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打亂了我的計劃
g,更新快,無彈窗,!

魚非池的眼神有一種古怪的平靜,這種平靜不是刻意強裝出來的,也不是死寂,而是一種極為平衡的平靜,她似不會被什麼事引起心緒波動,就算她聽到鶯時說那些難聽至極的話,說要殺一個人,說她與另一個人兩情相悅時,都平靜得令人難以相信.

她好像,只是在陳述一件件極為平常的事,就像去路邊摘朵花那樣平靜.

"魚非池,你不得好死!"鶯時讓她氣得不清,頭都有些混了,什麼罵人的話張嘴就來.

"我得不得好死你都不會知道,因為你一定會比我先死."魚非池淡聲說道,語氣里有微不可察的不耐煩,她不喜歡這樣打嘴仗.

"這是我戊字班的地方,丑八怪班的,你們沒事,就趕緊給我滾!"艾幼微司業很敏銳發現了魚非池語氣中的些微情緒,果斷打斷了鶯時還要罵出口的話,直接開始趕人.

丑字班一萬個不痛快,但也沒辦法,畢竟他們不可以真個跟艾幼微這位司業打起來,只好留下幾個凶狠的眼神,悻悻離去.

魚非池還站在原地,望著艾幼微,艾司業他嘿嘿又哈哈,最後終于認輸:"是我叫那臭小子保護你的,非池丫頭啊,南院的人沒那麼好對付."

"你不該把無辜的人拉扯進來,那日我說他是強奸我,就是想讓他撇清此事."魚非池的語氣有著不符合她這樣樣貌年紀的老成.

"可是他順勢承認了下來,就說明他明白你的意圖,不想遠離此事."艾幼微一邊穿著那只扔出去了的布鞋,一邊笑聲對魚非池說道.

"他有什麼目的?"魚非池冷靜地問道.

艾司業的神色明顯變了變.

那日魚非池說她是被石鳳岐強奸的,還當著眾人的面鬧得特別大,就是想讓自己重演劉白當時的情境,石鳳岐不與他在一起,學院里那些等著落井下石的人才會對自己加以攻擊羞辱,尤其是鶯時這樣嫉妒心強的人,並且這件事不會波及到石鳳岐,因為學院的人很古怪,他們最多會說石鳳岐是個好色的衣冠禽獸罵兩天,更多的時候,會說是魚非池自己不知檢點,勾引了他,被施暴也是活該.

這是魚非池刻意留給鶯時這樣的人的路子,等著他們用同樣的方式逼自己,把當時對劉白這樣做過的人全都逼出來,她才能將這些人全找到.

可是石鳳岐的做法打亂了她的計劃,石鳳岐會保護她,她便不能以己身做代價,把那些人引誘出來,也就不能為劉白報仇.

她不相信石鳳岐是這樣無私的好人,這個看似溫柔甯靜的學院里,鮮少有好人.

"你何不問問他?"艾司業望著魚非池身後.

石鳳岐一臉好人沒好報,看了魚非池很久,最後目光內斂低聲一笑,唇角揚起時,薄情寡義的美人面皮勾勒幾道城府的弧度,他問魚非池:"你覺得我的目的是什麼?"

魚非池默默地盯著他,略帶悵惘幾分遺憾,輕聲微歎:"大概,是因為你真的很喜歡我吧,好巧,我也挺喜歡我自己的."

石鳳岐險些厥過去.

艾幼微他撫撫額,沒眼看.

尚還有些青澀比不得魚非池臉皮之厚的石鳳岐少年郎,他內心里有一雙溫柔的手,悄悄撫平他極度暴躁想把魚非池吊起來打一頓的沖動,他云淡風清,優雅矜持,語調平穩:"你想太多了."

真是毫無攻擊性地反駁呢,連艾幼微都聽不下去了.

魚非池壓壓嘴角邊的笑意,並沒有繼續追問石鳳岐,他的目的是什麼,他早晚會說出來的,這個人啊,他裝高深莫測的功夫在自己面前總是容易破功,魚非池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石鳳岐吸氣,吐氣,然後故作鎮定地道:"不如你先告訴我,你跟劉白是什麼關系,你不是一個愛管閑事的人,為何對她的事這麼上心?"

石鳳岐細看她眉眼,不過十四歲,眉目間卻滿是壓不住的囂豔之色,縱她眼神清冷平靜,也無法淡去她五官中的驚豔.

不過十四之齡啊,日後待她眉眼長開,該是何等的妖孽?

魚非池在學院里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存在,這個學院里,有許許多多的人,他們大多有自己的小幫派,三五成群也好,三五十成群也好,總是聚在一起,而魚非池卻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人,她很少主動跟人說話,更不要提刻意去與誰親近,如果可以,她可以一個人沉默上三五天不開口.

而且不管別人怎麼議論她,怎麼說她,她都從來不會在意,她對什麼都懶得在乎的樣子.

可是這樣一個人,她卻為劉白的事如此上心,幫她殺了那三個造事元凶之後,還要對曾經傷害過她的人趕盡殺絕,鬧得聲勢浩大,舉院皆知,她為什麼這麼做?

石鳳岐想了這個問題很久,一直沒有想明白,據他所知,劉白以前與魚非池也沒有任何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