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學院斗毆事件
g,更新快,無彈窗,!

戊字班的學生向來團結,因為他們沒有什麼利益之爭,這個班上南北兩院唯一在乎的人只有魚非池與石鳳岐,其他的人在學院中其他人看來,都不過是垃圾草包,是這學院里的渣滓,不值一提.

也正是他們未與利益相勾結,所以他們心里還保留著最初的那份赤子之心,還有著熱血與沖動,未受到權力的汙染.

這一群人,或許不是很懂魚非池非要這麼做的原因,但對于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共同逼殺了劉白這件事,他們隱約同意,或許出于使命感,或許是還有正義之心,覺得有必要為那個死得可憐的女人討一份公道,他們隨著魚非池與石鳳,殺上了南院丑字班.

三十人沖進南院,這氣勢不可謂不渾然,因著其他各班之中又還有各派系之分,所以學院里從來沒有哪個班級能似得戊字班這般集體為了某件看似極其無聊的小事而出動,戊字班的團結精神,在學院中首屈一指.

他們手纏著白色的絲帶,在學院里大家都還在上課的時候,穿過了隔開南院與北院的月形拱門,跨過了無人空曠的演武場,殺氣騰騰,一腳踹開了丑字班的課堂大門,石鳳岐對著那講課的司業先一敬禮:"有些私事,煩請司業大人先行避讓."

他話音剛落,便見葉藏與另一人把這講課的司業扛走,葉華儂拍著桌子豁然起身:"石鳳岐,你們要做什麼?"

"要打你媽的!"石鳳岐邪笑一聲,手往下一斬:"上!"

葉華儂退了兩步:"你們敢如此胡作非為!"

"本事不夠,廢話倒不少!"石鳳岐好像特別討厭葉華儂,他待其他的人都能一副好臉色,就算是曾沛沛他也不會去徹底撕破臉皮,就是對葉華儂,他從未給過半分好顏色.

丑字班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做為南院潛力最大的一群人,他們其中不乏武功高強之輩,所以這番打斗並不是小兒之間的戲嬉,是真的會拳拳到肉,招招致命.

桌翻墨灑,人仰馬翻,打得熱火朝天不可開交.

魚非池沒有功夫在身,只能站在一旁,石鳳岐拖過遲歸讓他站在魚非池跟前,指著他鼻子道:"保護好你小師姐."

遲歸皺皺鼻子,拍開他的手指:"不用你說!"

這一場斗毆引來了南院諸多人圍觀,葉華儂左右招架之下對看戲的人喝道:"看什麼,你們就由著北院的人這麼欺負到我們頭上來嗎!"

于是本只是戊字班與丑字班的對決,變成了戊字班與整個南院的對抗.

對戊字班心懷著怨恨與不滿的南院下手極不留情面,也不在乎人多欺負人少這種事情顯得丟臉,一窩蜂沖上來,戊字班的人很快被逼得靠在一起,石鳳岐單手相抬望著這些人,冷笑一聲:"臭不要臉!"

"石鳳岐,是你們先來找事,便怨不得我們心狠手辣!"葉華儂走出來冷色看著他,原本她還頗想拉攏石鳳岐為大隋國效力,可現在看來,早些除掉他才是最明智地選擇.

"這話該我送給你們!"魚非池走出來,對著葉華儂道,葉華儂還沒來得及回口,又聽得魚非池大喝了一聲:"艾司業!"

葉華儂猛地回頭看,卻並未看到艾幼微的身影.

這是戊字班的暗號,當魚非池喊出艾司業時,他們迅速解下纏在手臂上的絲帶捂住口鼻,從懷中掏出一小包一小包的粉末灑在半空中,像是春花初綻,朵朵緋紅,透著絢爛.

劇烈的咳嗽聲在丑班里霎時響聲,那些一小包一小包的,透著緋紅色像極了花朵的粉末,卻沒有花兒的清新可人,反而透著濃烈嗆人的味道,嗆得他們眼淚鼻涕滾了一臉,眼睛都睜不開,彎著腰咳得面頰通紅.

畢竟那不是花粉,而是辣椒粉.

魚非池很清楚,她要來找丑字班的麻煩,就是來整個南院的麻煩,以戊字之力是不可能正面取勝的,那麼用些小小伎量與手段就顯得理所當然,早早備下這些辣椒粉也算不得卑鄙.

這一包包的"調料暗囂"為戊字班爭取來了極為難得的機會,在敵方嗆得滿面淚流的時候,戊字班的人因早做准備便能無情屠殺.

這個素來以愛惹事生非出名的戊字班,在動起手來的時候半點手軟也沒有,雖說沒有直接拿刀拿劍上去砍,但是舉起椅子朝人頭上砸去,折了桌腿往人腰上打去,抓起硯台往人面上摔去這種事,他們做來順手至極.

空氣中騰飛著辣椒粉的細末,像是繚繞著的煙霧,煙霧中籠罩著神態動作各異的眾人,有人表情猙獰,有人神色恐懼,演盡百態.這畫面看似好笑,但並不能使人笑出來,流出來的血順著地面青磚的縫隙聚集在了一起,痛苦的哀嚎聲也久久不息地回蕩在屋子里,魚非池甚至早就想好了讓人看緊課堂的前後門.

戊字班里,石鳳岐的武功是他們探不到底的,而商葚和另一個武功極好的男子瞿如卻是大家公認的拳腳最好之輩,這兩人一前一後如同守門神,一夫當關,誰也出不得.

關門打狗.

原本占據人數優勢的南院這會兒只剩下挨打被揍的份兒,發出一聲聲慘叫.戊字班里不乏拳腳好手,此時也不管什麼套路功夫,一頓亂打,打斷了腿打折了脖子也都理不上.

大概,也會死一些人.

魚非池在拉扯不休的人群里退出來,退到角落里,葉華儂不知怎麼發現了她,幾步並過來將她抵在牆角:"魚非池!"

"教你一件事,面對敵人時,最好把後背交給放心的人."魚非池說著笑望她背後,朝妍舉著一把椅子狠狠砸在葉華儂背上,痛得葉華儂連忙退到一邊,想反手對朝妍動手時,又遇上葉藏前來幫忙.

朝妍揭開臉上一點白巾,拍了拍葉藏的肩膀:"謝了啊!"

"客氣,十兩銀子."葉藏伸手過來.

"去死吧你!"朝妍呸了她一口的,拉起魚非池的手就准備走.

魚非池卻站定,讓朝妍他們先走,她自己反而對上了葉華儂,在一片吵鬧聲中,她的聲音顯得細弱難以被人察覺:"我知道鶯時臨死之前被人奸汙,葉華儂,你以為你瞞得過誰?"

"是又怎麼樣?你能奈我何?"葉華儂的目光里滿是怨毒,又帶些得意,"死無對證!"

"你說若是跟隨你的那些人知道你這樣對你的手下,他們會如何?我聽說這學院里可不是你一家獨大,想來不少人會倒戈投誠去別的國家吧?"魚非池冷笑一聲,"畢竟寒門士子也好,庶門子女也罷,他們最看重的不過是尊嚴,想要活得像個人的樣子,而你這般不把他們的命和人格當回事,你說他們還會不會效忠于你呢?"

葉華儂臉上這才有了些驚色,死死地盯著魚非池:"你!"

"我怎麼了?既然你都做得出,怕什麼我說出來?"魚非池說得輕松自在的樣子,"只要把你身邊最忠心的幾個人衣服一脫,就能看得到他們身上的抓痕,鶯時死歸死,但留下這證據卻是極好用的,我聽說臨死之前的人為了求生,力氣都特別大,想來留下的抓痕也很深,這會兒怕是還沒有長好吧."

她說完退開幾步,在紛紛擾擾的厮殺中笑看著葉華儂,順便收好了那把還在滴著血的匕首悄悄藏好在袖中.

她又不會武功,她的匕首怎麼會滴血?

她的話充滿了危險性,葉華儂從未覺得魚非池覺得如此可憎可怕過,她有種恨不得立刻將魚非池殺在這里的沖動,以杜絕後患!

只是她還沒有來及對魚非池怎麼樣,課堂大門大門卻被人一腳踢開,商葚正好被這一腳踢上,滾翻在地,受了不輕的傷.

屋子里正扭打在一起的人定住,望著門口.

瘦瘦的南院老授副院長他站定,一聲斥喝:"成何體統!"

"副院長大人,是戊字班的人帶頭來鬧事!"葉華儂對這位副院長已是極度不滿,比賽的事和鶯時的事,這沒用什麼屁用的副院長一點也不幫忙!若不是司業們在學院里有著至高的權威,她怕是早就要對這位副院長動手了.

"石鳳岐,魚非池!"瘦院長大人一聲喝,臉上布著寒霜,看來此次他是動了真怒.

魚非池與石鳳岐站列在前,不等魚非池開口石鳳岐上前一步將她攔在身後,說道:"聽聞丑字班有幾位武功高強的師兄師弟,我戊字班頗是仰慕,今日特地過來討教,不想驚動了院長大人."

"比武切蹉,需傷人性命嗎!"院長大人怒罵道,"小小年紀便如此歹毒,日後必是禍害!"

石鳳岐眉眼低壓,斂幾分狠氣,勾起一邊唇角:"拳腳無眼,院長大人如何得知不是丑字班的人彼此誤傷了?"

"石鳳岐,我不管你平日在他人面前是如何巧言令色,今日之事發生在我南院,你戊字班傷我南院弟子無數,我便替戊字班艾幼微好好教訓一下你這惡徒!"他說著,抬手便是一掌,直朝石鳳岐打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