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痛苦的下山路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五人站了半晌有點傻眼,且不說從這無為學院走到無為山山腳至少得一天的腳程,從無為山山腳再走去大隋國,那是千山和萬水啊,得走死人啊!

魚非池插著腰半晌沒緩過神來,石鳳岐戳了戳她:"先下山吧,大不了到山下了我給你包個車."

"氣死我了."魚非池低聲說了一句,很是平淡的語氣,莫名讓人瘆得慌.

站在一旁的向暖掩嘴輕笑:"非池師妹有所不知,每一回與司業下山游方的弟子都是如此的,積千里路,讀萬卷書,師妹氣也無用,不用趁著天色還早,我們在日落之前,趕得及到山下客棧投店,若是再晚了,怕是連住的地方都要找不著了."

她說得在理,魚非池只好認命:"走吧,艾幼微這個作死的司業,作死!"

無為山這個山,它長得比較特別.

方圓四周都是懸崖峭壁,光禿禿一根柱子似的從這深淵里頭冒出來,還是個上大下小的形狀,時不時讓人擔心哪天風大,下邊兒的根基會不會就被風吹得不穩了,這無為山就這麼斷了倒下去,人們擔心了數百上千年,也沒見這山倒下去.

但是百余年前,來了一號人,這人武功了得,騰云駕霧而過,飛落山頂,瞅著這地方有那麼點風水寶地的意思,起了個名字叫無為山,又在這兒蓋了個學院,取名無為學院,再招攬了須彌大陸上的人才來這學院中,一本正經地教起了學,說要為天下育良才,頗有仁義之胸懷.

這便是無為學院的來源了.

而連接著這無為學院與外界的,僅僅是一道索橋,想想,真的蠻嚇人的.

索橋寬倒是蠻寬,不然容不下馬車前行,但是晃也是晃得風騷,這風一吹過啊,索橋就蕩上兩蕩,如那十八小姑娘的芳心遇上了俊俏情郎般,浪得厲害.又經風吹雨打近百年,索橋不少地方的釘子啊鏈子都生了鏽,讓人由不得不擔心,會不會啥時候一腳沒踩了,這橋就斷了,那他們五人的小命,便要葬身于無底深淵中了,那也太憋屈了!

其他人倒也還好,就是魚非池吧,她一是沒武功在身,見過再大的風浪也沒失去害怕的本能,這索橋令她心慌,二來嘛……她恐高.

恐高屬于生理反應,真的不能怪她,當初她上無為山時,是坐著鬼夫子的馬車過的橋,實在沒想過這馬車外邊這般恐怖,也實在辛苦了那些自己走上山的可憐弟子了,足足兩百九十九呢,個個打這橋上過,沒把橋踩踏了,只能說這橋好使,經用.

所以魚非池扒著索橋鏈子走了半晌走不動,雙腿軟得發抖,也實在是常理之事,實在不明白石鳳岐此時他幸災樂禍是幾個意思!

"小師姐,要不我背你吧?"遲歸走過來,扶著魚非池的胳膊,很是擔憂的模樣.

魚非池看了看遲歸這小身板,想著他若是背著自己,怕是他自個兒也走不動道了,便擺了擺手:"你等我緩緩,緩緩就好了."

"還緩緩,眼看著都快晌午了,你看你才走了幾步路."石鳳岐笑一聲.

魚非池回頭一看,嗯,走了約摸有個十來米吧.

"拿著!"石鳳岐把手中簡單的包裹往遲歸身上一扔,也不跟魚非池招呼一聲,一把把她扛起來扛在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