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專注坑弟子的司業
g,更新快,無彈窗,!

面對親王的憤怒,司業們只是淡定如常,面帶冷笑.

"好個泱泱大國,何為大?地域遼闊是大,百姓眾多是大,兵強馬壯也是大,但都大不過人的野心,想一統天下的人不止你商夷國,七國群雄皆有此心,在本司業看來,有此野心之人皆可與商夷國並齊,再說親王你,三言兩語便惱羞成怒,依著我看,你這心懷還大不過我學院中的弟子……"

老教說著,手指頭在遲歸,魚非池,石鳳岐之間來來回回搖了搖,最後點在了魚非池身上,"大不過她."

魚非池這會兒還在吃著葡萄,滿手的葡萄汁,這般被老教指中,看著當真不雅,艾幼微更是直接掩面有些沒眼看,魚非池心下一聲罵:"學院這坑弟子的毛病,到底什麼時候能改改?"

親王一聲冷笑:"不過一個黃毛丫頭,年輕紀輕輕,司業卻說她可與老夫相提並論,實為謬論."

老教不說話,笑眯眯地看著魚非池.

魚非池生無可戀了一會兒,擦盡手中的葡萄汁,亭亭而立站起身來,理理身上白袍,對著那親王拱手一拜:"親王此言有誤,有些人活一百歲都未活個明白,有些人卻在幼冠之時便通達人世,說來不過一個悟字,而悟道卻是要天時地利人和,一瞬靈光而過,在下以為,年紀並非是判定一個人是否有心懷的標准."

"你這小丫頭片子倒是口齒伶俐,那本王問你,如何解釋我幼女失蹤之事?"

"人有生老病死,指不得生病了呢?"

"哼,無為學院中有大陸最好的大夫,什麼樣的病他們會瞧不好,依本王看,莫不是你們聯手害死了本王的女兒,這會兒想抵賴吧?"說了大半天,可算是繞到正題上.

這位親王大人,來給他女兒尋仇來了.

魚非池面不改色,一派從容:"想來親王您也知道,無為山四周皆是懸崖峭壁,這每年啊,喜歡探險找刺激的年輕人總是特別多,時不時地就三五成群非得去探探山底下有什麼,指不得有高人留下的武功秘籍呢?又或者是哪位富人藏著的金銀珠寶,這一去啊,就再未回來過.親王愛女不見了,說不定,也就是去探險尋寶了."

石鳳岐放下剛拿上的酒盞,唉,這人臉皮之厚,自己還有得追.

"你胡說!"親王氣得胡子都翹起來,這不等于是說他女兒死了也不關學院的事嗎?他如何忍得?

魚非池斂眉堵堵耳朵,實在不明白這些人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的,非得這麼大聲吵吵,又不是誰聲音大誰就是贏家的.

堵了耳朵她才繼續道:"我是否胡說,您問問長公主不就知道了,她也是無為學院的弟子,哦,還有韜軻師兄也是."

商向暖在左首聽了大半天,這會兒已經快要笑出聲來,這位非池師妹胡攪蠻纏的本事她算是開了眼界了,但是曾沛沛的死,里面有太多的小故事,定是不能說破的.

此間之際,她這般說:"舅舅莫氣,師妹所言句句屬實,這一年多的時間,我也是見過不少這樣的人的."

原來那位親王是商家皇兄妹的舅舅,難怪火氣這麼旺.

魚非池點點頭,笑望著商向暖,便知道她會這麼說,只是這一望,她余光瞟見了商略言,這位商帝的表情,有點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