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琉璃美人溫暖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不是一張多麼好看的臉,但卻是一張令人影響深刻不易忘卻的皮相,年紀不過三十,舉手抬足卻隱見帝王氣像,連笑起來時都有些令人生畏,從而能震懾眾人.

他笑音未落,自他身後走出向暖,向暖的白袍與她頭上的頭冠有些不搭的樣子,她拱手行禮:"商夷商向暖,見過司業."

"這是小妹,在無為學院的日子,多謝諸位司業照顧了."

原來是商夷國長公主,皇帝的親妹子,怪不得韜軻對她尊敬有加,她不僅手段智慧了得,連身份也如此不凡,的確是個不錯的效忠對像.

商夷皇帝應該極是疼愛商向暖,說話間眼中都帶著憐愛之色.

那方司業也皇帝聊得盡興暢快,左左右右不過是這樣的馬屁那樣的好話,我祝你桃李滿天下,你祝我國運永昌隆,魚非池聽著噪耳,便專心給遲歸剝起了桔子來,這季節的桔子最是甘甜多汁.

她正剝著,卻見石鳳岐的動作有些奇怪.

少時魚非池是個跟著家中大人練過兩手拳腳的,只不過後來發生些變故,她再用不得功.但底子總在,于是看得出石鳳岐這動作,有點保護意味.

換言之便是,他可以隨時出手,保護魚非池.

在這商夷國皇宮里,誰會對魚非池不利呢?魚非池自己也不知道,但卻把他這個動作看在眼中記下了,答謝了他一個剝好了的桔子.

這方三人正暗自懷著小心思,那方艾幼微輕輕敲了下他們桌子,又指向殿中:"看著."

于是三人聞言望去,好個美人.

秋水作的眼,楊柳掐的腰,美玉為膚朱砂點唇,還有一雙纖細的玉手輕纏著繞指柔.

她跳的這個舞,魚非池沒怎麼研究過有點說不上名字,只覺得這舞好看極了,美極了,美得這一室的流光與堂皇都只配作她眼中光芒與指尖玩物,更不消提她緩緩一笑,魚非池覺得,唉,她若是個男人,也是願意死在這樣的美人懷中的.

但魚非池是個女人,所以她手一揮,左手捏住了遲歸鼻子,右手扳過石鳳岐下巴:"好看吧?"

"勉強還成,但也不及你半點好看."石鳳岐笑彎了眼,她這是吃味了?

魚非池皺皺眉:"你沒受影響?"

"身懷異香而生,世間奇女子,琉璃美人溫暖,我如何能不識得?既然識得,又怎會受影響?"石鳳岐覺著被她這麼捏著下巴也挺舒服的,她手指微涼如塊冷玉,光滑細膩且不近人情.

"這般說來,你倒是個閱盡天下美色的風流情郎了?"女人的重點總是有點奇怪的,就連魚非池也不能例外.

所以石鳳岐低笑出聲,捉住她手放在唇邊輕咬了一口:"我自是萬花叢中過,可我的初吻,卻是你奪走的,這一點你是要負責任的."

"嘖,你這臉真是厚過先人城牆了."魚非池嫌棄地把手拿開,臨了還在他身上擦了擦,誰愛信他這番哄小姑娘的鬼話誰信去,魚非池是懶得信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