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少年秦皇
東方,殘陽綴,傾灑在楓葉林內,葉輕寒躲在一座孤山上,身邊擺滿了中品靈晶,聚靈陣自動汲取靈力,朝體內擁擠,渾身毛孔張開,靈力淬煉肉身.

葉輕寒這一刻肉身強橫到了極,猶如神兵利器,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眼中的戾氣逐漸散去,渾身散發著浩然正氣,更添三分神性.

肌膚光澤流動,靈氣十足,肅殺氣息彌漫,清晨第一抹陽光照射在葉輕寒的側臉上,蒼勁的面孔更加奪人心魂.

一渡過苦海境,葉輕寒的氣質變得更加迷人,仿若陽光,照射的讓人睜不開眼,又像雪山上的雪蓮花,迎風搖曳,孤傲無比,卻讓人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暴戾的真元終于得到控制,葉輕寒深吸一口氣,閉眸感受鸚鵡的位置,發現鸚鵡早已經脫離了自己百里范疇,靈寵契約也無法感受到它,唯一能確定的是,它沒死.

正欲踏進森林深處,突然眉間一挑,發現鸚鵡正疾馳而來,身邊似乎還有一道很強的氣息.

"嗯?是閑無郁,它怎麼會和閑無郁呆在一起?難道它被抓了?"葉輕寒一驚,連忙沖向深處,可是沒多久,葉輕寒仰頭看向天空,閑無郁仿若一頭蒼古神凰,碩大的羽翅拍擊長空,斗轉星移,瞬息之間便撲進了火云城,而鸚鵡就踩在他的頭上,根本不像是俘虜.

"……"葉輕寒無言以對,鸚鵡這奇葩簡直讓他醉了,讓它去牽引閑無郁的注意力,這才一夜之間,就把他給忽悠瘸了.

火云城內,人流量再次增加,動輒就是苦海境,甚至洞天境也不再那麼稀奇了.

葉輕寒悄然順著人流在進城內,多少才俊一起出現,葉輕寒也會被淹沒,更何況他主動斂去氣息,像個平凡的青年,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回到靈寶閣前方,葉輕寒陡然止步,凝望偌大的靈寶閣,感受到里面多了一位恐怖的存在,連他也沒有信心對抗.

"氣息和秦山很相似,難道是秦家的家主?"葉輕寒低語,很警惕.

"葉公子,您回來啦,朱執事在里面招待上面來的大人,告訴的在此等候,若您回來,就請您直接進入雅間."一個厮跑了出來恭敬的道.

"嗯,我知道了!"葉輕寒了頭,將血刺放入袖口,背著重狂刀直接走進了靈寶閣.

靈寶閣眾人看著葉輕寒的眼睛,不敢直視,紛紛躬身避讓.

進入靈寶閣內部,別院中心,一個看起來大約五六十歲的老者站立,雙手背負身後,背對著大門,看著別院中心的池塘,仿佛沉迷在景色中.

淡淡的威壓下意識的向外擴散,震懾人心,朱勝恭敬的立在一旁,端著茶水,不敢亂動.

葉輕寒看著此人,便知道他絕對是靈寶閣內的尖強者,不是秦家家主也是太上長老!

"果然是年輕一代俊才,怪不得秦山和秦正都對你贊賞有加,能在靈寶閣外發現我的,你是第一個."老者緩緩轉身,目光犀利,仿佛可以看穿人的靈魂,注視葉輕寒,可是眸子里卻有三分疑惑,因為他根本看不穿葉輕寒.

葉輕寒始終保持著五米距離,微微了頭,算是打了招呼.

"老夫秦鷹,秦家的家主,靈寶閣閣主,葉公子無須警惕,秦某做生意從來不強買強賣,更何況我不覺得我可以百分百的殺死你,得罪你沒啥好處,而且會辱了靈寶閣的名聲."秦鷹聲音有些滄桑嘶啞,注視葉輕寒,凝聲道.

葉輕寒淡然一笑,了頭,不過並不會因為秦鷹出這樣的話就會選擇相信,淡然道,"秦先生,既然是來做生意的,那就開門見山吧."

秦鷹示意朱勝離開,隨即大手一揮,一道淡淡的陣法開啟,足以抵擋住洞天境強者的窺探和攻擊.

"葉先生請坐,這里不會有任何人打擾."秦鷹示意道.

別院內環境很美,青柳垂落在池塘邊,金魚游戈,荷花已然開始綻放,散發著濃濃的靈氣,葉輕寒來到荷塘邊,緩緩坐了下來.

"這場生意做完,參加拍賣會就要離開這里,不能久留."葉輕寒內心暗暗自語,決定了後面的計劃.

"我聽葉先生有五品武技可以出售,不知是真是假."秦鷹凝視葉輕寒,沉聲問道.

"自然是真,之所以和你靈寶閣合作,是因為葉夢惜在靈寶閣,而且我覺得靈寶閣可以相信."葉輕寒淡淡的道.

"看葉公子對老夫倒是有很強的戒心,不知為何肯把葉夢惜交到靈寶閣來,就不怕老夫把她抓起來要挾你麼?"秦鷹看著葉輕寒和自己依舊保持一定的距離,袖口中的血刺猶如毒蛇,隨時都能置人于死地,不禁好奇的問道.

"對于葉夢惜,我能幫則幫,絕對不會為了她放棄自己的原則,你很聰明,不會做出那麼愚蠢的事情."葉輕寒嘴角上揚,打消了秦鷹的一些愚蠢的想法.

葉夢惜是葉輕寒的軟肋,但是這根軟肋不會置他于死地,一旦被打碎,葉輕寒就會化身毫無瑕疵的凶獸,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擋他的腳步.

"哈哈哈,這個自然,老夫也沒墮落到那一個五歲的孩子來威脅人的地方,不過秦家為了迎合你,保護葉夢惜,不惜得罪血煞,葉先生不該拿出誠意來麼?"秦鷹氣息一變,沉聲問道.

"你想要什麼樣的誠意?"葉輕寒眼中閃過一道光芒,凝視秦鷹.

"你能有這麼多的四品極品武技,想必五品武技,應該不止一部,老夫想買一部強大的五品武技!可以讓秦家晉升五品豪門的武技!希望葉先生成全!"秦鷹迸射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野心也在暴增,很顯然,他要統一梟隕星,成就五品霸業!

"先不我有沒有這樣的武技,就算我有,你覺得秦家買得起嗎?無盡宇宙,四品宗門多如牛毛,但是五品強宗豪門又能有幾個?隨意一個道尊境巔峰強者都可以創造出一部四品武技,可是你見過誰又能創造出五品武技?"葉輕寒不屑的問道.

"我秦家可以分期付款!多少靈晶都可以!我相信靈寶閣可以走向無盡宇宙,只要你肯給秦家一個機會,和我們合作,將來秦家必定不會虧待葉夢惜,更不會對不起你!"秦鷹站起,沉聲道.

"哈哈哈,秦家果然不愧是生意人,空手套白狼,一聲合作,就可以拿走五品武技,你可知道真正的五品武技,價值一顆星辰,就算把梟隕星賣了,也未必能換到一本真正強橫的五品秘術?"葉輕寒大笑一聲,站起俯視著眼前的老人.

"老夫信,也知道真正五品秘術的價值!所以才懇請葉先生給秦家一次機會."秦鷹看著葉輕寒狂笑,便知道今天肯定有戲,只要秦家能得出讓葉輕寒感興趣的東西,或者讓他信任的承諾.

秦鷹興奮,他便知道,葉輕寒既然能拿出很低級的五品秘術,就可以拿出真正的五品超級秘術,可以讓秦家晉升的武技!所以他放棄了用葉夢惜的生命威脅葉輕寒,正所謂有舍才有得!

"實話,你沒有資格修煉真正的五品武技,天賦平平,資質一般,也就是腦子夠聰明,就算有五品武技,你也渡不過道尊境的雷劫!"葉輕寒仔細看了看秦鷹,坦言道.

秦鷹臉色難看,想不到葉輕寒竟然給出了這樣的評價,他少年成就燃血,中年跨苦海,渡心魔,不到百年時間成就洞天,如今三百歲,已經進入了洞天境的第三步巔峰,隨時可以跨入第四步,在葉輕寒眼中竟然就是天賦平平,資質一般!

"那葉先生覺得子可有幾分天賦?"

一聲稚嫩的聲音在別院內響起,葉輕寒精芒一閃,猛退一步,心中震驚無比,以他強大的神識竟然沒有發現這別院內還有第三個人!

一道身影踏出房屋,少年身披一襲紫衫,腳步輕靈,妖孽到完美的面孔讓無數女人都為之黯然失色,眸子卻暗淡無光,懷中抱著一把古琴,慢慢踏出了大廳.

葉輕寒仔細打量著少年,發現他好像沒有靈魂一樣,而且是個瞎子,最多十四五歲,此刻就算走起來,也沒有牽動任何靈氣波動.

"燃血境,靈魂卻天人合一!萬古難見的琴仙赤妖體!"葉輕寒失聲,自從重生以後,第一次如此震驚.

琴仙赤妖體,天生靈魂與天地契合,掌心處有古琴印胎記,當可以修煉之後,可以自主將古琴印胎記複活,召喚出當作至寶戰兵,琴音激蕩,可毀滅強者的靈魂!

這種人萬古一人,一萬年出一次,每一次都可以轟動九天萬世,即便不能封帝,也可以殺入洪荒宇宙,與萬獸之王,禁地霸主抗衡!

"子秦皇,拜見葉先生."少年躬身以對,沒有半傲氣,盡管他是秦家的嫡系,而且深的秦鷹的喜歡.

"葉先生,您剛剛皇兒是什麼體?您的意思是皇兒是特殊體質?"秦鷹大驚,失聲問道,很顯然,秦家根本無法探知秦皇的真正體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