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疑惑
"城隍?有這個職務麼?"

郭大路看了眼這女人的行為,皺了下眉頭回道.剛才來了一個大王,現在又出現一個城隍,自己穿越時空了麼?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女人身上的特別之處,郭大路都想把她當成神經病了.還城隍,特麼的開著悍馬的城隍,自己還奧特曼呢.什麼時候城隍變的如此時髦?還換成了女人?

"年輕人,要有敬畏之心.不管什麼年代,城隍這個職務一直都存在.你有能力,難道帶你入行的人沒告訴你麼?"

"我們的職責就是清理每個城市的孤魂野鬼,送他們上路,保護一個城市的安甯.與時俱進,我們也會!"

"這些鬼魂並不歸我管,所以他們要做什麼跟我並沒什麼關系.只有他們出了某個圈子後,就歸我管了,比如現在!"

戴墨鏡的女人對于郭大路的話不至可否,一邊跟郭大路解釋了下,一邊閃電般的掏出自己身上的一把槍,朝困在郭大路面前的那群鬼魂連開了幾槍.

那些鬼魂眼睜睜的看著子彈帶著金光朝自己飛來,卻無法動彈,只能閉上眼睛等死.這些子彈雖然不是真實的子彈,但是對付他們卻非常管用,一旦挨上,神魂俱滅!

只是等了會,那些子彈並沒如同想象那樣落在他們身上,一群人偷偷的睜開眼睛看了下.發現那些子彈此刻竟然全部停在他們面前,就那樣懸著.

"你們城隍就是這樣辦事?不問問他們為什麼會在這里,也不看看他們是否有問題,就這樣直接把他們處理掉了?"

雖然自己把這些鬼魂全部留在了這里,但是對于有些事情,只要是不是什麼危害很大的東西,郭大路一直都不怎麼愛搭理,這些東西有他們存在的理由.

所以這一路來,連接碰上兩個異常的老人,他都沒出手過.如同沒看到一般,做著自己的事情.

但是,現在不一樣,當這個老人想要為難幾個年輕人的時候,還包括自己.郭大路就不得不出手,不過他也沒准備直接讓老人消失.

他只是困住了這些家伙,然後准備問問那老人口中的大王是什麼東西,竟然直接就在路上攔著要人,這似乎太高調了些.郭大路並沒其他的打算,也沒想得罪誰.

這些東西原本被自己控制住了,但這女人動手的時候不問問自己就動手了,這太不給面子了吧.

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夠快,連自己現在也成了她的幫凶了,還可能會得罪那個老人口中的大王.郭大路的神色非常不滿,看著面前的女人.

無論是這女人還是剛才的老頭,他們的話有點莫名其妙,似乎這些東西還分區域和圈子一樣,還有大王城隍.

這已經脫離了郭大路的認知,讓他越發變的謹慎起來,感覺城市的這些東西套路似乎很深一般.

"不需要問,我是城隍,我說了算!不能去地府或者不願去地府投胎的靈魂,無論什麼情況,我都可以直接消滅.更何況他們出了某個圈子,過了線!"

見郭大路攔住了子彈後,戴墨鏡的女人也不惱.吹了吹槍口的硝煙,然後收起自己手里的槍,悠閑的說道.

對于郭大路的責問,只是稍稍解釋了下.至于自己朝郭大路困住那些東西開槍這件事情,她只字未提,也沒解釋那些東西的來曆.

"這個城市這麼大,城隍就那麼幾個人,我們極度缺乏人手,沒那麼多時間個個去查問.壞了規矩過了線,就應該受到懲罰."

"……"

郭大路沒有吭聲,直接用沉默表示了自己的不滿.這個城市相對他來說,還是個陌生的城市.

有些事情沒經過調查,他不會輕易給什麼結論.很多時候,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會是真的.

戴墨鏡的女人見郭大路竟然不吭聲了,有點好奇的看向郭大路,想從這個年輕人身上發現什麼.

她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有點好奇,明明就是個年輕人,竟然讓她看不出底細.明明有一身的能力,現在似乎能發揮出來的不多.

偏偏身上還帶著陰氣,跟那些東西一樣.但是她能確定,這個年輕人並不是那些東西,他身上的情況很特別,似乎跟自己有點相似.

"年輕人,你不是普通的人,看起來對自身的情況似乎了解一些.還會使用部分自己的能力,可惜沒有把能力全部發揮出來.但是有些東西,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圍著郭大路轉了一圈,戴墨鏡的女人品評了一番.這讓郭大路很不舒服,感覺自己就像在豬欄待賣的豬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戴墨鏡的女人趁郭大路放松的時候再次出手,那些懸空的子彈突然加速,然後把那些鬼魂全部消滅了.

"想來沒有高人指點過你,浪費了你的天賦.走吧,我送你一程,剛好我要去大學城那邊辦事.今天晚上的事情並沒那麼簡單,後續的麻煩還多著呢,這些事情你管不了."

消滅了那些鬼魂後,戴墨鏡的女人輕松的跟郭大路繼續交談.她原本還擔心這年輕人會繼續跟自己對抗下去,那樣就有點麻煩,她不介意和郭大路交手一場看看,但是沒那必要!

自己雖然鑽了空子,但是這年輕人還是能反應過來.不過郭大路沒有繼續出手,這讓戴墨鏡的女人心情好了不少.

看到郭大路的年紀和走的方向,戴墨鏡的女人就知道郭大路的目的.這個東西並不難猜,沒誰會吃飽了大半夜的跑這地方來玩,所以她想緩和下和這個年輕人的關系.

郭大路看了眼這個女人,心中有點顧忌.這是他第一次碰上特殊類型的人,還是官方代表,他以前沒有見過這類人.

剛才他其實可以擋住那女人的出手,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擋,所以沒有出手.不過他倒也沒拒絕這個女人的好意,而是跟著上了車.

很多時候,不是自己怕事就不會沒事,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自己不同意也沒辦法.另外從這里到自己學校,那還有點距離,他懶得走路了.

至于這個女人說的後續麻煩,郭大路並沒去想那麼多,今天晚上的事情並不是自己主動惹的事情,而且他也沒主動做過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