地丹,天丹,天丹之上乃是武王,武皇,武尊.

整個雷域,天丹境武者都是鳳毛麟角.

鸞竹的身份可想而知.

陳凌雙目冒火的盯著玉瓶.

"如果這里面的精血真的可以讓我覺醒血脈,以我的天賦,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對自己的修煉天賦,陳凌有著巨大的自信.

陳家年輕一輩族人中,他的修煉天賦堪稱第一,甚至在整個北玄城都無人可及.因為血脈無法覺醒,最後他幾乎是荒廢了修煉,否則的話他早就達到武脈九重了.

但悲劇的是他無法覺醒血脈,在關鍵的血脈力量面前,他修煉速度再快也無濟于事.

"拼了,如果能覺醒,就有希望揭穿那兩個賤人報仇."

陳凌雙目泛紅,一咬牙,緩緩打開玉瓶.

轟!

一股極端恐怖,暴虐的氣息洶湧而出.

濃重的煞氣,讓他瞬間窒息,意識似乎被一片血腥的汪洋淹沒.

啪!

陳凌心髒突然一抽,全身真氣瘋狂運轉起來.

陳凌清醒過來,還沒來得及緩和,就被體內這一幕給搞懵了.

這是什麼情況?

"這到底是什麼妖獸的精血?僅氣息就如此恐怖,而且還引動了我體內的真氣?"

"引動我的真氣……說不定真的能讓我覺醒血脈."

陳凌眼中泛起一抹喜色.

神武大陸血脈無數,而某些妖獸的精血的確是能夠提升武者的血脈,甚至是促進覺醒.

但,必須要和武者體質以及血脈屬性十分契合的才能做到.

身體的異變,讓陳凌想到了這一點.

當即,他毫不猶豫一口吞下了瓶內精血.

他卻沒有注意到,那一滴精血中還帶著一絲極其稀薄的青色.

轟!

精血入體,陳凌腦袋'嘭’的一聲,身體仿佛爆炸一般,磅礴滾滾的煞氣瞬間淹沒了他的意識.

他體內血液盡數沸騰,在這一滴精血的力量下滾滾洶湧.

在他丹田位置,真氣急速運轉,化作了一團漩渦.

絲絲血氣湧入丹田,融入其真氣之中.

隨著時間流逝,陳凌體表被一層厚厚的血痂包裹.

他的丹田,真氣漩渦中央,一顆血色丹丸悄然凝結.

血液沸騰,滾蕩不休,貪婪的融合著那一滴精血.

奔騰的鮮血中更是隱隱傳出驚天的咆哮.

那一滴精血太強大了,到最後,還剩大半湧入丹田,融入了那顆拇指大小的血丹之內.

至此,陳凌體內漸漸恢複平靜.

昏死過去的陳凌對這一切毫無所覺.

翌日,清晨.

咔嚓!

陳凌意識醒轉的那一刻,體表血痂陡然破裂,若蛋殼碎裂一樣落了一床.

睜開眼的瞬間,陳凌心有余悸的看向自己的身體.

服下精血那一瞬間的恐怖感覺,讓他後怕至極.

"竟然沒死."

陳凌吸了口涼氣,昨夜吞下精血那一瞬的恐怖感覺,讓他突然有種劫後余生的慶幸.

"額."

不過很快,體內的一切,就讓他目瞪口呆.

"血丹,我的血脈覺醒了,哈哈,血丹,血丹境."

望著丹田那顆拇指大小的血丹,陳凌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只有覺醒了血脈之人,才可以凝結血丹,這是常識.

"昨夜之前,我才武脈八重,開辟出三百零一道武脈,一夜之間全身武脈盡開,竟然達到了血丹境."陳凌震撼激動過後,一副見鬼了的樣子.

這也太生猛了吧?

他連忙仔細體會起來.

半晌,陳凌滿臉興奮.

血脈覺醒了,全身氣血簡直強大的可以一拳轟死一頭妖獸.

真氣之中,也蘊含著一股極為特殊的力量,那是血脈的改變.

武者一旦覺醒血脈,血脈力量就會融入真氣,潛移默化的改變真氣特質,使得武者真氣威力隨之提升.

神武大陸的血脈力量分為一品至九品.

一品血脈覺醒後,真氣力量在血脈增幅下,至少能提升百分之十,血脈品級越高,武者真氣越強悍.

若是擁有九品血脈,血丹初階戰力甚至堪比血丹高階武者.

陳家的血脈乃是三品血脈'滴血重生’.

這種血脈是恢複類的,受傷之後恢複力驚人,據說若能將其修煉到九品之上,就能夠達到滴血重生的地步,只要還剩一滴血就不死不滅.

當然,血脈的修煉提升十分艱難,能夠達到三品就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了.

三品血脈的增幅乃是百分之三十,在搬山宗以及北玄城已經十分強大.

"不知道我的血脈達到了什麼地步."

陳凌舔了舔嘴唇,迫不及待拿起一把刀子在胳膊上劃了一刀.

唰!

他這一刀毫不留情,眉頭一皺,一股血箭便是飆射而出.

然後,不到一息之間,足有三寸多長的巨大口子竟然是瞬間愈合,連一絲疤痕都沒有.

"嘶."

陳凌握著刀子呆呆的看著沒有一絲傷痕的手臂,腦袋一片空白.

"這,這也太恐怖了吧?父親已經達到三品的血脈濃度,也沒有這麼可怕.我的血脈到底是什麼品級?"良久,陳凌咽了口吐沫喃喃自語.

"哼,這可不是那什麼垃圾滴血重生血脈,這才是陳家的真正血脈,吞天血脈."

一道不滿的聲音突然響起.

"什麼人?"

陳凌面色大變,警惕的盯著四周喝道.

"別找我了,我是你的祖先陳風,這只是我留下的一道血脈之念,只有後人覺醒了陳家真正的血脈後才會出現."

"祖先陳風?"

陳凌張大了嘴巴,滿臉僵硬.

陳家的祖先,的確是叫陳風.

難道真的是我陳家祖先?

"您,您真的是陳風先祖?"陳凌小心翼翼的道.

"廢話,老子在你的血脈中醒來,除了你的祖先還會是誰?"陳風沒好氣的怒道.

"先祖,晚輩不敬,還望先祖諒解."陳凌仔細感知,那聲音似乎真的是從自己體內發出的,陳凌心頭頓時再無懷疑.

這種先祖的血脈之念,在神武大陸倒也不是秘密.

"先祖,您,您剛才說的吞天血脈是什麼?陳家的血脈難道不是滴血重生嗎?"陳凌好奇的問道.

陳風之前的一番話,實在是讓陳凌震動.

滴血重生,三品血脈,竟然不是陳家的真正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