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血煞終極追殺令
"朱執事,幫我留意下青陽王國內的消息,尤其是天劍宗的,如果有大事發生記得告訴我,還有血煞的消息."葉輕寒思慮片刻,還是有些不放心葉夢惜和王氏,決定打探下消息.

"您放心,明天就回有消息傳來."朱勝拍著胸膛保證,眼睛閃爍,隨即道,"對了公子,拍賣行要舉行大型拍賣會,涉及整個樓蘭古國,不知道您有興趣嗎?"

"我已經知道了,也拿到了貴賓卡,你幫我多准備靈晶,從外地調也給我調來十萬塊備用."葉輕寒低沉的道.

十萬塊,足夠買下一座城池了!朱勝不禁一愣,看著葉輕寒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凝聲道,"調動十萬塊靈晶不是數目,要經過靈寶閣長老閣的同意,請允許老夫向高層申請!"

"告訴他們,我可以用三品乃至四品的武技購買,攻伐無雙或者攻防兼備的武技,我多的是,就看你們能不能買得起!"葉輕寒氣息一沉,決定把這些沒用的武技變廢為寶.

"三品乃至四品武技?大量出售?我沒聽錯吧?"朱勝大吃一驚,三品武技已經價值幾萬塊乃至十萬塊下品靈晶了,至于四品,恐怕得動用中品靈晶甚至上品靈晶才能買到了,關鍵是梟隕星上很少出現買賣四品武技的,每出現一份,都能引來無數洞天境強者哄搶.

"幫我做好這件事,虧待不了你."葉輕寒深深的看了一眼朱勝,警告意味十分濃烈.

"謝長老賞識!我這就去辦."朱勝恭敬的退去.

…….

火云城,突然出現許多陌生的強者,最差的修為都是燃血境巔峰境界,有一些年輕弟子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卻有不少人已經是苦海境.

樓蘭古國太子樓傲天,強勢從天而降,坐騎乃是三品凶獸焚天雀,單憑這焚天雀就可以坑殺一位三星苦海境.

樓傲天身邊的是兩位苦海境七星以上的老者,是樓蘭古國給他的護道者,忠心耿耿,氣血旺盛,強橫無比.

火云城城主,火肖,火家家主火欽天,大長老火楓,全部提前到了火云城外迎接.

樓傲天一臉冷漠,豐神如玉的面孔,蒼勁的身軀,一身白衣翩翩,手持一把觀天劍,鶴立雞群,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了苦海境三重,是整個梟隕星上年輕一代的佼佼者.

"火云城城主火肖拜見太子殿下!"

"火家家主火欽天代表火家恭迎太子殿下."

"火云城陳家前來恭迎太子殿下!"

……

火云城幾乎所有的大勢力全部到來,給足了樓傲天的面子,可見他在樓蘭的聲望.

"嗯,有勞各位家住,近日趕路有些勞頓,改日定一一拜訪."樓傲天抱拳淡淡的道.

"殿下客氣,若是能踏足寒門,我等定掃榻相迎!"眾人齊齊附和.

"火肖城主,有勞帶我到客棧."樓傲天睥睨眾生,傲然踏下焚天雀,卻讓人覺得他天生王者之姿,沒有半不舒服的感覺.

"是!殿下."火肖面色紅潤,極其激動.

火云城外擠滿了修者和百姓,只為一睹樓傲天真容,葉輕寒遠遠眺望,目光如炬,發現此子的確是年輕一代真正的無敵強者,雖然是苦海三星境界,但是絕對堪比苦海五星.

"哈哈哈,樓傲天,想不到你來的比我還早!"

一道火焰在虛空激射,席卷八方,龐大的威壓籠罩火云城,濃郁的邪傲氣息讓人寒毛乍起,火家家主都為之一震.

樓傲天眯著眼睛望著遠方,手指撥動觀天劍,劍氣縱橫,戰意滔天.

"是閑無郁,噬風老魔的大弟子,他……居然可以禦空飛行,難道已經是洞天境強者了嗎?"

"不是,不可能,前段時間才是苦海四星,他才多大?二十七八歲吧,怎麼可能是洞天境!"

"這個家伙不好惹,有洞天境強者為靠山,橫行梟隕星,再加上本身就擁有無敵戰力,也只有樓傲天這樣的人能夠比肩."

眾人議論紛紛,臉色微微變化,火家家主都躬身以待,卑微至極.

葉輕寒眉間緊促,心底湧出一道警覺,盯著閑無郁背後的赤紅羽翅,像鳳凰一般,低語道,"想不到梟隕星上居然有五品'真靈道翅’,他修煉的功法有類似于魔道詭術,很恐怖的年輕一代王者,就算放到梟龍域,都可以排得上號,怎麼會出現在這樣的城里?"

火云城的氣息都在變化,變得壓抑,強者越聚越多,燃血境巔峰境界都要夾著尾巴走,苦海境遍地都是,好像整個梟隕星上的苦海境都來了一般.

轟……

天地陡然一陣轟鳴,一道身影席卷天地威壓,壓制了天地大勢,火云城跪倒一片,樓傲天和閑無郁都被震懾,微微躬身.

洞天境!居然出現了洞天境,這次樓蘭古國的拍賣會要拍賣什麼東西?

葉輕寒瞳孔微微一縮,心底的壓迫感越來越強,總感覺有些事情是針對自己來的.

果不其然,剛剛離去沒多久的朱勝匆忙來到別院旁,葉輕寒縱身一躍,從旁邊的一座高山下沖了過來,看著朱勝蒼白的臉,凝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關于你的消息,很不好的消息!"朱勝低沉的道.

"什麼消息?盡管."葉輕寒冷聲道.

"有人出價一千塊中品靈晶,要取你的性命,還有五百塊下品靈晶……是要葉夢惜和王氏的性命,應該和你也有關系."朱勝凝視葉輕寒,發現他眼中的凶光滲人,讓他這個苦海境四星的強者都為之驚駭,感覺方圓百米都被禁錮了一般,想挪動下都十分困難.

咔嚓……

葉輕寒鐵拳一攥,殺氣迸射,孤冷的氣息讓人難以忍受,朱勝連退數步.

"什麼人出的一千中品靈晶?"葉輕寒疑惑,自己好像沒有得罪什麼超級存在,怎麼可能猶如出加一千中品靈晶?這可不是一千下品靈晶,中品兌換下品乃是一比一百,十萬塊下品靈晶,足夠讓苦海境巔峰強者為之瘋狂了.

至于五百塊下品靈晶,應該是司徒云霄的死士出的,葉輕寒並不怎麼擔心,能對五百塊靈晶感興趣的,最多也就是燃血境,他相信葉夢惜可以保護好自己,保護好王氏,更何況還有一個簡沉雪在身邊.

"血煞,這個追殺令是從血煞頒布出來的終極追殺令,不死不休!"朱勝沉聲道.

"血煞?"葉輕寒眉間緊促,大概猜到了,血煞是想立威,這些年血煞從未一敗,可是在自己身上連續跌倒了兩次,而且雇主都被干掉了,血煞的高層肯定是震怒,才出這麼高的價格追殺自己.

"我知道了,從今天開始,我們單線聯系,我會找你,你不要再來找我了,你讓火菲兒姐妹去火家,這里不要住了."葉輕寒完轉身就走,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

城外來了洞天境強者,火家的家主都卑躬屈膝,臉上的虛汗直墜,呼吸急促.

"傲天見過南宮前輩!"

"閑無郁見過南宮師伯."

兩大年輕俊才微微躬身,不卑不亢,道出了來者的來曆.

整個梟隕星,姓南宮的本不多,洞天境的只有一個人,南宮神風,已經跨進了洞天境第二步,舞天境界!就算是樓蘭古國的國主見到了也要禮讓三分!

南宮神風冷漠的看了一眼二人,聲音嘶啞,咧嘴嘲弄道,"怎麼?你們兩個輩也是沖著那個東西來的嗎?"

"額……前輩,寶物有緣者得之,能不能得到看本事,還要靠運氣,我自信有這份福源,特意前來一試,能得到自然好,得不到也絕不強求."樓傲天淡淡的道.

"哈哈,南宮師伯,我師傅讓我來看看,這里有我一場造化,也可能是一場噩夢,所以我特來看看,對于寶物什麼的,是我的終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到最後也該是我的,師伯不會和我搶吧?"閑無郁眼中流動著陰暗的光芒,挑眉問道.

"哼,不知所謂!"南宮神風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眼角露出一抹寒光,轉身就走,對火家等人視若未見.

火楓等人敢怒不敢言,誰讓火家沒有洞天境強者呢.

"閑兄,聽梟隕星十大年輕王者會來五位以上,過幾日一起聚聚,我樓蘭古國招賢納士,若有興趣,可以過來幫我."樓傲天淡淡的道.

"我可不喜歡被人約束,我就免了,這次前來我還接了任務,就不和你多了,拍賣行上見."閑無郁不屑,他這種存在,怎麼可能會加入樓蘭古國太子陣營.

"任務?你是指血煞的那追殺令?他也在火云城麼?"樓傲天為之一愣,低語問道.

"怎麼?你這種高高在上的太子爺難道還要接任務不成,這個任務必定是我的,你最好別插手."閑無郁冷聲警告道.

閑無郁毫不掩飾,目標直指葉輕寒,背後的真靈道翅陡然張開,猶如滔天大火染紅了半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