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
g,更新快,無彈窗,!

睡眠一向很好的魚非池在這一晚上輾轉難眠,瞪大了眼睛望著天花板,怎麼都不能安睡,閉上眼睛便是劉白怯弱的眼神和單薄的身軀,世道令人寒心,她要不要做同樣寒冷的人?

而這一晚上的耽誤,讓魚非池吃到了極大的苦頭和教訓,讓她在日後任何事情發生時,都早做決定,半刻也不拖拉.

就在第二天,劉白死了.

她的死顯得無聲無息,又顯得聲嘶力竭,她最終以結束自己生命的方式,來沉默又激烈地反抗著學院里的人情冰冷,世態炎涼.

石鳳岐來找魚非池告訴她這件事的時候,魚非池一下沒站穩,險些摔倒,石鳳岐手快扶住她:"我知道你與劉白關系非比尋常,但她的死,跟你沒有關系."

"不,你錯了,她的死,跟我們所有人都有關."魚非池推開他寬厚的手掌,扶著門框站穩,走向劉白的院子.

石鳳岐跟在她身後,看她步子都有些散亂,想不明白她對劉白的關心為何如此超出尋常.

是啊,他們不會明白,劉白于魚非池來講,是與另一個時空感情相系的紐帶,是她想為自己當年的失誤而贖罪的對象,是她在再三猶豫之後,依然想要保護的人.

當這根紐帶斷裂,沖擊魚非池的不僅僅是劉白的死,還有對另一世界那份歉疚的無以彌補.

他們不會懂,便不能體會魚非池內心的糾葛,只是一晚上的猶豫,便失去了劉白,失去了贖罪的機會.

劉白的院長子里圍了很多人,她就吊在房梁上,晃晃蕩蕩的尸體像是一件陳列品,供人指點與討論,他們望著這具尸體,探究更多的是上吊的人舌頭吐出來得多不多,死相難不難看.

"滾出去."魚非池的聲音壓抑,音調不重,卻含怒火.

"你什麼人啊?叫我們走我們就得走了?"有人嗤之以鼻,示以不屑.

魚非池眼眸輕抬,那是石鳳岐第二次在她眼中看到那種冰冷的寒意,帶著凜冽的殺機,他的身軀擋在魚非池之前,寬大的白袍一揮,一道勁氣掃過,震退數人:"滾出去!"

欺軟怕硬大概是人之劣根性,對孱弱的魚非池的話他們不屑一顧,對強大的石鳳岐,他們卻不敢造次,縱仍有些不滿不能繼續看熱鬧,也依舊悻悻離開.

等看好戲的人散去,魚非池抱著劉白的雙腿想把她從白綾上抱下來,奈何力氣太小怎麼也搬不動她,只能抱著她一雙懸在半空中的腿強壓著心中難過,一言不發.

石鳳岐見了,輕輕拉開她,將劉白的尸體放下來,放倒在床上,說道:"我去叫人,幫劉白斂尸,你與她說說話吧."

魚非池看著躺在床上尸身冰涼的劉白,看過了她脖子下方的淤痕,幾次確認,方敢確認她是自己上吊而死,不是被人勒死的,可是她甯可相信劉白是被人謀殺的.

大概是離去時憎恨著這個世界,所以她臉上的淚痕與眼中的絕望都猙獰顯現,魚非池給她抹了兩次眼睛,才讓她合上眼.又擰了帕子擦盡她臉上的斑駁淚跡,替她換了身乾淨的衣服,拉過被子給她蓋好.

做好這一切,她坐在床邊久久地望著劉白不說話,無人知她當時心里想了些什麼.

"小師姐……"遲歸低低出聲,拉了拉魚非池的衣袖.

魚非池手指發涼,拉住遲歸的手:"答應我,遲歸,永遠不要變成我這樣的凶手."

"小師姐你說什麼呀,你怎麼可能是凶手?"遲歸連聲道.

"不,我是凶手,我們所有人都是凶手."魚非池低聲,這是她今天第二次說這句話,是所有人的冷漠殺了她.

說來可笑,劉白是甲字班的人,是曾沛沛商夷國的人,可是最後將她安葬的,卻是與甲字班與商夷國不合的戊字班的人.

埋的地方是後山,他們不是很懂看什麼風水之類,只是挑了個風景好的地方,可以看到朝陽,旁邊是一樹一樹的杜鵑花落了滿地,像極了劉白早逝的年華.

石鳳岐將人都帶走,只留了魚非池一個人在這里,她應該想靜一靜,這種時候不適合與她斗嘴吵架,石鳳岐也不想打擾她.

回去的路上,朝妍與商葚手挽手,偶爾回頭看一看魚非池孤立著的背影,莫名有幾分心酸:"也是古怪,劉白跟我們平日里來往也不多,可我心里總是難過."

商葚像個大姐姐般拍拍她手背:"人之常情吧."

"也許吧."朝妍覺得這個答應不能解釋她內心有些堵得慌的感受,但也只能這麼信了.

劉白有一本日志,寫著些她自己的秘密,在她出事之後,她日志中寫得最多的是覺得活著好辛苦,不如死了自在,後來這本日志傳遍了個整個學院,甚至傳去了南院.

于是傳看著這本日志的人,圍在劉白身邊又笑又說:"劉白你怎麼還不死啊,天天要死要活的,是不是想引起大家注意,好來同情你?"

"聽說你日志里還寫了一個神秘男子,說他龍章鳳姿,你頗是傾慕,原來劉白你是思春了啊?不過就你現在這副身子,人家怕是也看不上你吧?"

"就是啊,看你日志中寫的,你說活著如此痛苦,那你怎麼還不去死?"

"最討厭的便是你這種博人眼球的做法,要死死去,搞得人盡皆知,還真當大家都欠了你不成?"

"可不是說,大家都不容易,誰有心思來管你?"

……

然後劉白便從眾人目光中離開,一個人回了她自己的房間,吊死在房中.

她站在劉白新起的墓地前很久,昨天還活生生的人,今日就躺在這墳地里了.並不是沒有見過死人,也並不是害怕面對死亡,她只是很想知道,在劉白決定去死的那一刻,她想了什麼,如果自己昨天晚上就下定決心來找她,是不是可以阻止這個悲劇?

在人命如草芥一般的無為學院,會有幾個人因為他們無形的謀殺而感到愧疚?

語言的殺傷力有多可怕,這些人永遠不會知道.

有種古怪的情緒在魚非池心中發酵,很奇怪,這種情緒叫做憤怒,因無能為力而升起的憤怒.

她沉默地來到艾幼微的書房,喝了一口他烈得灼痛嗓子的杜康酒:"你說過,學院里的人多如星星,又擠又密,這里並不是天堂,是吧?"

"對."艾幼微端看著她,叉著雙手,"你想做什麼?"

"我也覺得,星星太多了,惹人眼煩."魚非池說罷,放下酒囊.

艾幼微望著桌上的酒囊半晌沒有說話,然後似自言自語一般:"鬼夫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終是忍不住的?"

酒囊莫名晃動了一下.

艾幼微扶住酒囊:"我很喜歡這個孩子,鬼夫子,你不要把她逼太狠."

魚非池來到戊字班,那會兒戊字班正在上課,魚非池對著講課的陳書司業拜了一下:"司業大人,學生有些事要與班上的人說,今日這課,就上到這里吧."

陳司業大人自是惱火,剛想說什麼,卻見戊字班里原本趴著睡覺,暗著逗蛐蛐兒的,傳抄小黃書的人紛紛抬起頭,他便氣沖沖地收起書,抓在手里氣沖沖地走了,走出門口,他望著戊字班的眼神古怪,他在無為學院里掌教幾十年,從未見過這樣的弟子,他們中到底會不會出那個傳說中的人物?

魚非池看著戊字班里的二十九人,尚顯稚嫩的臉龐和並不有力的身軀站在講案上,她說:"劉白死了,我想報仇,有沒有人跟我一起?"

班上有人問:"她死了為什麼要我們替她報仇?"

"因為你們也是幫凶."魚非池平靜的神色與她說的話極不相符.

"我們可沒有說過她的不是."

魚非池沉默了一下,望著這些年輕的面孔,過了一會兒她才說:"在我老家,有一句話是這樣的,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

朝妍好像一下子就解開了心中的疑惑,為什麼明明劉白與他們關系深,而她依然會為劉白的死感到難過,原來是這樣,他們所有人都是雪花,在沉默注視中紛紛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了劉白,造成了她的死亡.

能進到這無為學院里的人都不傻,甚至都是智慧超群之輩,魚非池不必過分解釋這句來自未來的話他們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對于劉白,哪怕這些人沒有中傷過她,沒有詆毀過她,但是也不可否認他們曾抱著看熱鬧的心思在一旁圍觀過,注目過,而這些圍觀注目的眼神便足以殺死一個人.

古有看殺衛階,今有逼死劉白.

而魚非池站在高處,神色與目光皆平靜,她並沒有因為劉白的死而內心驚濤駭浪,在憤怒之後,她更多的是無力,人死之後,她做再多事也顯得輕微無用,但這些事,總是要做的.

"你想怎麼做?"石鳳岐最先開口,其實他自知道劉白死了之後,便知魚非池一定會做些事情,只是在等,她想怎麼做而已.

"想殺人嗎?"魚非池怪異地笑了一下.

"南院北院?"

"南院,丑字班,葉華儂."

石鳳岐挑唇一笑,站起身來:"好,兄弟們,跟我上!"

他上前來抓緊魚非池的手,低聲在她耳邊道:"若鬧出人命了,你想過如何收場嗎?"

"不過是又一場雪崩,不會有人去找雪花的麻煩."魚非池淡聲道,心中哀涼,既然他們可以借用法不責眾這種漏洞,那戊字班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