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五虎來襲
夜風起伏,春意盎然,火菲兒和火芽兒在院內修煉赤焰掌,在極品火靈丹的加持下,事倍功半,進步頗為快速,一掌打出,四周的溫度灼熱,讓人酷熱難耐.

"真元不夠純粹,火系體質沒有利用到一成,在打出赤焰掌的瞬間,要想盡辦法勾動體內的火元素,這樣的赤焰掌才可能達到巔峰狀態,殺傷力絕對不遜燃血境中期的存在."葉輕寒身著一件紫色戰袍,隨風飄逸,豐神如玉,來到了四合院內.

"公子,怎麼才能調動火元素?我覺得體內的火元素很活躍,可是一旦攻擊的時候,它們就消失了,感應不到了."火菲兒看癡了,愛慕的問道.

"那不是你感知不到了,而是你沒有精力去感應,靈魂做不到一分為二,同時掌控真元和火元素."葉輕寒搖了搖頭道.

"哦."火菲兒很是委屈,年輕一代,她算是佼佼者了,可是在葉輕寒看來,還是不堪造就.

"算了,今天你們主攻真元的純度,來幫我煉丹."葉輕寒准備好好教導下這個兩個女孩,不惜浪費一時間.

"啊?我不會煉丹啊!"火菲兒一怔,煉丹師,煉器師,這些人戰力不怎麼樣,但是地位尊崇,一個三品煉器師或者煉丹師,四品勢力都會搶著要.

"不需要你們會,只要將真元燃燒,加持溫度,周而複始,你們的真元純度自然會越來越高."

葉輕寒取出煉丹爐,讓二女將雙掌按在煉丹爐上,真元一處,化作一團火焰燃燒煉丹爐,爐內的材料快速融化.

"加大火焰,升溫!"

"學會慢慢控制真元的流逝,不要浪費真元,煉丹不僅可以讓你們真元更加純淨,還可以鍛煉你們的靈魂."

隨著時間的推移,火菲兒和火芽兒臉色慘白,汗水打濕了衣服,濕身的誘惑令人垂涎欲滴,不過葉輕寒卻沒有那閑工夫去偷窺什麼,就算想看,估計她們會比自己還興奮,直接脫了給他看.

兩個人的真元,連一爐丹藥都沒有支撐,氣海內的真元就被耗盡.

爐火漸漸熄滅,葉輕寒接手,淡淡的道,"服用火靈丹,促發真元重生."

火菲兒和火芽兒吞下一枚極品火靈丹,大量的火元素爆發,真元猶如滔滔江水翻湧,充斥四肢百骸,靈魂都在快速增長!

從未有如此體驗的她們舒服的低聲呻吟,叫聲嫵媚,妖嬈動人.

半個時辰後,葉輕寒已經煉制出好幾爐的丹藥,火菲兒和火芽兒也恢複到巔峰狀態,真元果然被淬煉的更加純淨,盡管境界沒有多少提升,但是真元的質量提升了一個層次.

"你們是火系體質,很適合煉丹,或許可以學習煉丹,將來成就可能遠超在武道上的成就,成就五品甚至六品煉丹師也是極有可能的."葉輕寒看著氣質發生脫胎換骨的二人,不禁很是滿意的道.

"真的嗎?五品哎,我們整個梟隕星上最強的勢力才是四品!"火菲兒興奮,五品煉丹師,足以開辟一個宗門,成為五品大宗了!

四品和五品只有一品之差,但是差距萬千里,不是一個檔次的,當年的五品葉氏大族,可以毀滅無數個梟隕星.

"嗯,你們去靈寶閣取一個二品煉丹爐來,我教你們煉丹."葉輕寒淡淡的頭,培養一個四品煉丹師還是很簡單的.

火菲兒一聽,急不可耐,立刻帶著火芽兒換了一件衣服沖出了家門,直奔靈寶閣.

"鸚鵡,跟著去,今天城內來了很多陌生人,別讓她們出事."葉輕寒看著二人跑出別院,不放心的交代道.

別院一棵大樹上,鸚鵡伸了一個懶腰,不情願的飛出別院.

一身肥肉讓它實在懶得動,飛了一會就覺得有些疲憊,不禁惱怒的道,"這一身五花肉,該減肥了,不然真成了肉球了!影響本神鳥的英明神武."

…….

東區,一個貧民區域內,陳倉的住房,是一棟普通的木房,此刻房間內竟然不止一個燃血境巔峰強者.

"嘿嘿,我的很明白了,這個葉輕寒身上有數千下品靈晶,你們要靈晶,我只要那兩個女人,如何?"陳倉嘴角掛著一抹邪笑,低聲問道.

"女人而已,有靈晶要多少有多少!一千多塊下品靈晶,夠我們揮霍幾個月了,兄弟們,怎麼樣,做了這單吧?"一個絡腮胡大漢興奮的道.

"陳倉,你確定他的修為是燃血境中期到巔峰之間,絕對沒有破入苦海境麼?若是敢騙我們,我扭斷你的腦袋!"

"我們華南五虎的名聲你可是知道的,敢拿我們當槍使,我會活活折磨死你!"

幾個燃血境巔峰強者皆是殺氣凜然,絕對殺人無數.

陳倉氣息一沉,連忙道,"幾位道友,我陳倉好歹的盤虎戰隊的中堅力量,豈能如此不自量力,得罪華南五虎?我的是事實,絕無虛言,不過葉輕寒的戰力可能比普通的燃血境巔峰強者要強一些,但是絕沒有破入苦海境,我相信五位上人絕不遜于他."

"笑話,論同階戰力,除了豪門王族的那些妖孽,誰敢和我們華南五虎較量?就算是你們盤虎戰隊的盤虎,也不敢對我們言勝!"華南五虎老大華大虎不屑的嘲諷道.

"那今夜動手?"陳倉激動,恨不得現在就把火菲兒姐妹捆到自己的床上.

"好!還有一個時辰就是凌晨,我們現在就出發,那里四周沒有人家,就算打的天翻地覆也沒人知道."華大虎凝聲道.

一行六人趁著夜色快速沖向西區,靠近別院,而火菲兒姐妹二人剛從靈寶閣回來,取來了一個較的丹爐,和一些低級的一品靈草,鸚鵡懶惰的蹲在火芽兒的肩膀上,剛回到別院門口,睜開昏昏欲睡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掃視了陳倉六個人的方位.

回到院子里,葉輕寒還在煉丹,大批丹藥誕生,價值數千靈晶!

"給你們藥方,自己煉丹,掌控好火候,浪費一些一品材料也無妨."葉輕寒將一些低級丹方和心得傳給了火菲兒二人,便開始獨自恢複真元.

月光傾灑,一縷春風拂面,嫩芽沖出枯枝,綻放出磅礴的生機,紅花吸食月光靈氣,更加妖豔.

"主人,外面有幾個宵之輩."鸚鵡聲提醒道.

葉輕寒嘴角微微淺笑,了頭道,"知道,等他們進來再."

華大虎和陳倉等人絕對想不到葉輕寒已經知道他們的到來,而且還在等待他們主動出手,此刻正得意洋洋的認為,他們逼到了大門口,葉輕寒都沒有發現,不過如此.

"咱們進去,若是他識時務,把靈晶交出來,我們不定還能饒他一命,不然就廢了他!"華大虎猖狂無比,根本不願收斂氣息,直接推開大門闖了進來.

葉輕寒就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在月光的映襯下,看著陳倉等人強橫踢開大門,微微睜開雙眼,目光如炬,凝視六人.

"你就是葉輕寒?"華大虎囂張的俯視葉輕寒,一看這麼年輕,頓時有些瞧不起,不屑的問道.

"是啊,怎麼了?"葉輕寒淺笑道.

現在的場景就像一個百萬富翁傲然問億萬富翁一樣,億萬富翁總會謙和的看著對方,不驕不躁,這便是底蘊.

"屁孩,見到你家虎爺就這個態度?給我跪下!"華二虎冷聲呵斥道.

"哈哈哈,葉輕寒,你不是很牛麼?怎麼不敢和華南五虎幾位上人囂張了?"陳倉叫囂嘲諷道.

就在這時候,火菲兒二人聽到院子里的吵鬧,頓時跑了出來,一看五位燃血境巔峰強者和陳倉居然沖到了自己的房子,頓時怒視.

"陳倉,你干什麼?想鬧事居然跑到我家里來鬧,明天我就讓盤虎叔好好教訓你!"火菲兒憤怒的道.

"閉嘴,你個臭婊,子!勞資追隨了你十年,幫你做了那麼多事情,如今甩就甩,今天我就要上了你,讓你在我胯下承歡!"陳倉眼中盡是怨毒之色,咧嘴冷笑,邪欲不言而喻.

火菲兒和火芽兒的出現讓華南五虎不禁眼神一亮,貪念頓起,火芽兒和火菲兒本身就是美女,再加上火爆的身材,男人看了都會喜歡,更何況這些行走靠打家劫舍的非法冒險者,根本不會顧及什麼,看中了便搶.

"嘖嘖,不錯,這兩個妞我們要了,等我們享受之後再送給你."華大虎頓時奸笑道.

"不……不是好了嗎?你要葉輕寒的靈晶,我要這兩個女人……"陳倉頓時一驚,連忙質問道.

啪……

陳倉一句話還未完,華二虎伸手就是一巴掌,打的陳倉暈頭轉向,一頭栽在旁邊的花盆里.

"閉嘴!我們決定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反駁了?再敢多一個字,我送你下地獄,你連一口湯都喝不到!"華二虎冷聲警告道.

葉輕寒看著陳倉,就像看著白癡一樣,和這樣的人做交易,還想公平麼?還想占大頭,果真是蠢到家了.

"子,你最好聽話,把靈晶全部交出來,這兩個女人等我們玩過了送給你,也不會虧待你,不然你的下場和陳倉這個混蛋一個樣."華三虎邪笑威脅道道.