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你記起我了?
夜景怡人,璀璨星光點綴在二人身上,如精良電影里才有的美好畫面.微涼的江風吹拂而來,本應感到舒適的藍心卻嬌軀緊繃,掌心滲出細密的汗珠,好不局促.就連望向蕭正的輕柔目光,也略顯躲閃,不敢直視.

反觀蕭正,在面對藍心這無心之說時,臉上卻絲毫沒有掩藏,咧開嘴,笑的頗為坦然:"我兜里的錢買不起船票."

一千塊一張的船票,不是誰都有能力支付的.坐吃山空的蕭正早已花光了積蓄,別說買船票,連下個館子都得悠著點,就怕撐不到領工資.

他說得輕巧,看得通透,絲毫不覺得臉面無光.卻是讓藍心一陣心酸.在她眼中,這世上只有兩種男人不在乎面子與尊嚴,一種是情商低下的弱智,另一種是被殘酷現實折磨得認命的男人.哪怕是後者,在有掙紮的余地的情況下,也不願輕易被人看扁.

可蕭正呢?

他甚至連掩飾的心情也沒有,坦然的吐露了實情,一臉淡然.

這還是那個明珠一中的小霸王麼?

藍心痛心極了.俏臉上卻不敢有絲毫表現,強忍著難受笑道:"我看你不是沒錢買票,而是覺得坐在這里能欣賞進進出出的大美女."

蕭正也不解釋,打了個響指道:"根據我這半個小時的研究,上明珠一號的美女還真不少."

藍心捋了捋耳邊的青絲,抿唇笑道:"我們上去吧."

蕭正點點頭,跟著藍心上了讓普通市民望而怯步的明珠一號.用意雖不明顯,卻被慧眼獨具的藍心迅速察覺到.蕭正在步伐上,明顯稍慢了小半拍.也不是對藍心的尊重,還是養成了矮人一頭的習慣.

明珠一號的底層就是客容量最大的餐廳.有卡座,也有包廂,地理位置不同,消費水平也不一樣.但論及菜品和服務,都是明珠最尖端的水平.單單是靠著窗戶,能一覽絢爛夜景的四人座餐桌,最低消費就是八千八百八十八,還不包含酒水.而環境怡人,視角更好的包廂,就基本上數以萬計,沒有最低消費了.

一樓除了占據一半格局的海鮮餐廳,還有環境雅致的茶舍,咖啡廳,按摩屋等休閑場所.適合胡吃海喝後醒酒休憩.蕭正本以為晚餐會在大氣而奢華的海鮮餐廳進餐,不料剛進一樓,就有一名穿著隆重的大堂經理朝二人走來.

"藍總.位置已經幫您准備好了.您是直接上去就餐,還是先去消遣一會?"

藍心回頭詢問蕭正:"你肚子餓了嗎?"

蕭重點頭道:"已經前胸貼後背了."

"那我們先去吃飯."藍心說罷,便由大堂經理領著直奔三樓.

二樓有精彩紛呈的雜技表演,以及男人們愛看的美女秀.這些都是向客人免費提供,也算是值回那昂貴的一千門票.而三樓則是檔次更高,也更靜雅的餐廳.和一樓同樣的占地面積,所能容納的客人卻激減大半.菜系更是廣泛到世界各地.一樓以空運海鮮為主.三樓的後廚則集中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廚.只要你想得到,後廚就一定能做得出.基本上能滿足客人的所有需求.

當大堂經理將藍心這位重要客人領到視角最為通透的甲板上時,蕭正的唇角終于泛起一抹尷尬的笑容.

這陣仗未免太大了吧?

三樓的餐廳區域本就一席千金,隨便訂一張餐桌都需昂貴花銷,遑論在這僅有一張餐桌的甲板上?

此甲板非漁船的簡陋甲板,而是裝飾奢華之極,閃爍著璀璨星光的頂級餐位.置身此處,不僅能俯瞰波光粼粼的江面,更能一覽岸邊的明珠夜景.寬敞通風,環境優雅.可謂三樓中最昂貴的位子.

餐桌上有質料柔滑的餐布,兩盞燈光柔和的白色蠟燭.就連那餐椅,也做工精細,甫一坐下去,只覺觸感柔軟,舒適之極.

待得二人落座,兩名身著旗袍的優雅女士端著紅酒走來,在那造價不菲的高腳杯中斟了半杯,而後紛紛立于兩側,等候著客人們的吩咐.

面對這高規格的進餐環境,見慣大場面的藍心習以為常,但她多少有些擔心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蕭正不適應,也沒敢自作主張,只是面帶柔色的問道:"我也不知道你愛吃什麼,所以就挑了這個地方,這里什麼菜式都有,你看看有什麼想吃的."

說話間,一名站在旁邊的旗袍女郎端著菜譜過來.可就在蕭正接菜譜的一瞬,藍心猛然意識到一個嚴重問題.

菜譜根本沒有中文,除了英文,最常見的也是法文.基本上按照菜系的知名度進行配文.格調之高,許多客人即便有錢,也未必能嫻熟點餐.藍心相信以蕭正的英文水平,點普通菜系問題不大,可要是點諸如法國菜日本菜,那就存在不認字的風險了.

故而蕭正甫一接過菜譜,她也緊跟著翻開了菜譜,善意道:"其實我們華夏人的口味還是比較專一的,對那些亂七八糟的菜系,根本就吃不太慣."

藍心因工作需要,對大多數主流語種都有系統學習過.即便達不到太高的水平,正常交流或是識別倒也不存在問題.但她一面說,一面為自己點了幾樣用英語標注的菜色.算是給蕭正開了個好頭,防止蕭正不識字,陷入尷尬.

"來這麼高級的餐廳吃飯,怎麼能點一些普通飯店就能吃上的菜呢?"蕭正翻了幾頁菜譜,隨口說了幾道知名度不高,卻深受資深美食家追捧的菜肴.法國的,澳洲的,包括南非的,應有盡有.說的還都是標准的各國語種.其中一道南非著名菜肴就連藍心也聽著繞口.柔美的俏臉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合上菜譜道:"那我和你點一樣的."

說罷,吩咐旗袍女郎收回菜譜,送單下菜.

旗袍女郎走後,藍心也請走了另一名女郎,營造出靜雅而美好的二人世界.她輕輕品了一口美酒,捋了捋被江風吹亂的發絲,目光柔和而朦朧的問道:"你怎麼會說這麼多國家的語言?而且聽你的發音,起碼達到了國際標准,有系統學習過嗎?"

蕭正絲毫不顯拘謹的笑道:"也不算系統學,就是有機會就學兩句,可能我在語言方面還算有點天賦,學起來也不算太難."

"一般人可不會花時間學這麼多語種."藍心面露好奇之色,儼然褪下了新奧cfo的高貴外衣,露出小女兒心態問道."你在進入新奧工作之前,都做了些什麼?"

"什麼都做,剛出社會那段時間,我還在工地上搬過磚,提過灰桶,後來慢慢有了工作經驗,才做些稍微輕松的工作,不過說起來,大部分時間還是靠體力混飯吃,不值一提."蕭正一臉輕松的說道.

蕭正並非撒謊,剛從部隊出來,他的確在工地上干過.後來飄洋出國,干的也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玩命的活兒.靠體力不說,還得靠勇氣.一雙全是老繭的粗糙手掌就能看出,蕭正這些年過的絕對不輕松.

聽著蕭正的漫談,藍心心頭苦澀.卻是極力按捺,抬眸問道:"那你現在還有和以前的老同學聯系嗎?據我所知,咱們這幾屆的一中校友可是出了不少人才."

蕭正牛飲半杯紅酒,吐出一口濁氣道:"我一個半路退學的壞學生,人家只怕躲我都來不及,誰會主動和我聯系啊."

藍心情緒頗為激動的說道:"誰說半路退學就是壞學生?每個人都應該有自我選擇的權利."

蕭正微微一怔,奇道:"藍總.莫非你也半路退學了?如果我不小心揭開了你的傷疤,我誠摯的向你道歉."

說罷,他舉杯一飲而盡,酣暢淋漓.

"好酒!"

蕭正回國後就一直過著清貧拮據的生活.別說像這種上萬塊一瓶的高檔紅酒,就算是幾百塊一瓶的劣質洋酒,他也沒舍得喝過幾次.如今有白富美請客,他自是要大快朵頤,喝個痛快.

美滋滋的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在一旁看得心堵的藍心卻柔聲說道:"空腹喝酒對身子不好,等上了菜,我陪你一醉方休."

蕭正神情異樣,目光略微迷惑的望向藍心,終于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藍總,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

藍心美眸一亮,激動道:"你記起我了?"

蕭正困惑的搖了搖頭:"不記得.但我覺得你有點眼熟,可能我們在哪里見過?"

藍心難以掩飾胸臆的澎湃,玉手兒緊緊攥住酒杯,目光灼熱道:"你再想想,我叫藍心啊!"

蕭正尷尬道:"藍總.我當然知道你叫藍心.可是--我對你的樣貌還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可名字,我真的想不起來."

藍心略有些失落,但她不怪蕭正對自己如此陌生,別說他這種高中時期的風云人物,即便是許多默默無聞的同班同學,在見到自己之後,也很難聯想到高中時期的藍心.那時的她低調,平凡,就連還算突出的學習成績,也淹沒在了尖子如云的實驗班.了無痕跡.

可正因為如此,終是讓藍心下定決心,要將一切和盤托出.

她無法忍受與蕭正相識不相認的折磨,更不想欺騙她曾發誓要喜歡一輩子的男人.商場磨礪出來的心理素質無法讓她在面對蕭正時游刃有余,一次又一次的心潮湧動讓她無所適從,連每說一個字,都仿佛灼燒著她的靈魂.

她受夠了隱瞞,也厭倦了偽裝,哪怕僅僅只是一天,卻讓她身心疲憊.

七年的等待換回一次意外的相逢,這豈非是老天對她的眷戀?

藍心仰頭飲下紅酒,俏臉迅速浮現醉人的紅暈,正要鼓足勇氣向蕭正表明一切,一把略帶嘲諷意味的男中音悄然從遠方飄來.

"藍總.你竟然指望一個成天和小太妹鬼混的男人想起你?不誇張的說,就算他說想起你了,只怕也別有用心.而不是真的記起你是誰,以及你曾為他付出的一切." 小說女神的近身護衛 最新章節正文 第二十二章 你記起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