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打到你媽都不認識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給我滾出去站好,我在書院幾十年,你們這個戊字班,是我教過的最差的一班!"陳司業他氣得直拍桌子,山羊須都氣得在發抖.

別的司業倒還好,就是這個陳書莊司業是個極為對學子們負責的,總想把這個萬惡的戊字班帶好,無奈戊字班里三十人,加上艾大司業都有點奇葩,要帶好這個班,實在不容易.

魚非池被罵得狗血淋頭,但畢竟是差點把人司業的手指頭給掰了,怎麼算也是錯,只能一個勁賠罪,偶爾一瞥頭,便見石鳳岐笑得風輕云淡,好生犯賤.

她在外邊站了一會兒,又聽得里面傳來陳司業一聲怒喝:"石鳳岐你也給我出去罰站!"

"是,陳司業."石鳳岐麻利地站起來,他走到外邊時,魚非池發現他滿手黑墨,便往學堂里面看了看,可憐的陳司業他一臉一頭的墨汁,石鳳岐膽子大得要包天.

他挨著魚非池站好,魚非池有些惱,步子挪挪,往左邊去點.

石鳳岐見了,冷笑一聲,不識好歹的女人,他可是有骨氣的,誰要離你近了,便往右邊去點.

風也靜樹也靜,陽光它也靜靜,在少年與少女中間百無聊賴慢慢爬著,爬過一格又一格的地磚,數一數道一道,年輕人呀,好時光不多,不好如此辜負.

一支冷箭冷不丁地射了過來,石鳳岐下意識沖過去,兩指一並,夾往那支直朝魚非池而來的箭矢,鳳目中莫名布滿冷意,緩緩轉頭,看著射箭的人.

"石師兄,不好意思啊,剛剛不小心射偏了,還多請多包涵."

說話的是南院的人,他們今日有箭術課,恰好就趕在了這會兒,這一箭的力道不輕,擺明了是要取魚非池性命,剛剛若是石鳳岐不在這里,魚非池怕就沒命了.

想到此處,石鳳岐箭矢掉頭,全靠臂力猛地擲出,打碎了那人的玉冠,他頭發掉下來驚恐地看著石鳳岐:"你!"

"剛剛不小心射偏了,還請多包涵."石鳳岐冷冷地看著對方,原話奉還.

"石鳳岐,你不要太囂張了!"

"有文有武有貌有財有美人作伴,囂張又如何?"說這話的人不是石鳳岐,而是被他擋在身後的魚非池,她緩緩走出來,挽上石鳳岐手臂,靜靜地看著披頭散發的人,石鳳岐他挑挑眉,這樣看,魚非池也沒有那麼的討厭了.

艾司業他今日無課閑得慌,便出來遛個彎,恰好就看到了這里的劍拔弩張,艾司業他樂呵呵一笑:"喲,這不是南院丑字班的嗎?長得可真丑."

南院不同于北院,以子丑寅卯辰來定的名字,要死不死,這班還真是丑字班.

"艾司業你身為大司業,竟毫無師長風范!"

"師長風范?"艾司業他很認真地想了想這四個字,然後脫下趿著的布鞋,劈天蓋臉朝那人打過去:"我打到你媽都不認識就是我的師長風范!"

"艾幼微,你不要以為你是司業我們就不敢對你動手!"

……

艾幼微.

艾大司業,一個不修邊幅,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叫,艾幼微.

戊字班的學子們一向是不知道艾司業的名字的,也問過他以及旁人,可是誰也不肯說,說這是艾司業的忌諱,說了要死人的.

原來,他叫艾幼微,果真是個……大忌諱,說了也的確要死人,被他打死.

艾幼微大司業他的臉變得比鍋底還要黑,提起那人倒栽蔥插在地上一陣猛踹,堂堂高手毫無章法,眾人紛紛掩目不忍細看,石鳳岐還在努力的憋著笑,著實辛苦得很.

"你們……你們欺人太甚!"那人已是氣得要發抖,個個都知道戊字班是個垃圾班,但是沒想到他們無法無天這地步!

"是我們欺人太甚,還是你們受鶯時指使要在今日對我痛下殺手,我想各位心里比我明白,既然如此,你們今日就是被打成一條狗,也怨不得半分."

魚非池輕聲道,但很古怪,她說話聲音不大,卻總能讓人靜下來認真聽她說話,她話不多,可每句話都很有份量.

就連艾司業都側頭來看,看魚非池站那處,平靜的目光看著丑字班的人:"鶯時,你若真的要找死,我可以送你一程的."

鶯時自人群中走出來,憤恨地看著魚非池,眼神之毒,全然不似一個十五年紀女孩子該有的.

"你使狐媚之術,勾引石師兄,年方十四便已不再是處子之身,不過是個破鞋,如此不守婦德,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話?"她話比眼神還要毒.

石鳳岐的手緊了一下,想要說什麼,卻被魚非池搶了先,她道:"兩情相悅,情到濃時,你儂我儂乃是常事,你沒人愛,所以不知道這種感覺,我不怪你."

艾幼微司業眨巴眼,他覺得,他還是小看了魚非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