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我的弟子我來教
g,更新快,無彈窗,!

無為學院叱咤須彌大陸百余年,靠的自然不只是一張張能說會道的嘴皮子,也不是只有一肚子經書論語,大多都是深藏不露之輩,就連艾幼微那種老沒正經的人都有一身高深莫測的武功,身為南院院長的老授他自然不會手無縛雞之力.

他並掌而來時,能聽得破風之聲,枯瘦的手掌好似能摧心斷魂.

石鳳岐下意識舉手相接,卻是准備不足,被打得連連退了數步,悶哼一聲一口腥甜湧上喉間,讓他生生咽下去,只是嘴角卻溢了細線般的一縷出來,魚非池剛好站在他旁邊,無可避免地接住他迅速後退的身子,兩人差點沒倒在地上.

看這架勢,今日這南院院長是真的要留下一兩個人在這里才肯罷休了.

石鳳岐低頭收好眼中的狠光,將魚非池推開到一邊,若今日南院院長真要留人,也該是自己留下才對.他擦了下嘴角,笑聲道:"早就聽聞無為學院里的司業們個個身懷絕技,我還一直不信,今日一見,果然不凡,學生佩服!"

"不知好歹!"瘦院長他又抬手,石鳳岐他輕描淡寫兩句話,根本不將他的責罵放在眼中,如此不遵禮法不尊師輩,他自是生氣,這怒喝罵倒也不算過份.

魚非池看到了石鳳岐嘴角那絲不易察覺的血線,不顧石鳳岐把她推到一邊,沖出來擋在石鳳岐跟前,南院院長一掌拍過去停在她面門前,約摸只剩一指寬的距離,生生收住.

"魚非池!"老授院長他收力過猛,有些反傷了自己,忍不住大喝.

魚非池悄然握了下拳頭,面對艾幼微和北院老教院長,她倒有幾分底氣,可是面對這個南院院長卻無甚把握,誰知道他會不會不顧別的,殺了自己?

可是今日自己若再不站出來,以石鳳岐的脾氣,怕是要被這南院院長打個半死在這里.

她笑望著南院院長:"您剛剛說我們是惡徒?副院長,你丑字班葉華儂指使人宣讀劉白的日志,將一個小姑娘的心思四處宣揚鬧得人盡皆知,把一個活生生的人逼得吊死房中,我不過是來討一個公道,相比之下,到底,誰才是惡徒!"

"你可有證據!"不等院長大人說話,葉華儂先沖來,"魚非池,你憑什麼說是我做的!"

先前被魚非池要挾一番,葉華儂這會兒還沒有想好應對的法子,現在她又要拿自己當槍使,真當她葉華儂是軟柿子可以隨便捏了!

"證據?葉華儂你真當所有人都是傻子不成?你跟商夷國達成的那些條件,你真的想聽我在這麼多人面前說破嗎?你以為我不知道所有的傳言都是先在南院傳開,然後才傳入北院故意讓劉白聽見,讓她知道整個學院里都在拿她當笑話看嗎?你以為你手段真的如何了得嗎?利用他人的白眼與流言逼死一個人只是為了讓我體會到痛苦,你真的以為,這很高明嗎?"

魚非池幾近蔑視一般地看著這個南院里地位最尊貴的女人,葉華儂的神色向來高傲,高貴的出生,非凡的手段讓她輕易就得到旁人費盡心思也得不到的東西,她向來矜貴.

可是她今日的高傲與矜貴卻被魚非池反複糟賤,反複嘲弄.

在心慌與心恨的情緒沖擊之下,人是會做出很多將來後悔的事情的,比方葉華儂在這沖動之下便說出了……

"可你的確是在痛苦不是嗎?如果你不痛苦,你不會來找我們南院的麻煩,也不會來這麼沖動要殺了我,魚非池,原來你也有軟肋!"

葉華儂紅著眼,大聲高喝道,透著盛氣凌人的架勢,自打她出生起,從來就沒遇上過這麼難以對付的人,不管用什麼辦法都傷不得她半分,反而處處遭她反制,如何令葉華儂不嫉恨發狂?

魚非池卻突然不再說話,只望著南院院長:"這算不算證據,院長大人?"

"沒有實物如何算是證據?沒有證據便是汙蔑,你們不止打我南院的學生還妄圖栽贓陷害,好大的膽子!"

南院院長心里叫苦,他這也是無法,這種時候總不好將這個黑鍋真的背過來,葉華儂讓魚非池幾句話激得什麼都說了出來,唯一慶幸的便是沒有什麼實證,院長他必須在這班蠢貨弟子徹底暴露之前,將事態壓縮到最小,否則再鬧下去,便是對南院的大不利,對以後南院與北院的爭奪那樣東西,也極為不好.

他說著便要動手推開魚非池,手掌剛搭上魚非池的肩膀,卻被石鳳岐扣開,攬著魚非池在另一手臂灣間,狠聲道:"你別動她!"

"你小子還英雄救美是吧,我今日就好好教教你尊師重道的道理!"

他說著便反扣住石鳳岐手腕,一推一拉扣死了石鳳岐命門,痛得他額頭汗水一下子就撲了出來,掛了滿臉!

"我的弟子幾時輪到別人來教了?"

懶洋洋的聲音傳來,艾幼微一邊趿著布鞋一邊喝著酒過來,看了一眼戊字班的人,伸出一根食指指著他們,然後開始晃動,緊接著是罵:"你說你們啊,我平時是怎麼教你們的!要從容,要沉穩,要大氣,殺人要講究策略,發泄也要講究策略,你看看,你看看這像什麼樣子?不像樣子!"

艾幼微食指晃得要斷掉,一個不小心晃到了南院院長手腕上,又不小心打到了他穴道,再不小心讓他松開了手.艾幼微一把提著石鳳岐的衣領就把他扔出丑字班,他這明著是來教訓學生,可是不瞎的人都看得出他是在撈人,南院院長如何肯,一步攔住艾幼微:"打了我這麼多學生,就想這麼走了!"

"就是說啊,成何體統,我回去以後一定好好教訓這群小王八蛋子,副院長大人你別氣,我肯定會好好收拾他們的."艾幼微一個巧勁兒別開院長,繼續提著石鳳岐往外走.

"啊呀你個老王八蛋,難怪帶出一群小王八蛋,你等著,我肯定要去院長大人鬼夫子那里告你一狀!"老授院長他氣得要跳腳.

艾幼微只當聽不見,繼續提著石鳳岐的衣領就走,其他的人好眼色自然跟上,魚非池走在最後,沖葉華儂意味深長一笑,葉華儂漂亮的眼睛里密布寒霜,當即下定了某種決心.

一路聽艾幼微罵罵咧咧直到罵回了北院,他晃動的食指悄悄換成了大拇指,沖他們挑眉抬了下下巴.

戊字班幾乎一個打三,哪怕有辣椒粉助陣也受傷不輕,臉上鼻青臉腫頗是難堪,卻被艾幼微這動作逗得齊齊笑出來,艾幼微一板臉:"還好意思笑,出去打人居然帶了一身傷回來,明日起所有人卯時起床,晨練!"

戊字班一片哀嚎,比被打了叫得還要慘.

艾幼微看著好笑,讓一眾弟子都下去休息,洗一洗身上嗆得人直咳嗽的辣椒粉,再去找司藥坊拿些上好的藥膏去擦了,他對戊字班的這班娃娃,的確是很上心的.

石鳳岐與魚非池正欲趁他不注意也溜走,卻被他提溜著進了書房,他先是裝模作樣把了一會兒石鳳岐的脈,摸摸拉雜的胡子:"還好,老授下手挺有分寸,沒傷到你心脈,不過你小子估計也痛得夠嗆,居然忍得住."

"司業教得好."石鳳岐順手一個馬屁拍過去.

魚非池在一邊看著他兩說話,聽得石鳳岐沒有大礙悄悄松了一口氣,她真沒想過打到最後會把南院院長引過來,原來以為這種事,學院里的司業和院長是從來不會管的.

她輕輕撫著手背上幾道劃痕,也不知是在什麼時候被誰留下的,這會兒沾了辣椒粉,正痛得厲害,紅腫得老高,石鳳岐見了端了盆涼水過來讓她泡手,笑道:"怎麼樣,這一回算是幫你出氣了吧?"

魚非池泡著手,瞟了他一眼說道:"不算,畢竟今日死的那些人,是我的眼中釘,也是你的眼中釘,這叫合作."

此間她說話倒是一派和和氣氣的樣子,可是這和和氣氣中滿滿都是疏遠陌生之意,全無了剛才在丑字班鬧事時要擋在石鳳岐面前,攔下南院院長的那份悍勇可愛勁兒,石鳳岐覺得這無聊透頂了,甚至巴不得再生出些什麼風波,好讓他再享受一番魚非池的勇敢.

"真是個養不親的婆娘."石鳳岐罵了一聲.

"少在這里吵嘴皮子,這一回戊字班惹出來這麼大麻煩,全是你兩給整的,你們准備怎麼交代?"艾幼微一拍桌子,一本正經,滿臉嚴肅.

魚非池與石鳳岐齊齊坐好,乖乖低頭,老老實實的樣子活像兩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又被人抓了包一般,等著聽艾幼微訓話.

艾幼微看他兩這副模樣,也忍不住了笑,又說道:"你也知道今日死了人啊?"

"他們本來就該死."魚非池雙眼只望水中泡著的雙手,紅腫一時半分兒消不下去,水光粼粼下,她好像能看到這雙手染上了血,"今日南院院長為何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