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本佛心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幾個男子越靠越近,臉上的急色也越來越明顯,手中還有些不堪入目的動作,魚非池靜靜地看看著他們,她越是這般不當回事,越是沉靜,鶯時越不舒服越不痛快,她想看的是魚非池痛哭流涕求饒,想看她跪在地上將淡漠清高的面皮棄如弊履,而非像此時這般,她還是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

"你們給我快點!"所以鶯時大聲厲喝,怨毒的目光盯著魚非池,好像要在她身上看出兩個流血的窟窿來.

魚非池見她這般神色,反而笑了一下,此笑可稱嫣然,又遇一縷光停在她臉上,于是就更為好看,她像是帶了光,令人眼神一晃,圍向她的三個男子都頓了頓步子,而後卻是更加的急不可耐.

矮個子口水男最是心急,幾步沖過去撲向魚非池,魚非池眉眼彎彎,一聲巨響!

只見那矮個子男一腳踩進一片柔軟茂盛的草地,草地里的圈套便等著他,魚非池松開綁在樹上的草藤,不算重但足夠能將這矮個子男吊起來的石頭便落地,矮個子便在半空.

未等後面兩人反應過來,魚非池跑上前一步,重重推了一把這矮個子男,他在半空中晃蕩,等到晃到一個高點時,魚非池從不離身的刀子割斷了草藤,矮個子男便優雅地一道弧線,掉落山崖,只有一聲慘叫回蕩在山崖深處.

她匕首倒提,回頭笑看另二人,抬手輕笑:"李師兄,張師兄."

李師兄神色慌張,哆嗦著手指著魚非池:"你……你竟敢殺人!"

魚非池覺得此話好笑,微帶些冷色:"這無為學院里,每年死的人還少嗎?多你們三個不多,少你們三個不少!"

"你們還愣著干什麼!上啊!她又不會武功,剛才只是撞了運,你們難道還怕制服不了一個女人嗎?"鶯時在一邊尖叫著,顯得氣極敗壞.

魚非池覺得,做人呢,不可以惡毒到這個樣子的.

所以她放好匕首,撿起放在一邊許久的樹杆,狠狠朝茂盛的樹林里一戳,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又扯過一片綠色的樹葉織成的布的一樣東西蓋在身上,這東西由好幾層爬山虎葉子疊起來,捂在身上密密實實連蚊子都飛不進來.

魚非池蓋著這層樹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耳邊傳來"嗡嗡"的聲音,聲音密集連成一片,聽著就令人毛骨悚然,頭皮發麻,雞皮疙瘩能掉一地,未過幾息時間,又聽到李師兄和張師兄的慘叫聲,其中還夾雜著鶯時嚇得走了形破了音的尖叫聲,尤為刺耳.

虎頭蜂,在無為山這樣的高地並不常見,但是一見便是比婦人心還要毒的毒物,被虎頭蜂活活蜇死的人也不在少數.

魚非池拔開爬山虎葉子一道縫,看著外面三人手忙腳亂的拍打著粘在身上的蜜蜂,他們不知道,這些蜜蜂不能用手去拍去趕,越是這般越容易引來大量的蜂群,活生生蜇也是要把他們蜇死的,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總是會為自己的沖動付出代價的.

鶯時輕功最好,所以跑得最快,後面兩人全無章法,一直在圍著原地打圈,根本沒有跑出去多遠,約摸有上千只蜜蜂一直圍著那兩人叮蜇,他們看著像是極為痛苦,慘叫聲已經變成了撕心裂肺地哭喊,臉上,脖子上,手上不少地方都全是紅腫,他們像個瘋子一般抓著他們自己的臉,抓得血肉模糊.

放下那道細縫,魚非池閉上眼睛,蜷縮在這片葉子下,安穩了睡了一覺,她躲在這里已經兩日了,兩日沒有合眼,兩日里來她在這片樹林里做好了圈套,找到了蜂窩,還發現了爬山虎.

大概過了一兩個時辰,外面徹底安靜了,魚非池才睡醒過來,又看了看外面的蜂群已經散去,兩具倒在地上的尸體瞪大著眼睛,連人形都已辨不出,滿是紅包,腫得跟個豬頭一樣.

魚非池淡淡地看了這兩具尸體一眼,又望了望不遠處的懸崖,吸吸氣,給自己鼓鼓勁兒,開始拖著這兩具尸體一點一滴往懸崖邊上搬,她力氣不大,所以搬來頗是費事,好在她時間足,又無人打擾,所以一點點挪著,也算是能把兩人挪到深淵邊上.

只見她直起腰身來,拍拍手上的泥土,小小的繡鞋一踹,已經斷了氣的尸體就被她踢下懸崖,順帶著滾落幾把碎石.

她做這些事情時,顯得自然閑散,好像剛剛殺的並不是三個人,只是摘了三朵花,拋下懸崖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做這種事情如此自在,總是有些怪異的.

她單手豎起行佛禮:"早死早超生,祝你們墮入輪回畜生道,來世不超生,阿彌陀佛."

林間傳來一道低沉緩慢的男聲,他道:"好個心狠手辣的毒婦."

魚非池放下手,轉過身:"我本佛心人,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