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秦鷹的目的
鸚鵡怒視唐楚,潔白的羽毛變成了黑色,好像被火烤過的一樣,有一些毛發缺失,很明顯是被武器生生撕扯下來的.

"王八蛋,我記得是你!對不對?你這個賤人居然偷襲本神鳥!來來來,咱們較量較量!"鸚鵡咆哮道.

"哈哈哈哈……"

一向高冷沉默的零晨毫不掩飾的大笑,引來眾人瘋狂的嘲弄,這頭鸚鵡實在是太……可愛了,居然如此人性化,受到了侮辱,居然還要找回場子.

唐楚臉色鐵青,可是畢竟他的確出手偷襲了鸚鵡,理虧啊!更關鍵的是鸚鵡背後可站著葉輕寒呢,一旦和鸚鵡打起來,先不能不能追到它,萬一葉輕寒出手了,他沒有信心一定能贏.

可是鸚鵡得理不饒人,在演武場中心叫囂,指著鼻子罵,是個人都無法忍受,更何況是他這個青州府府主之子,一代天驕!

"你確定要和我打一場?"唐楚召喚出鐵弓弩,踏向演武場,爆發出絕強的氣勢,冷冷的問道.

鸚鵡氣息一滯,腦袋一縮,故裝作沒聽見唐楚的話,仰頭看向狂奔的蕭月三人.

"你們三個婊砸,肯定是你們用箭射我的!我要燒死你們!"

鸚鵡轉頭撲向蕭月等人,一口口大火焚燒演武場,四周的溫度都在攀升.

"啊啊……唐大哥救我啊!!"

蕭月等人慘叫,渾身抽搐,任憑她們怎麼撓,也撲不滅身上的火焰,焦糊味順著狂風散去,令人惡寒.

鸚鵡追著她們使勁噴火,嘴里還叫囂著,蕭月等人很快癱倒在地,聲音都變得嘶啞,最後奄奄一息,被燒的變了形.

"該死的,敢拿箭射我!這是給你們的警告,下次再敢犯,燒死你們!"鸚鵡趾高氣揚,扔下仍然在燃燒的蕭月等人,擰頭就走,卻不知三人已經被它活活給燒死了.

唐楚:"……"

眾人:"……."

尼瑪,這是什麼品牌的鸚鵡?竟然能噴火!關鍵是比人還聰明,還如此的不要臉,完全是睜眼瞎話不知道臉紅啊.

趙無忌一臉無語,看著葉輕寒,汗顏的問道,"葉兄,這鳥你是從哪里弄來的?"

"撿的."葉輕寒不願多提這頭鸚鵡,太丟臉了,唐楚都承認是自己偷襲它了,它居然裝作看不見,專挑軟柿子捏,把人燒死了還一堆廢話!

唐楚一見鸚鵡主動轉移話題,連忙後退,暫時不願再招惹葉輕寒這個奇葩,自身修為恐怖,弟子恐怖,連個寵物鳥都如此奇葩!

葉輕寒掃視唐楚一眼,知道他現在絕對不會和自己硬拼,再言語挑釁他反而落了下乘,便准備把這件事了了,畢竟蕭月她們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死亡!

"真相大白,你們還要繼續嗎?"葉輕寒冷冷的問道.

"葉兄,這件事是蕭月她們不對,本座受到蒙蔽,並願意道歉,給秦皇一些彌補,五百塊中品靈晶,略表歉意!"唐楚很會做人,答應給閑無郁一千塊中品,可是閑無郁氣海已經破了,這一千塊就等于勝了,拿五百塊來安撫葉輕寒,無傷大雅,還能保存面子.

葉輕寒冷冽一笑,送到嘴邊的肉不要就傻了,五百塊中品,不算數目!

"那你偷襲我靈寵的事情怎麼?它不敢找你,我若不句話,怎麼對得起它?"葉輕寒淡淡的問道.

鸚鵡一看葉輕寒居然主動幫自己討公道,感激涕零,恨不得把自己的寶貝都貢獻出來.

"主人,你真是太讓我感動了!以後我絕對不讓您失望了!"鸚鵡一縱,飛到葉輕寒的肩膀上,一臉虔誠,但是有多少真心,也就它自己知道.

唐楚嘴角抽搐了下,指尖微顫,看著葉輕寒肩膀上狼狽的鸚鵡,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不過很快斂去.

"剛剛是我的錯,本座只是想救一個天才,閑無郁終究是梟隕星上的天才,希望葉兄見諒,我再出五百塊,彌補你靈寵受的驚嚇."唐楚十分肉痛,從乾坤戒指內取出一千塊中品,整齊擺放在演武場上,形成了一座靈山.

鸚鵡一見,毫不客氣的沖了過去,爪子上的乾坤戒指金光一閃,竟然連秦皇的那五百塊靈晶都收走了.

"嘿嘿,秦皇,你還,我幫你收著,等你長大了再給你."鸚鵡極其不要臉的道.

秦皇:"……"

唐楚看著鸚鵡收走靈晶,肉痛無比,深深看了鸚鵡一眼,隨即對著葉輕寒抱拳道,"青州唐楚,日後葉兄若到了青州,遇到麻煩盡可報上我的名字,絕對沒人敢得罪你,今天我還有事,就此別過!"

唐楚完,不再給葉輕寒話的機會,帶著自己的黨羽扭頭就走,生怕再被勒索幾百塊靈晶.

影豐看著大戰結束,眼中的精芒閃過,悄然離去,連葉輕寒都沒有注意到他是怎麼離開的.

柳凝和零晨,王世之等人盯著葉輕寒的背影,各懷心思,沉默不語.

此刻,已經到了下午,斜陽灑下金色光芒,普照在眾人意猶未盡的臉上,沒有看到葉輕寒和唐楚大戰,多少人都有些不甘心,不過幾聲喧囂,讓眾人紛紛散去.

"艹,真爽啊!今天讓我看到了奇跡!苦海一星,橫掃苦海境界,卻無一人是對手!要是我也有這樣的能力,豈能不封王!"

"是啊,看的我熱血沸騰,到現在才想起來早飯都還沒吃,回家吃飯!然後好好苦修,不定有朝一日我也可以達到這一步."

咕咕咕……

一吃飯,很多人才想起來,他們大多數都沒有吃飯,愣是看了整整大半天時間.

秦皇揉了揉肚子,苦笑道,"師傅,我也好餓,咱們回家吧?"

"嗯,咱們回去."葉輕寒了頭,帶著秦皇就要離開.

"葉兄,今天這件事,傲天在此給你和秦皇賠禮道歉,下午我定會差人送上賠償,希望你們接受."樓傲天抱拳示好道.

"不必,這不是你的錯,更何況人死仇散,再追究也沒意思,樓兄去忙吧,就此別過,明日在拍賣會上見."葉輕寒淡然道.

"那好,我就不叨擾了,還有其他事情要忙,就此別過."樓傲天頭道.

趙無忌看著葉輕寒,低沉的問道,"葉兄,可否有時間和我一起探討下苦海武道?"

"一起走吧,今天多謝你了."葉輕寒知恩報恩,趙無忌今天義無反顧的幫了自己,不幫他一把有些不過去.

葉輕寒和趙無忌帶著秦皇直奔火菲兒的別院,柳凝死死盯著葉輕寒的背影,下意識的跟了過去.

靈寶閣中央大廳,金碧輝煌,奢華無比,到處都彌漫著奢靡的氣息,可見靈寶閣的輝煌.

此刻大廳里除了跪在地上的秦浩然,就只有一臉威沉的秦鷹,四周看不到任何人,連護衛都離開了別院,守護在外.

"廢物!當眾對付秦皇,你腦子呢?如此冥頑不靈,為了一些心思,打壓異己,我如何放心把偌大的秦家,四品靈寶閣全部交給你!"

秦鷹恨鐵不成鋼,惱怒的呵斥道.

秦浩然眼中盡是陰霾,殺機一閃而逝,不滿道,"祖爺爺,秦家大部分的資產繼承權都在秦皇手中,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得到秦家,我對付他是因為我不想把秦家毀在那個瞎子手中,他何德何能繼承秦家偌大的江山?"

啪!

"混賬!秦皇終究是……"秦鷹狠狠的甩了秦浩然一巴掌,脆響回蕩大廳,看著秦浩然一臉不滿和質疑,不禁黯然.

"你懂什麼?我若不是故意宣稱把秦家大部分的資產讓秦皇繼承,你能活到現在?秦家內部勾心斗角,難道你不知道?你現在想殺秦皇,若你是繼承者,秦家其他人又何嘗不想殺你?"秦鷹冷冷的呵斥道.

秦浩然神色一愣,隨即驚喜的按著秦鷹,渾身顫抖,激動不已.

"祖爺爺,您的意思是……"秦浩然不確定的想問,又怕得到的答案與自己猜測的不一樣,最後愣是不敢問出口.

"不錯,秦皇不過的明面上的繼承人,幫你吸引秦家,甚至整個覬覦秦家家產的人的注意,你是秦家的嫡長子,又是天才,我為了讓你能夠獨自外出曆練,快速成長,將來可以獨當一面,才對外宣稱秦皇為繼承人,並且當作寶貝一樣,以此吸引別人的注意,可是你的表現實在讓我太失望了!"秦鷹憤怒的呵斥道.

"我……"秦浩然又驚又喜,沒有想到秦皇不過是替死鬼,自己還嫉妒他干什麼!

"祖爺爺,我錯了!我一時糊塗,被表象蒙蔽了雙眼,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秦浩然匍匐跪地,頓時忘記了秦鷹打了自己一巴掌.

"今天隨我去和秦皇還有葉輕寒道歉!"秦鷹臉色一沉,冷聲道.

"為何?秦皇不過是瞎子,葉輕寒又能如何?他不過是靠著速度快一下而已,祖爺爺何必那麼在意他們?"秦浩然不甘,讓他去和秦皇道歉,比殺了他還難受.

"我不在乎秦皇,即便是什麼所謂的琴仙赤妖體,也翻不了大浪,可是葉輕寒不一樣……"秦鷹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道異色,無奈道.

ps:雖然沒到100票,但是還是加更,有存稿任性一次,這本書將近三萬人收藏,一天卻沒有三百人肯投票,真的好麼?以後約定,每天投滿七百張推薦票,加一更,投滿一千四百張,加兩更!上不封,至于推薦票怎麼來的,如果不會就加群來問,群號:4651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