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
g,更新快,無彈窗,!

"很好……"這聲音落下,離天宗此行的帶隊者便已然湊到了江一的身邊."不過,無論如何,你今日必死!"

"那也要試試看!"

江一與其針鋒相對,星芒劍努力的想要催動劍中的勢,卻始終無果,無奈之下,江一也只能硬碰硬的戰斗,勉強自保之余,琢磨著如何讓對方與他們同歸于盡!

說什麼逃離?江一已經不再去想,畢竟,逃離的機會太小了,小到江一都覺得似乎有些渺茫,奔著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的態度,江一幾乎放棄了自己所有的防禦!

另一側,靈塵同樣如此,鮮血已經濺染周身,有敵人的,也有自己的,可靈塵同樣凌然不懼,一點都沒有大家公子嬌貴的樣子,此刻,紫龍劍高高揚起,紫龍劍的勢自劍芒之處奔騰而出,將那面前數人推翻在地!

靈塵趁勢上前,狠狠的一劍刺入了面前之人的心窩,鮮血噴湧,又一人殞命!可也正是這一瞬間,靈塵的身子卻是被五六道人影圍在了正中間,刀槍劍棍高高揚起,眼看靈塵岌岌可危,江一,終于忍不住了!

江一猛地撞開了面前的身影,那人反手一劍,刺在了江一的小臂之間,江一吃痛,卻未曾停下,長劍又從江一的小臂脫落,那鋒銳的刺痛讓江一皺緊了眉頭,可他不敢停,他知道,若是晚了,那靈塵也就完了……

雖說或許他們遲早會死,可能拖一瞬間,便是一瞬間,或許,能多殺掉一個敵人,或許,能有些許轉機那?

江一到了,圍繞著靈塵的那些人,其中一人正背向江一,當江一到的時候,這人正笑得有些森然,大刀就要劈砍而下,卻見一抹劍尖,出現在了自己的胸前……

緊接著,撕心裂肺的疼痛傳遍周身,這人竟是再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眼神便變得有些渙散……

其余幾人看到了江一的到來,加快了手中速度,欲要先除靈塵,再將江一格殺當場,卻不曾想,眼看這高高揚起的刀槍棍棒就要砸落在靈塵的頭頂上之時,江一一躍而起,橫身在了這刀槍棍棒與靈塵的中間……

這一幕,讓靈塵有些似曾相識,那一夜,為了救江一,靈塵也是這麼飛身一撲,擋在了江一和那冰霜戾狼的中間……

靈塵瞪大了眼睛,已然有些失神,他看到江一的嘴角有鮮血溢出,他看的江一的左臂與肩膀接壤的地方,似乎已經有些塌陷……

靈塵一聲怒吼,突然在這江一身形還未曾落下之時,抖直了長劍,在原地轉了一圈!

紫龍劍何其鋒利?雖然不如紫皇劍,卻也同樣是靈劍!

這周圍原本正在攻擊的人突然感覺膝蓋一痛,似乎下肢再也支撐不了自己的身體了一般,竟是不約而同的齊齊跪下,將靈塵環在了正中間!

"啊啊啊啊!"

靈塵接過江一,仰天怒吼,雙目猩紅,看著此刻精神萎靡的江一,厲聲開口.

"今日我靈塵若是不死,他日,我再歸來之時,便是你們離天宗滅宗之日!"

江一勉強支撐著身體不倒,口中鮮血不住流淌,背部那疼痛,似乎已經因為太過劇烈而麻木,江一將星芒劍的劍尖持在地面之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此刻,兩人雖然勢弱,卻給人一種絕強的霸道的感覺,似乎,這天都要為他們的意願而轉變!

這場原本壓倒性的戰斗,竟然因為靈塵一聲怒吼而暫停,那跪倒在地的幾人,此刻持著自己的兵器,勉勉強強的想要起身,帶隊之人緊咬鋼牙,握緊了手中的長劍,一言不發!

江一突然想到了自己手中,還有那當初遺千年贈予自己的兩枚藥丸,他記得清楚,遺千年說.

非必死之傷,皆頃刻而愈!

想到這里,江一手指之上儲物戒指流光一閃,就在眾人的目光中,取出一枚小瓶,毫無顧忌的倒出其內的丹藥,塞入了自己的口中!

頓時,江一只覺自己周身百骸似乎重新充滿了力量,原本骨骼塌陷的地方,也重新歸位,內髒的傷損,轉瞬愈合!

江一蒼白得面孔,終于恢複了一絲血色,另一枚藥丸,江一直接塞到了靈塵的手中,開口與靈塵道.

"非必死之傷,頃刻而愈!"

靈塵還未曾反應過來,尚要多說什麼,卻見江一已然提劍而出,將他們兩人身側跪倒之人紛紛擊殺,便又一次疾沖到了戰圈之中.

江一心中很清楚,這場戰斗到目前為止,哪怕他們重新痊愈,也依舊是他們處在弱勢,再怎麼說,離天宗還有二十多人尚存,打他們兩人,就算是活活的耗,也能將他們耗死!

靈塵終于反應過來了,原本想要將丹藥歸還給江一,以備不時之需,畢竟,他的傷勢,還並不算嚴重,還沒有到服用這麼寶貴的丹藥的時候,靈塵心中很清楚,這樣的丹藥,恐怕江一也並沒有什麼儲備,或許自己手中的一枚,便是最後一枚……

可此刻,已經來不及了,江一已經完全處在了混戰之中,想要將他拉出來,已經來之不及,靈塵只得將丹藥握于手中,另一手又一次揮動起紫氣盈盈的紫龍劍!

傷勢,越來越重,江一拼了命一般的想要多拉幾個人和他共赴黃泉,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切的真正元凶,沒想到,自己竟然卻還是要在元凶這里殞命……

江一不禁有些自嘲,看來,幽靈學院,恐怕他真的是去不了了……

那最後一枚丹藥,靈塵還是吃下了,不論是為了能夠多殺幾個人墊背,還是為了與自己的兄弟再好好的酣戰一回……

原本,遺千年為了防止江一路途之上有什麼不測而以備不時之需的丹藥,卻在他們走了還不到一個月,便已然全部用完……

真的山窮水盡了……

江一和靈塵又一次聚在一起,看這地面之上十多具屬于離天宗之人的尸體,開懷一笑,那是他們的戰績,此刻,縱使身死,又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