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瘋了!
演武場死寂,沒有半聲音,數千人的眼睛死盯著戰場中心,王世之和零晨兩大王者立在邊上,隨時都可以出手,任何人都不可能插手這場戰斗.

演武場被染紅,鐵添龍爆發出後一擊,直接將鐵錘扔向葉輕寒,可惜葉輕寒身影一閃,便躲了過去.

葉輕寒看似雜亂無章的出劍,實則是以劍當刀,十二式離手刀法行云流水,在鐵添龍身上劃出了近百刀傷痕.

鐵添龍幾乎被分尸,手臂被斬斷,瞳孔在臨死前射出驚恐和絕望以及怨毒的目光,猙獰無比,鐵錘被摔倒了十幾米外,看起來殘暴不堪.

眾人從未見過這般殺人的方式,葉輕寒幾乎是采用最折磨人的手段,在鐵添龍身上劃出一百多道傷口,放干了他的血,直到最後一刻,鐵添龍才爆死當場,嘗盡了人間的痛苦和絕望.

咻……

葉輕寒一腳踢飛了鐵添龍的尸體,威風凜凜,狂妄至極,劍指唐楚,冷聲道,"看見了嗎?這才叫不死不休!"

這才叫挑釁,一人之力,挑釁梟隕星群雄,唐楚又如何?閑無郁又如何?一劍視之!

所有的苦海境低層次的人熱血沸騰,這才叫真正的同階無敵,苦海一星,近距離碾碎了鐵添龍!

可是沒人叫好,沒人敢在這種場合掃了閑無郁和唐楚的面子,不過也沒人去指責葉輕寒的殘忍,畢竟不死不休的戰斗,誰倒下就必定死.

睚眦必報,對敵人殘酷無情,對朋友親人袒護到極致,這才是葉輕寒的本性,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仁慈的人,只要是敵人,那就只有殺!出手必見血.

"好!好!葉輕寒,你成功惹怒我了!今天我讓你明白什麼才是不死不休!"唐楚臉色鐵青,眼中的怒火幾乎凝聚成實質,對著身後一個瘦弱猴子一樣的年輕男子喝道,"孫缺,你上,他也就是速度快了,我就不信他快的過你的'獨步凌波’!"

三品極品武技,獨步凌波,到了苦海境五星以上,就可以踏波而行,是梟隕星上著名的速度型秘術,孫家獨有秘術!論速度,除了零晨敢言勝,其他人沒資格.

"嘎嘎嘎,和我比速度!今天我虐死你!"孫缺一臉賤笑,一劍平天,劍勢如虹,化作閃電奔雷,演武場上到處都是他的虛影.

咻咻咻……

殘影快到極致,分不清本體,許久之後才會消散,看的人膽顫心驚,為葉輕寒捏了一把汗.

葉輕寒嘴角上揚,不為殘影所動,雙眸緊閉,神識鎖住了孫缺,任由他如何變幻位置,都逃不過他的神識.

右手一顫,血刺易手,變為左手持劍,右拳青筋暴起,真元游走,銀光奪人心魂.

"他在干什麼?怎麼用左手持劍,難道他是左撇子?"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麼,但是我知道孫缺在戲耍葉輕寒,不然葉輕寒早就死了."

"嘎嘎嘎,你的對,這種菜鳥速度不占優勢,如何去和苦海境六星以上的存在斗?"孫缺大笑,響徹演武場,但是沒人分得清孫缺究竟在什麼位置.

趙無忌攥緊手中的劍,指尖撥動劍柄,發出清脆的劍吟聲,顯然決定在葉輕寒最危險的時候准備出手,哪怕得罪了零晨也在所不惜.

柳凝緩緩站起,來到了前方,眾人頓時讓出了一條路.

咻……

孫缺速度極快,繞到葉輕寒的後方虛刺一劍,劍氣刺破葉輕寒的衣衫後頓時後撤,隨後再次大笑道,"哈哈哈,你們想看看葉輕寒裸,奔的樣子嗎?"

"想!"唐楚陣營的眾人異口同聲,恨不得親自上去羞辱一番葉輕寒.

"那我就成全你們!我一劍一劍挑飛他的衣服,讓他在絕望和羞愧中死去!"孫缺猖狂,嘴里含著一枚四品回元丹,根本不怕真元耗盡.

葉輕寒看著孫缺如此囂張,不禁冷笑,讓自己裸奔,那今天就讓他死的更難看一些吧!

秦皇抱著琴,孱弱的身體有些顫抖,恭敬的問向趙無忌道,"趙前輩,我師傅能贏嗎?"

"不知道,他的速度的確快,可是這個孫缺的速度比我還快,是苦海境之內最快的存在,除非你師傅還有底蘊沒有暴露,否則輸的幾率很大."趙無忌搖了搖頭,不看好葉輕寒.

咻--

孫缺再出一劍,依舊沒有刺穿葉輕寒的防禦,只是挑飛了一塊衣服,引來眾人哈哈嘲笑.

葉輕寒紋絲不動,神識不斷捕捉孫缺的軌跡,准備一擊必殺,讓他毫無還手的余地.

零晨余光瞟過,發現柳凝到了身邊,凝聲問道,"柳道友覺得誰會死?"

"葉輕寒!"柳凝毫不猶豫的回道.

"嗯?柳道友何出此言?到現在葉輕寒看起來應該還有底蘊才是."零晨好奇問道.

"哼,若有底蘊,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分明是放棄了."柳凝不屑的道.

"你胡!我師傅才不會敗!"秦皇抱緊古琴怒'視’柳凝,掌心胎記開始發熱,淡金色的光芒被長袍遮住,沒有顯露特殊體質.

"臭子,若不是看你是赤子之心,本宮會看得上你?這樣的廢物憑什麼做你的師傅?"柳凝咬緊銀牙,恨鐵不成鋼的呵斥道.

"你閉嘴!不許你罵我師傅!"秦皇氣息一冷,惡狠狠的道.

秦皇原本稚嫩且純淨的面龐天見尤憐,根本不像是一個能發狠的人,現在就算是惡狠狠的,總讓人覺得有些妖魅的氣質.

"無知!"柳凝氣急敗壞,卻無可奈何,秦皇這個臭脾氣讓她又愛又恨.

演武場中心,孫缺再次爆發出恐怖的速度,准備刺出第三劍,柳凝指尖一顫,一把銀光燦燦的銀鱗鞭出現在手中,抬腳就要射入演武場中心.

"你要干什麼?"零晨身影一晃,龍殘刃劃破空間,阻住了柳凝.

"孫缺可以羞辱葉輕寒的身體,但是不能羞辱這個名字,我去殺了葉輕寒,徹底終結了他."柳凝冷聲回道,"零晨,你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行,這是梟隕星群英會內部的事情,你不能插手,除卻今天,你做任何事我都不會管."零晨斷然拒絕.

眾人一愣,沒有想到柳凝這個女子居然也要上場殺葉輕寒,不禁有些同情他.

就在眾人晃神的時候,孫缺刺出了凌厲一劍,劍尖上包含濃郁的真元劍氣,准備一舉震碎葉輕寒身上的衣服,讓他徹底裸,奔.

"破!"

孫缺低喝一聲,人劍合一,獨步凌波步法施展到了極致,無數刀身影從四面八方沖向葉輕寒.

葉輕寒此刻也動了,拳頭上依附著銀色,陡然間擰身攻向左後方,甚至能清晰看見他拳頭上的淡紅色火焰.

轟……

孫缺眼中盡是驚恐,好像自己朝葉輕寒拳頭底鑽的一樣,兩個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極致,轉眼間就碰到了一起,根本沒時間閃躲,而他的劍卻擊空了.

嘩……

葉輕寒的氣勁撞在孫缺的身上,將其身上的衣服擊的粉碎,連內衣都沒有留下.

噗呲……

"下挫式!"

左手劍上挑,直接削斷了孫缺的右手臂,隨後右拳化掌,利用寸擊之術再次爆發出力量,將孫缺擊退數十步,跌落人群之中.

孫缺渾身赤果果的躺在人群中,右手臂被葉輕寒從肩膀處削斷,血流如注,道心崩碎,手舞足蹈,在人群中狂奔,面色猙獰,直接瘋了.

"啊……這不可能!哈哈哈……我贏了,你們看見了嗎?"

眾人紛紛退開,讓出一條路,孫缺跑到了演武場中心,赤果果的讓人看個精光.

柳凝等一眾女修惱怒不已,急忙轉身.

這樣的結局和眾人預測的有些不同,的確有人赤,裸狂奔,卻不是葉輕寒,而是孫缺,不僅luo奔,而且瘋了.

"嘶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轉頭望向狂奔的孫缺,眼中有些疑惑,他們都被柳凝和零晨的出手吸引過去了,根本沒有發現葉輕寒是怎麼出手的.

"怎麼回事?這不可能!"唐楚震怒,轉頭看向閑無郁和秦浩然,很顯然他剛剛也走神了.

"我沒看見……"閑無郁有些無語,剛剛以為柳凝會和零晨起沖突,才把注意力轉移過去,沒有想到錯過了最關鍵的部分.

"我也沒看見."秦浩然眼中湧出一抹殺機和怨毒,沒有想到葉輕寒居然能撐過這一關.

一時間,演武場上除了孫缺在嘶吼,狂奔,再也沒有了其他的聲音,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很想知道葉輕寒是怎麼把孫缺打成這樣的.

"師傅必勝!"秦皇看不見孫缺衣服盡碎,但是知道孫缺此刻的靈魂極其混亂,徹底瘋了,不禁喜不自勝,歡笑道.

葉輕寒冷漠無比,沒有絲毫的喜悅,好像打敗一個螻蟻一樣簡單,殊不知此刻已經震碎了多少人道心!

"唐楚,秦浩然,派這些廢物上來送死,不如親自上來和我戰一場!"葉輕寒目光迫人,盯住了秦浩然,准備幫秦皇鋪路,直接斬殺這個不稱職的哥哥,頓時冷聲道"秦浩然,你不是我只會偷襲嗎?現在跟我光明正大打一場,我給你報仇的機會!"

秦浩然氣息一滯,現在讓他和葉輕寒打,他還真沒有這個膽子,呢喃幾句,欲言又止,可是又沒有拒絕的理由,額間的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