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拍賣會開始
深秋的早晨,很是寒冷,冰霜在地面上灑下一層白紗.

秦浩然氣海被封,真元無法流轉,無法取暖,此刻渾身哆嗦,臉色蒼白,嘴唇都發紫了.

"喲喲,伙子火氣很大嘛,這麼冷的天氣咋不進屋坐坐呢?"鸚鵡跑到庭院內一臉得瑟的看著秦浩然道.

秦浩然呼出一口白霧,一臉猙獰的瞪著鸚鵡,這才見識到鸚鵡到底有多賤.

"葉輕寒!你這個賤人,你會遭報應的,今日之辱,我遲早會還回來!"秦浩然咆哮,瘋狂的掙紮,手腕被繩子勒出道道血痕.

"傻,你也就只會叫囂了!現在冷不冷?我放把火讓你熱乎下?"鸚鵡不屑的道.

咯咯咯..

秦浩然咬牙切齒,又冷又氣,眼中的怒火幾乎要焚燒蒼穹,堂堂秦家嫡長子,什麼時候遭到這樣的羞辱!

就在此刻,秦皇翩然而出,仿若冬天里盛開的雪蓮花,清爽高貴,聖潔無比,仙氣十足.

從就被秦鷹要求以男孩示人,不允許她穿女裝,不允許暴露身份,秦皇妥協,只為得到一份親情,可惜妥協換來的終究不是親情,而是更貪婪的索取.

葉輕寒讓她感受到了安全,第一次穿上准備一年多的女裝,看起來竟然如此清新脫俗,超脫自然.

"賤人!你這個白眼狼!秦家養你這麼大,今天看見親哥被人吊在這里卻吭都不願吭一聲,你還是人嗎?"秦浩然憤怒的指責道.

"比我還不要臉,你讓她跪下的時候怎麼不你是她親哥?真是欠揍的玩意!"

鸚鵡勃然大怒,終于找到比自己還不要臉的人了,可是竟然沒有半開心,反而更加憤怒.

嘩!

一口大火噴出,直接把秦浩然淹沒!

秦浩然這才明白什麼是冰火兩重天!前一秒被凍死,下一秒直接被火燒.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破開蒼穹,直逼宇宙深處,驚起無數青鳥奪空而去.

"活該!賤貨,比勞資賤的人都該死去!"鸚鵡憤憤不平,再想噴一口火,卻被秦皇阻止了.

"神鳥,算了吧,畢竟他是秦家嫡長子,你燒死他,秦家不會放過你的."秦皇柔聲道,聲音比琴聲更天籟.

砰!

捆綁秦浩然的繩子被燒斷,直接從半空掉下來,摔的他渾身抽搐,焦糊味道傳的很遠.

"畜生,再敢胡言亂語,讓你變燒烤!"鸚鵡看著抽搐慘叫的秦浩然,不屑的警告道.

葉輕寒走出房門,看了看淒慘的秦浩然,只是冷冽一笑,並未責怪,看著秦皇一副女兒身竟然如此出塵,了頭道,"以後做自己."

"是,師傅!"秦皇微微一笑,令天地失色,仿佛春暖花開.

天色漸漸亮了,秦鷹還未到來,葉輕寒冷冷看了一眼秦浩然,讓他如墜冰窟,冷汗直飚.

樓傲天一大早就帶著兩個強大的護道者前來接人,此刻的他依舊處于亢奮狀態.

"葉兄,我來了,什麼時候可以接人?"樓傲天進門第一眼就看到了淒慘的秦浩然,心一顫,知道決不能得罪葉輕寒,否則下場可能比秦浩然還要慘.

"很快,我相信秦鷹不會讓我失望."葉輕寒冷漠無比,眼中湧出一道寒氣,冰凍四周.

果不其然,秦鷹親自駕馭一架由三品飛行妖獸嗜血鷹組成的輦車劃過虛空,日行萬里,利用一夜時間沖到了火云城,看來他對秦浩然還是很看好的.

葉輕寒抬眸看向虛空,看著嗜血鷹風馳電掣,劃破云霄,欲要沖破桎梏,深吸一口氣,彈指間破開秦浩然被封的氣海,冷聲道,"換一件衣服,整理好了再出來."

秦浩然掙紮站起,一臉怨毒的看了看葉輕寒和鸚鵡還有秦皇,恨不得吞噬其血肉,不過他現在可不敢再多什麼,沖進一間房快速換了一套衣服,清洗一下焦糊的臉孔,倉惶走了出來,看著秦鷹駕馭飛輦降臨,激動的差哭了.

葉夢惜知道今天可以見到葉輕寒,更是激動,在半空中就伸著腦袋四處張望,一降落地面就撲了過來.

"哥哥!人家好想你."

葉夢惜身如利劍,在院外疾馳而過,仿佛時刻在逆轉,院內閃過一道殘影,轉眼間便撲到了葉輕寒的懷中.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不禁驚歎好快的速度,定眼一看,才是一個五六歲的女孩,更加震驚.

"苦海境界!五歲的苦海境!"樓傲天身後的薛老精芒爆閃,差摔倒在地.

"什麼?五歲的苦海境!"樓傲天眼中盡是懷疑,看著葉夢惜,陡然間覺得自己這二十多年都活在了狗身上.

"喲喲,主人,你眼中就剩下主人了,沒看見本神鳥也在這里麼?"鸚鵡一臉詭笑,張開羽翅做出擁抱的姿勢.

"哈哈哈,神鳥,抱抱!"葉夢惜欣喜萬分,伸手抱住鸚鵡,才發現現在的鸚鵡已經胖成了一個球,體積和她差不多大了,不禁嫌棄道,"神鳥,你怎麼變得這麼胖?"

"咳咳,正在減肥,半年後又是一頭神武的神鳥!"鸚鵡不好意思的訕笑道.

葉輕寒看著一對活寶,溫柔一笑,走向大門,親自迎向王氏.

"娘親,在秦家過的可好?"葉輕寒給予王氏一個擁抱,看著依舊蒼老的她,心不禁一痛,沒有想到梟隕星上竟然買不到回顏丹.

"好好,秦家對我們挺好的,你安全就好,娘就放心了."王氏看著葉輕寒,左看右看都看不夠.

兒行千里母擔憂,任葉輕寒如何變強,王氏的擔憂只會更加濃郁.

葉輕寒感受到了王氏的擔憂,心中湧出一抹暖意,牽起王氏如同枯樹皮的手,看向簡沉雪,微微一笑道,"沉雪,麻煩這些日子的照顧了."

"不客氣,應該的,而且我和夢惜很有緣分,和她在一起很開心,進步速度也很快,如今已經破入苦海境界了,我還要感謝她呢."簡沉雪淡然微笑道.

秦鷹一臉無奈,和葉輕寒終止合作,他十分不甘心,尤其是看到樓傲天前來接手,更是肉痛,再看秦皇的時候,眼中閃現一抹柔色.

"皇兒,這些年老夫有愧與你,秦家有愧與你,希望你不要介懷,老夫想了一夜,這些年終究是我錯了,願意彌補,所以我決定靈寶閣百分之四十的產權歸你所有,從現在開始!"秦鷹凝聲道.

"祖爺爺.."秦浩然臉色大變,極不甘心,欲要出言阻止.

"你閉嘴,老夫做的決定豈能由你更改!"秦鷹冷聲呵斥道.

不過葉輕寒並不買賬,靈寶閣的資產,他還沒看在眼內.

"不用了,你別忘了,皇兒已經被我買斷了,和你秦家沒關系,我會彌補她這些年的童年缺失,你就別操心了."葉輕寒冷漠的拒絕了秦鷹的示好.

"葉先生.."秦鷹臉色未變,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決絕.

"沒什麼好的,你們走吧,我們也要去參加拍賣會了."葉輕寒冷冷的下了逐客令,隨即對著樓傲天等人道,"一起走吧,去看看今年的拍賣會究竟會拍賣什麼,居然吸引這麼多強者降臨."

"葉先生心,聽不出世的命宮境也來了幾位,老夫告辭."秦鷹無奈,只能現在只能慢慢彌補,以改變葉輕寒對他態度,善意提醒了一句,便領走一臉不甘的秦浩然離開了別院.

燃血,苦海,洞天,命宮,道尊(大武尊),一步一重天,梟隕星上沒有道尊境界,連命宮境都很少,寥寥幾人,幾年都未必出世一次,讓梟隕星上的很多人都忘記了還有命宮境大強者了.

葉輕寒眉間緊蹙,洞天境界都讓他吃力了,更何況是命宮境呢!

"葉兄不必擔憂,我樓蘭老祖也是命宮境,這種級別的存在絕對不會亂來的,我們走吧."樓傲天自信的道.

葉輕寒了頭,心中思索,在最危險的情況下,如何能在命宮強者手中保住性命.

一群人浩浩蕩蕩走向拍賣會,有樓蘭太子領路,暢通無阻,拍賣行不僅有拍賣會的強者鎮守,外圍還有大批火麟軍,每一個能進入拍賣行的人,都是非富即貴,沒有十萬下品靈晶,連門檻都進不去.

樓傲天有單獨的雅間,葉輕寒也不願暴露身份,便和他們進入了雅間.

偌大的拍賣行至少有數千平米,上下四層,圍著一個大廳,像個斗獸場,四周法陣密集,誰敢在此放肆,都將尸骨無存!

葉輕寒一入拍賣行,就注意到了幾道若有若無的靈魂氣息,且都在四樓,心中低語道,"五位命宮境,或許有更多,不知道是第幾步的強者.

葉輕寒不敢散開神識逼近四樓,很是謹慎,看著樓下大批苦海境界的強者圍坐大廳,知道今天肯定會有寶貝誕生.

柳凝孤身一人,桀驁不馴,一副冷冰冰的樣子讓人不敢靠近,只有幾個不怕死的紈绔想靠近,卻被洞天境的長輩阻止.

柳凝不屑與他人交流,直接到了四樓,拍賣行的人卻不敢阻攔,看來對她的身份早已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