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司業無人性
g,更新快,無彈窗,!

出了藏書樓,她穿過演武場走到山門口時,其他四人已到齊,魚非池倒成了最後才來的人,遲歸臉上的興奮溢于言表,一見著魚非池便撲過去攬住她肩膀:"小師姐你去哪里了,怎麼這麼晚?"

"昨夜喝得多,起晚了."魚非池笑道,遲歸皺皺漂亮的眉頭,有些疑惑,明明剛才去小師姐房中沒有看見她啊.

未等她發問,那方站著的一個女子對魚非池盈盈一禮:"這就是非池師妹了,果然百聞不如一見,當真是位絕世佳人."

這姑娘身上有股暖洋洋的香味,不刺鼻,恰到好處地縈繞在眾人周際,聞著很舒服,這是一種毫無攻擊性,甚至極易讓人產生好感的香味,可稱暖香.

魚非池聞到這香味,悄悄摒了呼吸,也只對那姑娘輕點頭,不多話.

"非池師妹或許不認識,我來介紹."或許是魚非池態度有些冷傲,韜軻不敢讓自家公主受這等冷落,恰如其分地出來解圍,"這是向暖,非池師妹入院時間晚,可稱一聲向暖師姐."

"向暖師姐."他話都到了這份上,魚非池自不好再沉默,問了聲好.

那向暖倒是不生氣,仍自笑意盈盈,頗為溫柔的樣子.

如此一來,五人的名號便明了,除了遲歸這個半路上車的之外,那位神秘的女子也知曉了名字,向暖,向暖而生,好名字.

五人正各自沉默,金光破開云霧,嘩啦一把,灑在人間,有三個身影在逆光中都有些看不清人影,後面還隱隱約約跟著一大堆的人,眯著眼睛看了老半天,才看清走在前面的三人分別是艾幼微,老教院長,老授院長.

平日里三個沒甚正形的人這會兒像模像樣地走來,倒還有幾分人模人樣.

再看清後面一眾人,這一眾人簡直令魚非池大開眼界,全是什麼廚師啦,伙夫啦,點心師傅啦,浣衣娘啦,車夫啦,大夫啦,背夫背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啦,最離譜過份的,里面居然還有一個人,是釀酒的師傅!

浩浩蕩蕩地一群人,還有三輛華貴的馬車,五輛牛車,足有二十余啊!

"咱們這是出去旅行吧?"魚非池驚訝地問道,說著便要往馬車上鑽.

"又跟你們沒關系,你們走著啊,我們上車了."艾幼微一把扯下她,嘿嘿笑著搓手,就爬上馬車,嘴里還直嘀咕,"可算能下山透氣了,窯子里的大姑娘可想死我了!"

"不是,什麼意思啊!"魚非池拉住他問.

"什麼意思,你們走著唄,這個孔夫子有云,天將降大任于厮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勞其體夫,走著啊,為師先行一步,山下見."艾幼微說罷便鑽進馬車,老教老授亦如是,就連後面那二十余下人也上了牛車,干巴巴地留著他們五人站在原地.

好不淒涼.

魚非池指著艾幼微馬車大罵:"艾幼微你個文盲,那話是孟子說的!不是孔子!你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