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逼問莊言
g,更新快,無彈窗,!

于曾沛沛而言,最可怕的事不是莊言的背叛,那樣的小人物,她覺得她一只手都可以捏死,就像捏死劉白一樣的簡單,可怕的事情在于,她沒辦法向韜軻交代.

她是向韜軻打了包票,一定能拿得下此次文試的頭籌的,也正是因為這,才會提前去找莊言寫文章做槍手,可現在葉華儂也找過莊言,她找莊言做什麼?莊言是不是背叛了她?曾沛沛心中惶恐不安,眼神都慌亂,握著雙拳想著該怎麼辦.

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第一步要做的,便是找到莊言,問一問他給葉華儂代筆寫了什麼,是不是比自己更好的文章,他是不是背叛了自己.

所以她輕快的步子變得急切而匆忙,連白袍袍角都快速而凌亂地揚起,暗中找到了莊言,架著他到了少有人來的角落,掐著他喉嚨,眼神里的慌亂與狠色交替:"你給葉華儂代筆了?寫了什麼?"

莊言心中一驚,面色都有些慘白,辯解道:"曾師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給葉華儂代筆,我是你的人啊!"

"我的人?莊言,你最好老實交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拿著我給你的試題去討好葉華儂背叛了商夷!說,是不是?"曾沛沛的手指用力,眼看著似快要掐斷莊言的脖子,憋得他一張臉成了豬肝色.

"我沒有,曾師姐,郡主,我真的沒有,你……你相信……我國."莊言已經有些喘上不上氣,雙手拍打著曾沛沛的手臂.

他的手尚還未好,被葉華儂紮的那一下把掌心穿了個透亮,此時還包著厚厚的紗布,這一用力便滲出血來,染得白紗布見紅.

曾沛沛見了,松垂他脖子一把扣住他手掌中的傷口:"這是怎麼回事?"

"前幾日為曾師姐寫答卷找資料時,被砸了,不礙事."莊言終于能得呼吸,喘得大氣,肺部都有些抽搐得發疼.

"你以為我會信你?莊言,現在學院里都在傳是你幫葉華儂代筆作答,你若不能給我個交代,我……"

她話還未說完,便聽得葉華儂的聲音高貴地傳來:"這不是曾師妹嗎?今日怎麼有空來我南院坐?"

曾沛沛一見葉華儂可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但還沒有蠢到將不確定的事自行先捅出來,只是抓著莊言對葉華儂說道:"聽聞這是葉師姐最得意的門生,今日來找他問問學院試題有何看法,怎麼,師姐舍不得?"

"最得意的門生?"葉華儂聽了卻一愣,然後像是聽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般,笑得咯咯清脆,半晌才停:"曾師妹啊,你若是喜歡他我送你就是了,可不要把這一個下賤的庶子抬得這麼高,像他這樣的人,我府上養著的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個個都是只知吃干飯不知做事情的廢物!"

莊言聽了這話,面色一白,退了幾步深埋著頭,看不出他臉上神色.

曾沛沛倒是沒想到葉華儂會這般貶低莊言,莊言是商夷國送去安在葉華儂身邊的細作,原不作大指望,可是險些鬧出了叛徒之事,她才過來找莊言一問究竟,現在聽來,好像並不是這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