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與向暖的夜談
幾人不說話,沉默地接過魚非池分過來的兔肉,從一開始的細嚼慢咽到後來的狼吞虎咽,一只兔子很快就被分食乾淨猶不盡性,石鳳岐試探了幾次想問問剛才是怎麼回事,魚非池只用大塊大塊的肉堵住他的嘴,多吃東西少說話. 最乖莫過于遲歸,他根本不問,只是專心地幫魚非池添柴加火,笑嘻嘻地問著什麼時候才能吃. "小師姐,這些綠樹葉做什麼用的呀?"遲歸問道. "有用的,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魚非池在烤著另外幾只野味,這艾司業他們是擺明了要給他們苦頭吃,這些吃的東西最好是多准備一些,別明天不給早飯,他們就得要餓肚子了. 烤好了要帶走的野味,魚非池重新燃了堆篝火,原本那一堆讓她熄了,地上一堆熱灰和木炭,她鋪開來平平展展地鋪在地上,又放上那幾捆綠樹葉,鋪得密密實實,再鋪上秋葉一層層,松軟舒適,最後再將眾人包裹里帶著的衣服鋪在秋葉上,忙了半天她才站起身,拍了拍手掌:"睡吧,今天晚上就這麼對付一宿,明天去跟艾司業他們算帳!" 向暖伸手探了探,笑聲道:"還真的很暖和,非池師妹好靈巧的心思." "小手段而已,睡吧." 石鳳岐在一邊靜看著魚非池,從她開始烤野味起,她就與平日里不相同,雖然她擅長遮掩也擅長沉默,但是跟魚非池相處得久了,他能看得出魚非池那雙甯靜眼睛之後的複雜心緒. 她有心事. 這個覺不是那麼好睡. 這堆篝火只夠鋪打一個長通鋪,也就是意味著五個人要睡在一起,這個怎麼睡就出了一定的小小問題. 首先,向暖肯定是要睡在邊上的,然後是魚非池,那麼魚非池旁邊到底是睡石鳳岐還是睡遲歸,就是一個比較發人深思的問題了. "她是我小師姐,我不會讓你這色魔挨著我小師姐睡的!"遲歸如是說. "哼,抱都抱過了,背也背了,還怕這一晚上睡一覺,這麼多人我還能對她做什麼啊!更何況還是個花骨頭,連苞都沒打好,我能有興趣?"石鳳岐這般回. "那誰知道啊,你要是給我小師姐下藥怎麼辦?小師姐都說了,你是衣冠禽獸!"遲歸反駁他. "就你正人君子,毛沒長齊了,這些話倒學得不少!我看你也不是什麼好鳥!"石鳳岐諷刺他. 向暖躺在松軟又暖的樹葉床上,碰了碰魚非池的胳膊:"師妹,這兩人不會吵一晚上吧?" 魚非池閉著眼:"吵吧,最好吵到天亮,誰都別睡了." "你不勸勸?" "他兩不睡,韜軻師兄就不敢睡,他們三都不睡,這地方就夠寬敞,都夠咱兩打滾的了,所以嘛,由他們吵去."魚非池拍了拍向暖的手臂,讓她安心. 許是沒聽過這等歪理,向暖笑出聲來:"師妹,你真是位妙人." "巧了,那位韜軻師兄也這麼說過." "韜軻看人的眼光很不錯的." "可惜用錯了曾沛沛,一手臭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