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殺手影豐
別院內,清風拂面,撩動葉輕寒和秦皇的鬢發,葉輕寒蒼勁,仿若孤楊傲立,秦皇稚嫩,像是畫里走出來的神子,豐神如玉,俊美妖孽,完美無瑕,唯獨那一雙眸子讓人惋惜.

此刻秦皇仙玉般的五指散發著金光,琴印胎記不斷躍動,好像要脫體而出,額間珠珠細汗墜落,眉間緊蹙.

葉輕寒看著赤子之心的秦皇內心像美玉一般純淨,靈魂波動沒有半邪惡,心中十分滿意,不禁頭.

吟……

一道金光直沖云霄,古琴不斷幻化,變成了一把真正的古琴,滄桑的帝王氣息噴湧而出,琴弦自起,琴音如天籟般響起,觸動人的靈魂,卷起秦皇的戰袍,讓他聖潔無比.

琴音滄桑優雅,仿若從萬古傳來,淨化心靈,讓葉輕寒都覺得真元有秩序的在體內游走,變得越來越純淨.

葉輕寒閉眸傾聽上古天籟,氣勢收斂,卻更加威嚴.

秦皇盤坐,十指下的古琴散發著濃郁的威勢,哪怕剛剛破出桎梏,也有五品戰兵的威嚴,模樣和之前懷里的古琴差不多,但是多了七分威嚴和霸氣,滄桑.

吟……

秦皇輕輕波動琴弦,琴音比天地間最美的天籟還要動聽,旋律內斂,在別院內激蕩,可是出了別院,卻沒有半聲音!

葉輕寒猛然睜開瞳孔,射出一道精芒,俯視盤坐在青草上的秦皇,努力壓制真元的躁動,體表神光流動,淬煉肉身,更加豐神如玉.

"好恐怖的琴音,居然可以調動我的真元!淬煉我的肉身以及靈魂,琴仙赤妖體,果然恐怖!"葉輕寒暗暗自語,更加堅定,要守護這個孩子成長,絕不能讓壞人利用.

琴音勾動天地異象,柳絮飄飛,潔白如雪,溪里的魚兒跳躍,天空的青鳥疾馳,化作閃電,降落在秦皇的身邊,百花舞動,蝶飛翩翩,此刻的別院衍化成了仙境,靈氣變得濃郁至極.

寒月別雪琴曲,一首普通的琴曲,竟然讓秦皇彈奏出如此天籟,葉輕寒緩緩坐下,聽著琴曲,體悟苦海境,隱約間觸動到了苦海境一星的門檻.

……

秦鷹得到了五品武技,翻云掌,哪里還有功夫顧得上葉輕寒和秦皇,恨不得現在就能修煉,可是修煉五品武技不是那麼簡單的,首先五品武技艱澀難懂,一著不慎就會走火入魔,哪怕有葉輕寒的修煉感悟也不行!

更何況還要准備大量的靈丹妙藥配合,靈晶更是必不可少!

"朱勝,你立下大功,老夫重賞,從今天開始,你晉升為我靈寶閣外姓長老,秦家外門執事,賜名秦勝!"秦鷹凝視朱勝,低沉的道.

朱勝大喜,直接跪倒在地,叩頭謝恩,心中更加感謝葉輕寒,讓他一步登天.

"秦勝,你現在親自帶人去青州秦家,讓他們拋售靈丹和兵器,購買四品丹藥和上品靈晶,越多越好!"秦鷹威嚴無比,氣勢比之前更加強橫,或許是五品武技給予了他再獲新生的信念.

"是!閣主大人,人願做秦家家奴,誓死效忠!"朱勝狂喜,叩頭道.

"嗯,關于葉輕寒這件事,你做的很不錯,等我秦家一統梟隕星,你必定萬人之上,且莫讓我失望才是!"秦鷹一手棒槌一手糖,讓朱勝震驚之余,更多的是興奮.

朱勝退去,秦鷹親自鎮守靈寶閣,有些洞天境已經得到了消息,紛紛上門拜訪.

火云城聚集了大批強者,苦海境數不盡數,年輕一代諸雄全部踏臨,梟隕星十大俊才全部到了!

排名第十的是秦家年輕一代嫡長子,秦浩然,一手浩然劍法運用的爐火純青,修為直逼苦海境四重.

排名第九的是血煞年輕一代級殺手,影豐,而他此次的目標絕對不是拍賣會,而是葉輕寒.

此刻,影豐一襲黑衣,俊秀無比,趁著人群混入了火云城,很快就消失不見.

第八名,閑無郁,不過自從他得到了五品真靈道翅,他的排名很可能一躍成為前三甲.

第七名,樓傲天,樓蘭古國的太子爺.

第六名,青州府府尹之子,唐楚,修為遠超同階,此次的目標很可能也是葉輕寒,因為他和排名第九的影豐關系不錯.

第五名的帝空,來曆不明,功法不明,但是自從他出現之後,連戰三百余場,未曾一敗,沒人能撐過他十招,手中的帝神戰天戟所向披靡.

帝空性格孤冷,桀驁不馴,獨來獨往,沒人能探究到他的底細,在梟隕星上極其低調.

第四名,散修蘇凡,在梟隕星上極為出名,機緣不錯,得到上古巨劍,所修劍法乃是上古秘術,碎界劍經,品級不祥.

排名前三的人,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年輕一代超級強者,修為已經破入了苦海境七星以上!

第三名,趙無忌,也是一名散修,第二名,梟隕王,王世之,排名第一的乃是古劍王,零晨.

零晨和王世之全部得到了封王稱號,修為遠超同階,苦海境九星,在五年前就已經成名,但是從未和梟隕星上的其他俊才動過手,所以如今的十大高手排名誰強誰弱尚未可知.

誰也沒有想到一場拍賣會竟然把他們全部都招來了,不過他們一入火云城就快速隱匿,沒有驚動任何人.

影豐似乎知道一切,直逼靈寶閣迎賓區,葉輕寒所處的別院.

秦皇一曲終,飄然而起,恭敬的立在一旁,掌心一開,琴印胎記回到掌心,就像從未掙脫一般.

葉輕寒微微了頭,伸手再次撥開秦皇的眼皮,發現他眸子里的古琴虛影更加實質,擋住了秦皇的眸光.

"師尊,我的眼睛還能看見嗎?"秦皇仰頭,期待的'看著;葉輕寒,多希望能得到肯定的答案.

"你眼中的古琴虛影會影響到你的神經,封閉視線,下次修煉的時候記得感應下古琴虛影,看看會不會產生變化,然後告訴我."葉輕寒凝眉道.

秦皇這種情況,曆史上從未有過記載,琴仙赤妖體在人類無數年的發展史上也就出現過兩次,關于他們的評價也只是只言片語,但是從未提及琴仙赤妖體從出生便是瞎子.

"是,師尊."秦皇抱著自己的古琴道.

"你先回屋子里去,有客人來訪,我單獨招待下."葉輕寒一眼瞟過遠處的山脈,淡然道.

秦皇沒有猶豫,現在的他根本沒有多少戰力,留在這里只會牽連葉輕寒.

葉輕寒取出重狂刀,傲然而立,凝望山脈盡頭,目光如炬,奪人心魂.

"既然來了,不妨到舍下坐坐,葉某定茶水相待."葉輕寒聲音低沉,穿透時空,傳向遠方.

影豐握著強大的三品血刺,立在遠方,隔山相望,沒有想到還是沒有躲過葉輕寒的神識.

葉輕寒的神識如今已經恢複到之前的三成左右,只要出現在他三里之內,絕對躲不過他的神識鎖定,當然,秦皇這種妖孽體質除外.

"閣下果然強橫,怪不得血煞三番四次失手."

整個梟隕星,年輕一代排名第九的存在,影豐身影激射,踏臨迎賓區,沒有驚動靈寶閣護衛,立在葉輕寒面前,四目對視.

葉輕寒握緊重狂刀,沒有輕視影豐,能號稱年輕一代前十的存在,絕對不弱,哪怕影豐不靠隱匿襲殺,也能給他造成傷害.

"你就是影豐?血煞年輕一代殺手之王,梟隕星精英榜排名第九的存在?"葉輕寒嘶啞的問道.

"不錯,葉輕寒,想不到你居然知道我."影豐手中的血刺一顫,殺氣濃郁,腳下的青草瞬間枯死.

"看來精英榜上的排名和信息並不准確,你的修為應該是苦海境五星才是!"葉輕寒看著影豐黑袍激蕩,眉宇間煞氣十足,戰力絕對強橫,不禁對他的評價又高了一些.

"你不也是?有些信息做不得數,就像我,從來不信你是燃血境,也不信你是純粹的苦海境一星,不過終究是我的踏腳石."影豐傲然,無敵氣息迸射而出,絕對有封王的潛力.

影豐一言處,便代表著二人乃是對手,敵人,二人的氣息同時攀升,想借勢鎮壓對手.

葉輕寒雙眸睥睨,嘴角微微上揚,輕輕踏出一步,整個人的氣勢瞬間攀升,仿佛不可戰勝的戰神,任何敵人都將被鎮壓.

呼呼呼……

狂風呼嘯,吹動戰袍獵獵作響,殺氣凝聚成了實質,二人皆可以借勢鎮壓對手,彼此毫不退讓,他們之間的青草枯萎,百鳥奪空而去,花朵隨風舞動,擋住了視線.

"踏腳石?"葉輕寒冷笑一聲,雙手握著重狂,眼中迷離,射出一道殺機.

"不錯!我看你究竟能不能當我必殺一擊!"

影豐狂妄,血刺迎著陽光更加刺眼,劍芒直接刺入葉輕寒的眸子里,就在葉輕寒閉眸的一瞬間,他身如劍虹,化作離弦之箭直刺葉輕寒的咽喉.

吟……咻--

血刺破空,拉出一道殘影,瞬間包圍了葉輕寒,青草被劍氣擊碎,萬物在影豐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朽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