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麻煩不斷
血刺凌厲,影豐霸道,所過之處,青草盡數枯萎,升級不錯,殺氣可以抹殺一切.

轟……

葉輕寒不動則已,動則山崩地裂,重狂出擊,天下沉浮,整個迎賓區都被震動,狂躁霸道的氣息逆天而去,卷碎枯草,有些枯木甚至被連根拔起.

"斬!"

嘩……

真元順著重狂刀傾泄而出,仿佛火山噴發,勢不可擋,一刀劈出,大地崩裂,刀光一閃,平斬而去.

兩個人化作流行閃電,刀光劍影,劃破了虛空,幾乎踏著枯草飛行,閃過,攻擊,防禦,每一步都做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一招不慎,都可能身隕道消,絕無機會反敗為勝!

"十二式連環斬!"

葉輕寒的招式多變,變化間行云流水,每一個動作都闡釋了暴力極致,卻又有三分美感.

唰唰唰……

重狂舞動,重達五百斤的重狂刀劈出,收發自如,影豐如幽靈般閃躲,時而刺出一劍,從不和葉輕寒正面撞擊!

影豐極其聰明,看得出葉輕寒的力量絕對是苦海境的第一人,就算自己傾盡全力也無法擋住葉輕寒的瘋狂一擊.

"你躲的了嗎!"

葉輕寒悶哼一聲,腳步碾碎大地,化作離弦之箭擰腰送髖,飄渺飛仙步法詭異至極,重狂橫掃千軍,從四面八方沖來,讓影豐躲無可躲!

"開!"

一聲爆喝,重狂刀轉眼之間劈到了影豐的胸前,影豐大吃一驚,身影疾馳倒飛,想躲過葉輕寒這一刀,可是以血煞級步法速度,也不如飄渺飛仙,只能抬劍硬抗.

"殺!"影豐真元流轉周身,包裹血刺,劍鋒撞向重狂刀鋒,卻不知道血刺在重狂刀面前就像孱弱不堪的孩童.

轟……

噌噌噌……

一刀擊實,影豐雙手發麻,血刺有真元包裹也被重狂刀砍出一道豁口,身體更是如斷線的風箏,不斷朝後跌去,腳步碾碎大地,也阻止不了他敗退的局勢.

"哼……"影豐悶哼一聲,臉色蒼白,雙手一起握住血刺,止不住的顫抖,發麻的手臂已經感覺不到血刺的存在.

"好強的力量!好快的速度……"影豐瞳孔一縮,見葉輕寒和自己全力對轟一次,不僅沒有倒退,反而欺身而進,氣勢更甚.

"回旋斬!"

葉輕寒身體旋轉,一縱十多米,從高空撲來,如蒼鷹撲食,勢如閃電奔雷,一刀從天而降,勢不可擋.

影豐再也顧及不了面子,一個懶驢打滾,順著山坡滾出十多米遠,倉皇逃出葉輕寒的殺傷范圍.

地面的沙土岩石崩碎,重狂刀犀利無比,刀氣都可以削平山石.

葉輕寒步步緊逼,仗刀而行,化身戰神,背後之地皆是敵人禁地,強如影豐只能後退.

影豐眼中湧出一道精光,暗道一句,"此人力量太強,近身作戰不是我的強項,不能力抗!"

"葉輕寒,來日再戰,必取你項上人頭,以立我血煞之威!"

影豐明白葉輕寒的長處便是自己的短處,不願再繼續戰下去,留下一句狠話,嘴角溢出一口鮮血,轉身激射,血煞的血盾術施展到了極限,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輕寒看著影豐退走,沒有去追,更沒有看不起他,反而更加警惕,影豐是殺手,靠的隱匿身影,刺殺之術,如今和自己硬抗到現在,只是受了一輕傷,足夠證明他的強大了.

秦皇抱著古琴站在窗前,沒有半情緒波動,感受到影豐退走,嘴角露出一抹清甜的微笑.

"師尊,您勝了."秦皇柔聲道,靦腆的像個女孩.

"嗯."葉輕寒了頭,看著柔弱的秦皇,總覺得差了什麼,秦皇和他簡直是兩個極端,一個柔弱的像個姑娘,一個狂暴的像條蒼龍,一剛一柔,一烈一溫,完全不像是師徒.

"皇兒,你對武道感興趣嗎?"葉輕寒皺眉,想讓秦皇多陽剛之氣,少嬌柔之美.

秦皇訕笑,抿嘴搖了搖頭,把古琴抱的更緊,好像只有古琴才能給他安全感.

葉輕寒看著陰柔的秦皇,總覺得哪里怪怪的,不過修琴道者,文弱一些不算什麼,也沒有多想.

……

火云客棧,鸚鵡滿臉傲然,對著閑無郁指手畫腳,大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你可真夠蠢的,身體本身就是一個宇宙,內部自成聚靈陣,你要了解你自身,才能最大強度的吸收靈氣,加快修煉速度,你的師尊都沒有教你嗎?"鸚鵡憤怒的問道.

閑無郁額間湧出一道黑線,向來只有人誇贊自己是天才,可是這頭鸚鵡出現後,就沒有一句好話!

"真元不純粹,肉身不強,修煉的功法雜亂不精純,氣海也沒用拓展到極限,哎……"鸚鵡直搖頭,根據葉輕寒平日里的話語,生搬硬套,倒是讓它蒙對了,閑無郁此刻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緊張的看著鸚鵡.

"神鳥,還能補救嗎?"閑無郁恭敬的問道.

"這個嘛……想淬煉真元,可以用煉丹之法,不斷消耗真元,然後淬煉其純度……"鸚鵡深的葉輕寒熏陶,倒是知道一些,理論上一套一套的,要是讓它親自來教,絕對一問三不知.

閑無郁此刻把鸚鵡奉若神靈,一臉敬重的問道,"我不會煉丹啊,神鳥看我可有煉丹資質?"

"你問我有個鳥用?自己看看體內有沒有火元素,至于丹方,你師傅乃是噬風老魔,難道連三品丹方都搞不到?"鸚鵡不屑的道,把剩下的事情推的一干二淨.

"我師傅最近閉關去了,我也找不到,我體內倒是有些火元素,不過三品丹方至少價值幾千塊中品,我也消耗不起啊."閑無郁無奈的道.

"要不咱們去坑葉輕寒?他手里有不少寶貝!"鸚鵡低聲道.

"好!你帶我去找他,我好好教訓下他,把他收了,然後讓他解除和你的契約!"閑無郁精芒一閃,想把鸚鵡占為己有.

鸚鵡這貨典型是想擺脫閑無郁,可是又怕他發瘋,直接烤了他,只能忽悠閑無郁主動去找葉輕寒.

果然,閑無郁一聽要去找葉輕寒,一馬當先,在鸚鵡的指導下直撲靈寶閣的迎賓區,因為有鸚鵡開路,靈寶閣的護衛並未阻攔閑無郁.

葉輕寒剛剛擊潰影豐,閑無郁就沖來了,讓他不禁有些不耐煩.

"葉輕寒,給我滾出來!"閑無郁一腳踹開別院大門,冷冷的喝道.

葉輕寒指尖微微一顫,看著閑無郁一臉狂傲,真想一巴掌把他打進地底去.

"什麼事情?堂堂年輕一代精英,竟然如此沒有教養,你的師尊都沒有教過你麼?"葉輕寒沉聲問道.

"少廢話!今天我來,就是問你要個神物的,你給最好,不給我就強取,還會要了你的命."閑無郁傲然道.

葉輕寒望著閑無郁肩膀上一臉得瑟的鸚鵡,嘴角一抽,看來又是這頭賤鳥給自己惹來麻煩了.

"你想要什麼?"葉輕寒無語的問道.

"這頭神鳥!我要了,本來本公子准備滅了你,收取血煞的賞金,不過若你主動放棄和神鳥的契約,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就饒你一命."閑無郁氣勢爆發,壓向葉輕寒.

兩個人相距不到五米,葉輕寒看著閑無郁,嘴角掛著一抹冷笑,這個閑無郁絕對是紈绔,沒有經曆過生死,或許是被噬風老魔給寵壞了,覺得天下人沒人敢偷襲或者對他出手.

"哈哈,你想要鸚鵡,它要是跟你走,我絕不攔著."葉輕寒冷笑一聲道,對于這個無節操的坑貨鸚鵡,放在葉輕寒身邊還好,若是被其他人收服,它的主人絕對能被它玩死.

"主人!我不要離開你,我是詐降啊,我對您是忠心耿耿,對您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怎麼可能因為一個蠢貨而背叛您呢!"

鸚鵡一個閃身,直接撲到葉輕寒的肩膀上,老淚縱橫,看起來真是天見尤憐.

閑無郁:"……."

葉輕寒:"……."

"咯咯咯……哈哈哈……"秦皇咯咯一笑,隨後覺得聲音有些稚嫩柔弱,臉蛋微微一紅,連忙改變聲音,捂嘴淺笑.

"呀,好有靈氣的丫頭,主人,你是從哪弄來的."鸚鵡順著笑聲抬頭看去,一眼瞟過秦皇,不禁一愣,被他身上純淨的氣息吸引.

"師傅,您的鸚鵡真可愛,就是腦子不太好使,連男女都分不清."秦皇抱琴走了出來,雖然眼睛瞎了,可是一都不耽誤他走路,神識向外擴散,好像蝙蝠的雷達一般,十分靈便.

"你丫腦子才不好使!本神鳥天下獨一無二,怎麼可能看不穿你的本質,別以為是平胸就可以偽裝成男人!"鸚鵡大怒,絲毫不顧及身後閑無郁那雙可以吃人的眼睛,直接咆哮道.

秦皇臉色微微一變,抿嘴不再話.

葉輕寒還未來得及呵斥,就見閑無郁殺氣沖天,真靈道翅沖天而起,拍擊長空,將整個迎賓區攪亂.

"好好好!你這個賤鳥,居然敢耍我!今天我要你和你的主人一起下地獄!"閑無郁憤怒無比,他真心待鸚鵡,可惜真心喂了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